程富陽》冷眼看台灣中高等教育的「去中」現象

·4 分鐘 (閱讀時間)
程富陽》冷眼看台灣中高等教育的「去中」現象
程富陽》冷眼看台灣中高等教育的「去中」現象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5月13日看到一則新聞,本想掠過,但又覺如鯁在喉,不吐不快,只好藉此抒論,以就教大家。

這則新聞報導內容是,台灣高等中學新年度的國文古文比例將大幅度降低,從今年度原本18篇的古文欣賞銳減至4篇,而補上的是台灣新詩7篇,還有日本人的作品與其它,而這些課程的設計,雖說仍由我們的教育部主導,但決定過程竟是由500位網民投票表決的結議,相對於大陸高等中學期間,由司職教育單位精選128篇古文研讀,我們只能說面對這種對比與現象,既令人嘆為觀止,也讓人啞口無言。

而這則新聞讓我回想起去年(2020)8月,甫上任的國立政治大學校長郭明政,曾在就職後的第一場演講中,大辣辣的對台下所有閱聽學生公然批評説,台灣人把小孩送到大陸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是「頭殼壞去」的行逕,還說他搞不懂台灣為何有這麼多家長會把小孩送到一個很落後的地方受教,而罔顧政治大學在華人社會中,係屬人文社會科學第一的現實。

這一前一後的新聞,讓台灣在中文教育的夜空裡相互「爭輝」,激起一抹詫然驚訝與無奈啞笑,也讓我們恍然理解到,曾經那個被華人世界視為中華文化燈塔的台灣中高等教育,為何如今會淪落至成了一群在「象牙塔」裏的墮落文青;而曾經那個執中華文化之牛耳的台灣各大學祭酒,如今也只能獨登「烽火臺」,對著執戈來救的諸侯大言不慚的宣示,以為博取他心中那個政治愛妾的嫣然「一哂」!

難怪台灣大學哲學系的苑舉正教授,在忍了許久之後,也不得不於日前,用一則自播的視頻來質問及回覆這位當前紅的擠出綠汁來的「政治」大學校長,質問他是否是腦袋出了什麼問題?

竟然無視大陸的清華大學及北京大學,在這兩年(2020~2021)的泰唔士世界排名都在前20名上下,而該校政治大學卻排名在5百名外的這個事實;並回覆這位腦袋瓜子「不知有漢?」的大學校長,大陸早在2010年的GDP已達到39兆9千多億人民幣,超越日本而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非他這位畢業於德國慕尼黑大學法學博士,目前腦中那個大陸仍是「很落後地方」的遙遠想像;這種今非昔比的誤解,真讓人不知到底是要歸罪於一日千里向前邁進的大陸教育,還是要痛心自責這些猶置井底,只能沈湎於昔日風華的台灣學者?

我只知道,今後台灣無論接受中高等教育畢業的學子,恐難筆墨「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的仲淹心志,亦難抒懷「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興湧「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的東波寄語;既無緣相識「慨當以慷,幽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的曹操短歌宏遠,也難曉諭「悟言一室之內,放浪形骸之外。」的羲之蘭亭雅趣;既難追懍「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的顧命諸葛,亦無法想像「羽扇綸巾,談笑間牆橹灰飛煙滅。」的三國周瑜;既難聽辨「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的琵琶弦音,更遑論激盪「霾兩輪兮縶四馬,援玉枹兮擊鳴鼓。」的國殤情懷。

台灣如此積極推動這種「去中」的高等教育內容,與不斷縱容此等「獨台」內涵的大學政治校長,活像一對中高等教育的活寶,在競演一齣「去中」的鬧劇,實在讓人對台灣的中文教育感到憂心與悲哀;當哪一天台灣的師生俱同站講台上,用昧於事實的白話文來扭曲是非,顛倒黑白時;我想,縱使是昔日曾倡議棄古文、講白話文的胡適地下有知,恐怕也要從墳墓裏爬出來大喊一聲:「麥擱再鬧了」吧!

作者為國防大學老師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