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醫師錯失成為德國公民機會,只因拒絕和女性「握手」!稱「構成性誘惑威脅」

洪采姍
·2 分鐘 (閱讀時間)
一位穆斯林醫師拒絕和女官員握手,因而無法德國公民。(示意圖來源/Unsplash)
一位穆斯林醫師拒絕和女官員握手,因而無法德國公民。(示意圖來源/Unsplash)

想成為一個國家的公民,除了待的時間要夠長之外,還得經過重重考驗。日前就有位穆斯林醫師,因為拒絕和女性握手,錯失了成為德國公民的機會。

這位現年39歲的黎巴嫩公民2002年移居德國,一直以來都使用合法的途徑生活,約莫十年前,他和一位敘利亞籍女性結婚,自那時開始,他承諾不再觸碰其他女性的手。

在德國生活了十幾年後,2012年他開始申請公民身份,簽署必要文件,承諾維護憲法且拒絕極端主義;2015年,他完成了醫學研究學位,同時通過公民測驗,希望成為真正的德國人。

然而,由於他在頒獎典禮上拒絕和女官員握手,導致州政府拒絕賦予他公民身份,最終申請失敗。

時隔五年,近日法院再度審議,結果仍表明,該名男子的原教旨主義與德國擁護的社會觀念背道而馳。

對西方而言,握手是常見的打招呼方式。(示意圖來源/Unsplash)
對西方而言,握手是常見的打招呼方式。(示意圖來源/Unsplash)

事實上,德國長期以來都對其境內的原教旨主義(Fundamentalism)派和薩拉菲主義(Salafists)派感到擔憂,儘管後者只佔當地穆斯林的一小部分。

根據曼海姆地方法院表示,握手事件和憲法保障的男女平等並不相符,如果申請人出於與憲法不符的性別原因拒絕握手,即不適合成為德國公民,尤其是拒絕與異性握手,如本例,顯示了薩拉菲極端主義對男女關係的保守。

而該名醫師拒絕與女官員握手,是因為他認為這件事構成「性誘惑威脅」,且自2018年以來,他已完全拒絕與他人握手,法院認為,這項舉動足以拒絕他的公民申請。

法院強調,握手文化對西方國家來說,已有著很深的淵源,可追溯至數世紀前,為一種達成共識的象徵。從普遍的問候到告別儀式,不論對方的性別、年齡和社經地位,都會以握手行禮。

當然,還有其他的問候方式如親吻臉頰、拳頭碰拳頭,但都不如握手來得正式且合法。法官同時聲明,在疫情流行期間,握手也成為最適切的打招呼方式,讓身體接觸保持在最低限度,以防止感染。

目前全案已判定,但該名男子仍可上訴至聯邦法院。

更多太報報導
「謝謝老師,沒讓我在孩子面前死去」小學教師的一通電話,及時挽救她一命
男性「陽剛美」:工程師愛穿窄裙、高跟鞋上班,就連妻小也全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