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談威嚇 與獨裁國家何異

周毓翔/新聞透視
國民黨1日召開「OMG!我被約談了...」記者會,國民黨打鬼軍團總團長周錫瑋現場展示多張由刑事局、調查局等單位發出的約談通知書。(杜宜諳攝)
國民黨1日召開「OMG!我被約談了...」記者會,國民黨打鬼軍團總團長周錫瑋現場展示多張由刑事局、調查局等單位發出的約談通知書。(杜宜諳攝)

許多民眾因違反《社維法》被警方約談,引發社會恐慌;「言論自由」與「散布謠言」界線該如何定義?絕對不是你我說了算,情治機關更不應該以訂定績效標準作法來濫興文字獄,讓蔡政府與惡的距離愈來愈近。

政府到底如何定義「謠言」?以蔡英文總統的博士論文為例,蔡與民進黨當然主張蔡的學位為真,但確有學者專家實地赴英考察並提出物證質疑其真實性,這樣算謠言嗎?在真相未水落石出前的推測,也算謠言嗎?如果這樣,韓國瑜解釋過新莊王小姐的事,綠媒跟綠委還在追打,當屬造謠。

況且,官方所說就是「真實」嗎?媒體作為第四權,本來就該監督政府有無說謊,民眾也有知的權利,質疑政府誠信,不正是公民基本權利,難道政府的權威是不可挑戰?若是,這與獨裁國家有何不同。

再說,綠營對韓國瑜及其家人的言語霸凌,難道就可以被默許,不用負法律責任。

不可否認,隨著社群媒體發達,世界各國都面臨假消息的威脅,而政府具有公權力,應該可以將所謂正確訊息透過媒體或是透過政府管道有效傳遞給民眾,甚至盡速澄清,但政府不檢討自己的不作為,反而動輒利用警察職權約談,形同威嚇。

或許民進黨會說約詢未必被起訴或判刑,但調查過程中,進了官署的民眾內心勢必有所煎熬,為選舉踐踏民主自由,終遭人民唾棄。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