紓困4.0 新瓶裝舊酒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在顢頇自滿的防疫心態與決策下,台灣疫情猛爆,國人心如懸旌,非「苦」字足以狀。立法院日前通過特別預算額度調高後,行政院會3日隨即通過2600億「紓困4.0」方案。

細探此方案內容,除在個人補貼部分新增「家庭防疫補貼」,對所有國小以下孩童以及國高中(包括五專前3年)身心障礙學生每人發放1萬元外,其餘個人補貼、產業紓困補貼與紓困貸款,或容標準略有調整放寬,但大致是循過去防疫思維與紓困的框架。然此波疫情非比先前,紓困4.0以特別預算第3次追加方式編列,新瓶裝舊酒,讓人失望。以舊思維防疫而失敗,已然不爭;以舊框架紓困,叫人如何看好?恐再演「紓困之亂」。

前波疫情衝擊時,台灣也有過紓困經驗,應檢討上次的成效,導正虛耗資源。但不論他山之石或前車之鑑,台灣向以夜郎國自居,就像決策者偏袒特定國產疫苗,終致生靈塗炭。防疫與紓困的躑躅躊躇,讓人想起《黔之驢》中被「以為神」的驢子,終遭猛虎吞噬;紓困4.0技止此耳,國人是否也將如黔驢,命喪病毒虎口?

行政院長蘇貞昌在記者會表示,台灣之所以有足夠的資源來啟動紓困4.0,歸功於去年一整年的防疫成果;當全世界經濟衰退時,台灣逆勢擁有傲人的經濟成長,今天才有能力展開新一波紓困。此言差矣!蓋因紓困4.0的2600億預算完全來自債務舉借,每一塊錢都是向後代子孫伸手來的,豈為逆勢傲人經濟成長之餘裕!

5月初,主計總處公布國內第1季經濟成長率概估為8.16%、創10年來最高,這表示在疫情猛爆前的台灣,根本不需要紓困。紓困4.0的啟動,等同宣告台灣防疫的失敗。

行政院會3日通過預算案,部分補助翌日隨即發放。預算案未經立法通過而得以先行動支,全賴特別條例的授權,或可謂政府行政效率的展現;然而就另一面觀之,疫情殺到,許多國人生命與生計驟失,這刻不容緩的「救命錢」卻是按既有紀錄發放,是否在方寸已亂下,紓困急就章而一廂情願認定?讓人浩嘆,如1年半來政府的超前部署非為宣傳口號,社會怎會落得如今田地?

提醒行政團隊,本次特別條例修正,新增預算額度4200億,紓困4.0一舉用去近2/3,餘額僅有1600億,未來如需進一步紓困,或在疫情受控後須振興經濟,恐已無足夠籌碼可用。按目前國家債務情形推算,111年度中央政府1年以上公共債務未償餘額預算數,恐將達《公共債務法》9成債限的警戒線。屆時別說抗疫,總預算舉債受限,恐怕連一般的政府運作都將受影響。

最後是疫苗、疫苗、疫苗。連同紓困3.0,兩次疫苗採購共計編列340億,經費充裕。疫苗不論國產或進口,都須通過國際認證,如以全民身家博弈,萬劫難復!(作者陳聽安為國立政治大學名譽教授、陳國樑為政治大學財政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