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馬利蘭盼美國給予外交承認 同時向台灣學習在國際間生存之道

·6 分鐘 (閱讀時間)

非洲之角國家索馬利蘭總統阿布迪的美國訪問行程進入尾聲,尋求美國給予外交承認是此行主要目標。美國媒體稱,儘管拜登政府表明沒計畫承認索馬利蘭為獨立國家,但仍留有強化雙邊關係的空間,且美國國會也提出法案,支持加強和索馬利蘭互動。另外,台灣也在此次訪問中一再被提及。

阿布迪(Muse Bihi Abdi)率領索馬利蘭外交部長瑞格薩(Essa Kayd Mohamoud)及其他閣員組成的代表團,於3月13日展開訪美行程。14日在華府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演說中,阿布迪表明,開設常駐外交代表機構是建立夥伴關係的重要基礎。

「包括衣索比亞、英國、丹麥、肯亞、台灣、土耳其及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在內的部分國家,都在我們(索馬利蘭)的首都設有外交辦事處」,阿布迪直言,美國應加入這些國家的行列,強調有了外交代表機構及美國高階官員例行訪問,有助於雙方在許多領域有更密切合作。

索馬利蘭籲美設外交機構

美國國務院非洲事務助卿莫利菲(Molly Phee)14日與阿布迪會面後,國務院非洲局推文寫道:「歡迎今天有機會和阿布迪見面,討論在我們的一個索馬利亞政策框架下,強化美國與索馬利蘭之間的互動。」不過聯邦參議院外交委員會副主席里施(Jim Risch)反駁,美國不應自我設限在「一索」政策中。

同日,美國聯邦眾議院外交委員會副主席麥考爾(Michael McCaul)和8位同僚聯合致函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稱:「索馬利蘭在亞丁灣的地理戰略地位、堅定支持民主、對抗恐怖主義、海盜及該區域其他安全威脅的合作、與台灣關係、經濟成長潛力均證明美國有機會和索馬利蘭成為夥伴。」

信函亦稱:「美國應如《台北法》(TAIPEI Act)所要求,採取行動支持索馬利蘭和台灣深化關係。該法要求美國政府,考慮對與台灣增進、強化、升級關係的國家有額外獎勵。」麥考爾之後告訴美國網媒《Axios》,美國增加與索馬利蘭互動相當急迫,可從開設外交代表機構和直接提供援助開始。

參院提案註記不承認獨立

麥考爾表示,此舉能抗衡中國及俄羅斯的影響力,「增加對台灣的支持,以及壯大全球民主倡議」。里施(Jim Risch)與2位同僚范霍倫(Chris Van Hollen)、朗茲(Mike Rounds)17日共同提出《索馬利蘭夥伴法》(Somaliland Partnership Act),要求國務卿就援助索馬利蘭向美國國會提交年度報告。

不過該法案表明,不承認索馬利蘭為獨立國家。該法也要求國務院與美國國防部研擬可行方案,包含評估建立非營利機構「索馬利蘭美國協會」(American Institute of Somaliland),以代表美國政府執行與索馬利蘭的計畫、互訪和其他關係。索馬利蘭總統府表示,此舉類似美國和台灣之間的外交安排。

《外交政策》(FP)21日指出,美國若承認索馬利蘭為獨立國家,不僅會損害美國和索馬利亞的關係,也會影響與非洲聯盟和其他非洲國家的關係。格瑞薩接受《外交政策》專訪時直言:「就算要花100年時間才獲得承認,我們仍會與各方往來,持續懷著索馬利蘭被承認為國家的夢想。」

學習台灣在國際中生存

「我們知道基於國際外交情況,他們(美國)不會明天就承認索馬利蘭」,阿布迪接受《Axios》專訪時說,「所以問題在於,這樣的情況下,如何深化政府間互動」。他表示,與美國政府官員會談時,有提議設立外交代表機構,整個會談「很正面」,只是尚無具體承諾。

阿布迪強調,獲得國際承認才能向世界銀行等國際機構取得貸款及外國金援,直言索馬利蘭的貧窮問題和缺乏外交承認,都危及其民主,「這很難讓在過去3次大選中投票卻沒工作的人信服,民主是正確道路」。他亦稱,過去30年接觸的國家,都不想成為首個承認索馬利蘭的國家,「但我們有天會找到」。

接受《美國之音》(VOA)專訪時,阿布迪稱台灣和索馬利蘭都未獲國際承認,但台灣人享有「已開發經濟、教育成功,我們要學習他們如何運作的經驗」。對於索馬利亞和中國的反彈,他強調,索馬利蘭與台灣的關係不是要和其他國家政府為敵,「中國無權生氣,我們是獨立國家,有權和任何人建立關係。」

不過阿布迪也說,索馬利蘭準備好和中國維持好關係,「中國需要我們,我們需要他們。我們想要有良好關係。我們對他們未懷有敵意,而我們希望他們也是如此」。另外,世界電台(The World)18日專訪阿布迪,問及索馬利蘭能否像台灣一樣,在未獲國際承認下存在,他明確回答:「會,我們可做到。」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蔡英文會非洲準友邦 索馬利蘭外長瑞格薩:兩國是民主燈塔
相關報導》 索馬利蘭獨立之路:擁護「挺台抗中」民主,赴美國、加拿大尋求外交承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