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密堆沙張鈞甯2】演出腹黑徐賢妃 變壞的背後她掘出悲涼與無助

​唐千雅攝影協力|劉耀勻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不管光有沒有照到她,這幾年張鈞甯在表演上飽滿充實了自己,也為她帶來極高的知名度。
不管光有沒有照到她,這幾年張鈞甯在表演上飽滿充實了自己,也為她帶來極高的知名度。

好奇張鈞甯如何在《緝魂》裡,觸發生離死別的巨大情感幅度。當身邊的人將消逝,她體內又懷了新生命;一個要走,一個要來,是人對肉身及感情的強大執念,也明明白白是真實人生與戲劇的永恆課題。即使人都盼望,自己別經歷這樣的拉扯。

張鈞甯如何給出這等執念的想像,如走在滾燙的火焰之上。她選擇的方式,是把自己推出眼前象限,進入另一場夢。

這角色被譽為張鈞甯的演技巔峰之作。她想起那時大多在北部拍片,不過下戲後,她是回到劇組另外找的住處,而不是回自己家。因為一回家,她就會開始跟媽媽聊天。她笑:「一聊,就覺得自己充滿愛跟幸福。所以那時不回家,要讓自己較沉靜。」日與夜,她必須進入「愛別離苦」的狀態,「拍每一場分別的戲的時候,我腦中想的永遠不是分別,我想的是它曾經有多好,這個東西我們再也碰不到了。」

「因為你有多相愛,失去時才會難過。對我來說,難過永遠不難演,但怎麼去建立他們有多好?他們的默契是什麼?那個肉要怎麼長出來?對我才是最難的,因為那是從無到有。」她說著對角色的思索,當然,也是對於愛情得與失相對關係的思索。同時,更是有了一些人生經歷之後,她所要奮力摘下的某種意義。

近年作品多在中國大陸,張鈞甯與周迅等人都合作過,「感受到不同演員的表演方式,與他們的力量。」
近年作品多在中國大陸,張鈞甯與周迅等人都合作過,「感受到不同演員的表演方式,與他們的力量。」

幸好這些形而上思考,有物質世界的證據來加以驗證。張鈞甯因電視劇《武媚娘傳奇》的反派徐慧,在中國大陸成名。然而,最深刻的應該是,張鈞甯在這樣一個腹黑心機的宮廷角色之中,開始真的享受表演,體會到角色處境的言外之意。

像是使壞之外,徐慧的悲與涼。「我真的在替她著想、替她感受,而不是在意我演得好不好。我記得有一場戲,她殺完人之後,劇本寫著她眼神變壞、變得凶狠,讓人家覺得她要走成反派。可是我在演那場戲時,我覺得她不是變凶狠,其實好無助耶!才進宮沒有多久,無依無靠,要靠自己的力量拚到皇上身邊。這個多可怕,其實是非常殘忍的一件事。」

「所以在演她意外殺人的時候,我突然很害怕,一直在發抖,有很多情緒的崩潰。覺得自己真的幫她傳遞了真實的情感,跟感受。於是,之後每一個角色,我都不想對不起角色的樣子。」尖利如刀的情緒,就算指向自己,都沒那麼令人不愉快。至少,她不再害怕那種不愉快了。

更多鏡週刊報導
【細密堆沙張鈞甯3】30歲之後的張鈞甯 學會不擔心主線之外的事
【細密堆沙張鈞甯1】揣摩真實伴侶關係 她如何填入8年半的甜蜜
《緝魂》粉絲見面會主角首合體 片場1事張鈞甯冤喊「原來我很難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