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全民當白老鼠

·3 分鐘 (閱讀時間)

為抑制疫情,須全民快速施打疫苗,政府高官應該清楚。歐美各大國於製藥廠研發疫苗未上市前,即競相採購,疫苗獲認可後,更不惜高價競購,除滿足首波施打量外,也大量囤積。

而我政府自認疫情穩定,表現消極,卻殷望國產疫苗,而且以政治操作來保障國產疫苗的上市,如首波第一針,預留國產疫苗,且施打時間也予配合,如此謬誤的政策,於疫情大爆發後,竟陷入疫苗嚴重短缺,讓第一線醫護人員曝露在危險之中,淪為必須仰賴別國援助。

3級警戒的實施,讓庶民經濟崩潰、全民惶恐、學校停課、學子徬徨。當歐美已自5月起逐步解封之際,台灣竟走入黑洞,何時能見陽光,政府不敢預告,台灣何其悲哀!

政府扶植國產疫苗,自始即進行政治操作,不顧疫苗的研發必須走完科學試驗的過程,在八字還沒有一撇就愚弄國人,去年5月宣布國產疫苗會於2020年12月生產100萬劑,去年11月12日陳時中表示,2021年中前施打國產疫苗1500萬劑,而蔡英文總統於本年5月間明告7月底前可供應國產疫苗,陳時中配合進度於5月28日與高端和聯亞簽採購協議,各訂購500萬劑,後續預訂各500萬劑。

蔡英文兩度參訪高端,明示要打國產疫苗,高端股票下跌,又剛好親自召開記者會,陳建仁前副總統透露已打高端疫苗並無副作用等,形同配合高端操作股票。為何敢如此肆無忌憚?令人百思莫解。

採購高端疫苗500萬劑,加上後續預購500萬劑,共1000萬劑,每劑價881元,1000萬劑就有88億1000萬元。聯亞也是1000萬劑,每劑750元,價值75億元,不做第三期臨床試驗,又可省下巨額費用,同時不必做廣告,直接供貨給政府,政府又會安排1000萬人當白老鼠,打疫苗死人或傷殘,概由政府負責,這對上市公司而言,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如此龐大利益,沒有官商勾結?如果政府要求廠商進行第三期臨床試驗,則這些疑慮就不必存在。

陳培哲院士和諸多醫界專家、學者均苦口婆心建議,完成第三期臨床試驗,政府似無動於衷。6月10日高端宣布二期試驗解盲當日,衛服部無縫接軌公布國產新冠肺炎疫苗緊急使用授權(EUA)審查標準,又進行審查委員改組,國產疫苗會順利通過緊急授權,從去年一開始就作此安排。

此舉將綁架1000萬同胞當白老鼠,有違《中華民國憲法》第15條保障人民生存權和我國於2009年公布的《公民與國際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明訂:非經本人自願同意,不得對任何人做醫學或科學實驗的規定。政府明知,故以私下推動要國人登記,自願打國產疫苗,形同徵求第三期臨床試驗白老鼠。在國外廠商徵求願做臨床第三期試驗者,一般均給予相當數目的酬謝金,無辜的國人,恐會陷於白白犧牲的處境。 (作者為前農委會主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