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政變中:翁山蘇姬確定遭到逮捕軟禁

換日線
·6 分鐘 (閱讀時間)
緬甸政變中:翁山蘇姬確定遭到逮捕軟禁
緬甸政變中:翁山蘇姬確定遭到逮捕軟禁

作者:Yi/一踏無途

「包含翁山蘇姬以及總統溫敏在內,多名執政黨成員遭到軍隊逮捕軟禁。」

緬甸時間 2 月 1 日清晨,這條由執政黨 NLD 發言人發出的快訊,震驚了緬甸人民以及國際社會。

「早先時候國家電視台訊號和國內電信服務皆遭阻斷,雖然部分訊號暫時恢復,但政變已在發生。」一早打開臉書,緬甸朋友們紛紛留言轉告,緬甸發生了大事。

根據當地媒體報導,緬甸各家電信訊號以及手機網絡自 2 月 1 日清晨 3 點起皆被阻斷,以防止訊息的傳播,據稱是為了「掩護軍方對現在政府突襲式發起的政變」。

緬甸軍方並在當地時間 2 月 1 日早上 8 點半透過電視台向全國人民宣布:軍方已接管政府,全國將進入為期一年的緊急狀態。打破了原本安穩平靜的早晨。

軍事政變有跡可循

事實上,近幾週來,緬甸國內早已流傳著不安的氣氛:自今年 1 月以來,緬甸軍方持續針對去年 11 月舉行的全國大選結果,表達「選舉不公」以及「要求重審」等訴求。在這場緬甸歷史上第二次的全民普選中,儘管緬甸政府持續遭受各方人士針對羅興亞人事件持續性的批評、執政 5 年國內經濟並無明顯改善的事實、少數民族以及邊境戰亂頻仍……等,再加上疫情下的種種挑戰,國家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的領袖魅力始終未見退卻。其所帶領的執政黨全民盟(NLD)囊括國會近八成的席次,再度取得壓倒性的勝利。

而軍方代表的鞏發黨(USDP)除了憲法保障的「兩院各四分之一席次」外,在民選的席位上共比上屆選舉少了 8 席──其中較具關鍵性的,是軍方輸掉了一向被視為其大本營的曼德勒地區部分選區席次,因此被視為一次「恥辱性的慘敗」。

過去幾週,緬甸軍方一再宣稱該次選舉存在至少 1 千萬起舞弊的案例,並訴請緬甸中選會發佈選舉無效,以及要求公布選舉人名冊以查核是否存在作票事實。緬甸中選會則在 1 月 28 日公開駁斥軍方的指控,強調該次選舉沒有舞弊的疑慮,選舉結果依舊合法。

其實,軍方針對緬甸去年選舉存在舞弊的指控或許有明顯誇大之處,但並非空穴來風、無的放矢:早在選舉進行之前,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就針對緬甸即將迎來的大選,提出諸多既存的不公平現象觀察報導。其中包括緬甸政府屏除羅興亞人等少數民族的投票權、限制偏遠地區的網路運作造成資訊不對稱,甚至在投票當天以疫情和戰亂而「難以前往」為由,直接以不設投票所,不配發選票的方式,剝奪部分地區人民的投票權利。

儘管如此,各界仍認為就過去的經驗以及當下的社會氛圍而言,緬甸軍方幾乎不可能逆轉選舉的結果。

選舉爭議下最糟糕的結局

在中選會表達嚴正聲明之後,堪稱緬甸最有力人士,武裝部隊總司令敏昂萊將軍(Min Aung Hlaing) 透過軍方報紙《Myawady Daily》發表聲明指出:「2008 年發佈的憲法是一切法律的母法,但是在特定情況下,可能有必要廢除憲法。」

這樣的一個說法,挑起各界緊繃的神經,政變的傳聞至此甚囂塵上,山雨欲來風滿樓。雖然 1 月 30日緬甸軍方再度發表聲明,強調將軍的演說內容遭到媒體誤解,無論如何憲法都會被遵守,然而,社會上的種種跡象,皆顯示「政變恐怕即將發生」──包括仰光市區以及部分聯邦大城出現軍車集結,抗議選舉不公的示威人潮不斷出現等現象。

終於,就在新國會即將開議的前夕,緬甸軍方直接以強硬的方式發起了軍事政變。

顯然,翁山蘇姬與軍方的密集談判未有建設性的的突破,導致國政走向此最糟的結局。據報導,軍方提出的要求包刮廢止中選會職權、在軍方的協助下重新計票以及延期新國會的開議等,均遭翁山蘇姬拒絕。儘管包括美英等國家的外交使節於 1 月 29 日早晨發表聯合聲明,指出反對任何顛覆緬甸選舉結果的作為以及干涉民主政權轉移的企圖,並期待新國會可以如期正常運作。軍方終究以所有人最不樂見的手段做出回應。

在緬甸過去的歷史中,共有三段軍政府統治時期,總共歷時 51 年。這段時間不僅導致緬甸經濟遭到國際制裁而嚴重衰退,威權的統治更使當地人權嚴重倒退,這個憑藉著豐富天然資源而一度活躍於東南亞的國度,因此隱沒在世界舞台。

而曾遭到軟禁 15 年,一路對抗軍政府統治,被賦予「民主女神」尊稱且受廣大人民愛戴的翁山蘇姬,如今卻再度面臨歷史的覆轍──沈重的既視感讓緬甸上下都備感壓力,深怕國家再度陷入無盡的黑暗期。

目前得要持續追蹤執政黨 NLD 人士與軍方的談判,以及國際組織與輿論,是否能夠給予軍政府足夠的壓力,提供該起危機一個轉圜的餘地。

※本文由換日線網站授權刊載,原標題為《 【最新】緬甸政變中:翁山蘇姬確定遭到逮捕軟禁》,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更多換日線文章
緬甸的首都不是仰光、翁山蘇姬在這裡「光環盡褪」──揭開緬甸神秘首都的面紗
從和平女神變成種族滅絕幫兇?翁山蘇姬出席國際法庭,為羅興亞人權危機辯護

作者簡介:

Yi,大學前從未離開以家為中心的圓,十九歲才真正開始探索世界。踏出這步後發現從沒有規劃好的路,只能越走越遠,越看越深。從混沌詭譎的中東至花香鳥語的歐洲,至今足跡橫跨歐亞非三十個國家。以攝影破除偏見,以文字代替喧嘩。堅持旅行的價值體現於分享,亦珍惜旅行引發的一連串自我革命。堅信一個人小小的改變,都能帶給世界一點點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