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縣府護鴨霸村長】惡村長霸占水圳爽賺泛舟財 投縣府裝瞎忙包庇

·3 分鐘 (閱讀時間)
南投魚池鄉頭社村前村長黃順昱遭控霸占排水溝渠,經營泛舟生意牟利。(翻攝自南投縣日月潭頭社活盆地休閒農業區臉書)
南投魚池鄉頭社村前村長黃順昱遭控霸占排水溝渠,經營泛舟生意牟利。(翻攝自南投縣日月潭頭社活盆地休閒農業區臉書)

南投縣魚池鄉頭社村前村長黃順昱,遭控在村長任內霸占排水溝渠,經營獨木舟泛舟生意,每月進帳數十萬元,為方便行舟,他還破壞水門、柵欄,甚至假借清淤工程破壞全世界唯三的「活盆地」地質,導致地層下陷,水淹農田;而村民檢舉,南投縣府視而不見,甚至回函欺騙監察院,強調已無違規行為,黃有恃無恐,卸任後繼續經營,十分囂張。

村民王順瑜指控,2015年擔任頭社村村長的黃順昱,利用職務之便霸占水尾溪排水幹線「頭社大排」經營泛舟生意,月收入數十萬,到了2017年,他疑似利用縣府發包疏浚工程,超挖「泥碳土」。

由於社頭村是全世界唯三的「活盆地」,地質鬆軟,造成地層下陷,進而使得部分地面比出水口低,每逢大雨水淹農田,村民苦不堪言;此外,為了便利遊客行舟,黃順昱還破壞被列為暫訂古蹟的水門、便橋。

頭社村民指控,黃順昱破壞水利設施,導致地層下陷,每遇大雨就淹水。(讀者提供)
頭社村民指控,黃順昱破壞水利設施,導致地層下陷,每遇大雨就淹水。(讀者提供)

王順瑜向縣府檢舉,官員先是表示沒看到有人經營泛舟,但村民改檢舉他破壞水利設施。於是縣府將責任推給鄉公所,公所又推給警方,警方則說這並非刑事案件,必須主管機關報案才能偵查;最後,村民提供大量證據,於是縣府迫於無奈,以「水上行舟影響水流」這條《水利法》最輕的罰則開單告發。

黃順昱疑似雇工偷挖堤岸,破壞古蹟水門和便橋,被村民逮個正著。(讀者提供)
黃順昱疑似雇工偷挖堤岸,破壞古蹟水門和便橋,被村民逮個正著。(讀者提供)

沒想到黃順昱聲稱頭社大排在「日月潭風景區管理處」轄區,水上活動由該處負責管理,縣府無管轄權,而日管處則表示水上遊憩活動沒有相關罰則,因此經濟部訴願委員會撤銷罰單,黃順昱據此聲稱泛舟生意合法。

南投縣府去年2月回覆監察院已無違規營業,事實上,今年5月之前泛舟遊客如織。(讀者提供)
南投縣府去年2月回覆監察院已無違規營業,事實上,今年5月之前泛舟遊客如織。(讀者提供)

2017年10月,王順瑜向監察委員尹祚芊陳情,經調查後,監委認為「南投縣府未就營業行為是否妨礙防洪、排水功能及遊客安全,評估檢討,坐視行為人恣意任為而無積極作為」,函請縣府改進;可是,明明到今年5月底疫情三級警戒之前,黃順昱還招攬大量遊客泛舟,在這之前,縣府卻欺騙監委,回函表示已無違規。

頭社村前村長黃順昱(右)因破壞縣府設置的圍欄,遭判拘役30天。(讀者提供)
頭社村前村長黃順昱(右)因破壞縣府設置的圍欄,遭判拘役30天。(讀者提供)

更離譜的是,黃順昱這位前村長,根本把縣政府當成塑膠的!縣府在水門上游鐵橋下,設置柵欄,阻止獨木舟滑行,黃順昱派人拆除,打臉縣府,最後王順瑜向警方報案,還故意告竊盜罪,逼得縣府提告,法院判黃順昱拘役30日,易科罰金3萬元;可是,監院明白指出的「妨害防洪、排水功能」等破壞水利設施惡行,縣府根本不敢查,張貼禁止水上活動的公告,還貼心的放置在遊客看不到的角度。

黃順昱雇工破壞水門,被村民拍照存證,他竟辯稱經縣府核准。(讀者提供)
黃順昱雇工破壞水門,被村民拍照存證,他竟辯稱經縣府核准。(讀者提供)

對此,縣府表示,針對黃遭檢舉的案件,縣府都有依規定裁罰,只是黃訴願成功,所以撤銷,至於黃破壞柵欄一事,縣府依法提告,還提出民事求償,絕對沒有包庇。黃順昱向本刊喊冤,他強調,經營獨木舟泛舟是為了發展地方觀光,都有經過縣府核定,絕對沒有違法,是一直咬著他不放的王順瑜等人斷章取義,污衊他。


更多鏡週刊報導
【縣府護鴨霸村長1】破壞全球罕見「活盆地」 他超挖大排害良田全淹水
【縣府護鴨霸村長2】有立委當靠山真爽 他惡形惡狀地方官員互踢皮球
【縣府護鴨霸村長3】把南投縣府當塑膠 囂張前村長吃定官員不作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