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國安會擴編印太團隊 拜登政府重心從中東轉至中國

簡恒宇
·5 分鐘 (閱讀時間)

美國新總統拜登為國安會新設印太事務協調官職位,由國務院前亞太助卿坎博出任,國安會發言人霍恩表示:「坎博的印太團隊會是國安會的最大負責區域總處,這是國安會把中國及廣泛印太政策議題列為優先要務的訊號。」儘管主管中東的團隊規模縮減,但外交政策專家提醒,過去美國外交政策都是「始於亞洲,終於中東」。

「每項外交政策業務都是重返亞洲起頭,之後卻在中東結束」,美國網媒《Politico》引述外交政策專家說法稱,「你可能對戰爭沒興趣,戰爭卻對你有興趣。對於他們如何開始,我不感到驚訝,但事情非常難以預測」。小布希或歐巴馬首任時期的外交政策,都沒料到會捲入伊拉克戰爭和阿拉伯之春。

重返亞洲又可能跑回中東?

不過美國國安會前官員認為,拜登政府沒有大張旗鼓宣傳國安會改組及新外交政策方向,是慎重的決定,「我們看到歐巴馬政府公開表明『重返亞洲』(pivot to Asia)的結果,相較於在中東地區的後座力,我們可能在亞洲更沒可信度,所以最好是只做不說」。

— Tyler Pager (@tylerpager) January 29, 2021Big, but quiet, changes at Biden's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where the "pivot to Asia" is fully underway without any of the public proclamations.

From last night: @NatashaBertrand and I reported on the changes and what they say about Biden's priorities. https://t.co/4CpjQ0mR3z

該名前官員直言:「基本上這就是延續『重返亞洲』政策,只是沒公開表明。」歐巴馬政府2011年宣布,國安團隊以亞太區域為首要任務,即通稱的「重返亞洲」政策,因為時任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Clinton)稱,隨著伊拉克及阿富汗的戰事和緩,美國「處於定軸點(pivot point)」。

國安會中東團隊大幅縮編

歐巴馬第2任期面臨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和談判伊朗核協議,另有利比亞、敘利亞衝突引發的歐洲難民危機,因此國安會的中東事務總處規模很大,但拜登政府認定美國、中國、俄羅斯之間的強權競爭,帶來最大的安全挑戰,國安會的印太事務總處規模增至約15到20人。

現任美國國安會中東北非事務協調官的麥戈爾克(Brett McGurk),手下只有1名高級主任李芙(Barbara Leaf),反觀坎博(Kurt Campbell)則有3位高級主任,分別是專責中國的羅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負責南亞的古哈(Sumona Guha),以及主管亞太的凱根(Edgard Kagan)。

美國國務院前亞太助卿坎博(Kurt Campbell)可能被拜登任命為「亞洲沙皇」(資料照,AP)
美國國務院前亞太助卿坎博(Kurt Campbell)可能被拜登任命為「亞洲沙皇」(資料照,AP)

建立跨部會應對中國能力

《Politico》引述前官員說法稱,歐巴馬時期的國安會,主管中國事務的職級不是高級主任,且從未設置協調官來負責亞洲事務。霍恩(Emily Horne)說:「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個人把中國視為優先要務,打破外交及國內政策各自運作的穀倉(silo)舊模式,建立跨部會運作能力。」

歐巴馬時期的國安會中國事務主任何瑞恩(Ryan Hass)告訴《日經亞洲》,國安會會依據當時關注的議題重組,「這透露拜登政府重視印太區域,且會持續接觸此區域的訊號」。另外,霍恩強調,國安會每個總處都會參與中國政策的制定,包括科技、全球衛生、生物防禦、國防、民主人權及國際經濟。

— Nikkei Asia (@NikkeiAsia) February 11, 2021ANALYSIS | BIDEN's CHINA HAWKS

Biden's Indo-Pacific team, which is going to be the largest in the NSC, is framing the Washington-Beijing relationship as one of "competition" rather than cooperation, engagement or patience.@KenMoriyasu reports.https://t.co/AxB5AgE3PQ

「科技是戰略競爭核心」

《日經亞洲》提到,國安會民主人權協調官卡拉提(Shanthi Kalathil)2020年1月曾在《民主期刊》(Journal of Democracy)聯合撰文,以中國影音軟體「抖音」海外版TikTok審查內容為例,直言獨裁政權透過「銳實力」「損害言論自由,迫使獨立機關讓步,扭曲政治環境」。

美國國安會科技與國安協調官查布拉(Tarun Chhabra)2020年2月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聯合撰文,認為左派應改變傳統上厭惡地緣政治競爭的態度,因為「當人口和環境逆風可能讓中國經濟成長放慢......他們無法維持數十年來對美國利益造成的巨大威脅」。

— ASPI Cyber Policy (@ASPI_ICPC) February 3, 2021#CyberDigest | Biden's whole-of-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strategy | @BethanyAllenEbr | https://t.co/p7GFjDJCp4

何瑞恩表示,這些涉及中國事務的國安會成員,不論在政府內外,合作非常密切,「他們之間有凝聚力,對廣泛原則有共識,就與中國關係經常對話,我們和中國處於戰略競爭,科技會是這場競爭的核心」。他也說,拜登的國安會沒有前白宮策略長巴農(Steve Bannon)之流,顯示政策依議題而定,而非為政治而定。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重返亞洲」推手坎博當「亞洲沙皇」 拜登政府會如何執行印太戰略?
相關報導》 如何擺脫中國威脅,打造平衡、繁榮的亞洲秩序?美國首位「印太大總管」坎博全盤解析

更多相關新聞
五角大廈證實 美空襲敘利亞親伊朗民兵設施
美駐伊拉克基地遭襲擊1死5傷 美國務卿怒轟
川普卸任前再裁減駐阿富汗美軍 塔利班表示歡迎
川普退出的通通加回來!拜登準備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拜登暫停賣軍火 美售台武器不受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