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平民特朗普可能面臨的6起官司

·7 分鐘 (閱讀時間)
特朗普恢復普通人身份之後可能會官司纏身(Credit: Getty Images)
特朗普恢復普通人身份之後可能會官司纏身(Credit: Getty Images)

特朗普因為美國總統的身份而享有司法特權,不論是刑事或民事案件都得以豁免,但是2020大選落敗後,特朗普很快就會恢復普通人身份,屆時他有可能會官司纏身。

美國聯邦和紐約州前任檢察官阿隆索(Daniel R Alonso)對BBC表示,「一旦他卸任總統,就沒有了總統權力的保護傘。」

現在已經有許多訴訟律師和檢察官在一旁虎視眈眈伺機而動,凖備把特朗普告到法庭上。

在紐約一系列的刑事調查是特朗普和他的房地產公司「特朗普集團」(Trump Organization)所面臨最為嚴峻的司法問題。

此外,特朗普還面臨其他的法律訴訟,包括特朗普家族內有人對他提出詐欺指控,以及多名女性指控他性騷擾。

官司一:AV女優和封口費

成人影片女星丹尼爾斯(Stormy Daniels)和花花公子模特麥克杜格爾(Karen McDougal)宣稱與特朗普發生性關係,並收到特朗普支付的封口費,要她們在2016年總統大選期間閉嘴。

這起「封口費」的醜聞到了2018年就「封不住了」,她們兩人的爆料在特朗普的總統任期內投下震撼彈,為刑事調查點燃引信。

丹尼爾斯宣稱2006年和特朗普發生性關係(Credit: Getty Images)
丹尼爾斯宣稱2006年和特朗普發生性關係

調查的焦點在於是否違反聯邦或國家法律,以及特朗普前任私人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居中擔任的角色。

科恩後來承認經手向這兩名女性付款,這筆款項被認為違反競選經費相關法律,2018年科恩被判刑三年。

科恩宣稱是受到特朗普指示付款,但特朗普沒有被起訴,因為第一、聯邦檢察官必須獲得確鑿證據證明特朗普的確指示科恩支付款項;第二、就算檢察官掌握足夠證據,按照美國政府政策,檢察官也不能就聯邦刑事罪名起訴在任總統。

花花公子模特麥克杜格爾宣稱與特朗普有染並為此向特朗普夫人道歉
花花公子模特麥克杜格爾宣稱與特朗普有染並為此向特朗普夫人道歉(Credit: Getty Images)

但是案子還沒結束,關於這筆款項還有第二起刑事調查仍在進行中。

紐約曼哈頓地方檢察官范斯(Cyrus Vance)正在調查特朗普集團就這筆款項偽造商業記錄,但目前不清楚調查進展。

偽造商業記錄在法律上屬於輕罪,最高刑期為一年以下,而且有兩年的起訴期限,支付費用已經超過兩年,所以就這一點來看已經沒有機會。

紐約曼哈頓地方檢察官范斯正在調查特朗普集團
紐約曼哈頓地方檢察官范斯正在調查特朗普集團

但是,如果偽造商業記錄的目的是隱瞞其他罪行,例如稅務詐欺,那麼就屬於重罪。

如果被認定是重罪,起訴期限就更長,而且判刑也會更久,但目前還不清楚檢察官是否會朝這條法律途徑繼續走下去。

官司二:稅務和銀行詐欺

特朗普集團的律師指控紐約地方檢察官范斯對特朗普的調查是「政治刺殺」。

范斯向法庭提出要求,調閲特朗普的財務資料,包括過去8年以來的稅務申報單,特朗普試圖阻止法庭允許范斯的要求,並表示這是「政治騷擾」。

去年10月,聯邦勝訴法庭駁回特朗普的請求,這意味著范斯就快要取得特朗普的稅務申報單。

但是特朗普預料會上訴到最高法院,如果范斯最終獲得特朗普過去8年的稅務申報單,也不見得就會對特朗普提起刑事起訴,還要看有沒有足夠的證據。

官司三:房地產詐欺調查

紐約州檢察官詹姆斯(Letitia James)就像是特朗普背上的另一根刺,從2019年3月起,她就開始調查特朗普集團是否涉及房地產詐欺罪行。

這期調查的起因還是在於特朗普前任私人律師科恩,2019年2月,科恩對國會表示,特朗普浮報名下資產價值以獲取貸款資金,但卻又虛報資產資金以降低稅額。

特朗普的前任私人律師在國會上作證
特朗普的前任私人律師在國會上作證

詹姆斯以科恩的發言為根據展開調查,特朗普的兒子、特朗普集團副主席埃里克·特朗普指控詹姆斯進行「政治仇殺」,但還是同意她的要求,去年10月的時候出席了一場聽證會。

詹姆斯還需要更多證據才能繼續調查,特朗普在總統任內可以因公務繁忙為理由拒絶出席詹姆斯的聽證會,但卸任總統之後就沒有理由拒絶出席,特朗普有可能會會像他兒子一樣出席聽證會。

類似的民事調查最終可能以罰款結案,但如果調查到違法的證據,可能還會有後續的刑事調查。

紐約州檢察官詹姆斯傳喚特朗普的兒子作證
紐約州檢察官詹姆斯傳喚特朗普的兒子作證

官司四:政治酬傭指控

美國憲法規定,所有聯邦官員,包括總統在內,都必須取得國會的同意才能接受任何外國的利益或好處。

已經有三起不同的民事訴訟指控特朗普沒有取得國會的同意,其中一個涉及外國官員在華盛頓特區的特朗普國際酒店舉辦宴會。

特朗普對此嗤之以鼻,表示其他的總統在任期間也賺外國錢。

美國憲法專家特利(Jonathan Turley)表示,這條古老的法律條文不太可能會導致任何刑事訴訟,特朗普卸任後相關案件就只剩下憲法學術討論的價值。

華盛頓特區的特朗普國際酒店經常是反特朗普抗議的地點
華盛頓特區的特朗普國際酒店經常是反特朗普抗議的地點

官司五:性侵或強姦指控

特朗普被多名女性指控性騷擾,相關指控發生在過去數十年期間,特朗普否認所有指控為「假新聞、政治抹黑和陰謀論」。

許多指控者在特朗普2016年競選總統期間出面指控,特朗普揚言要對每一個指控者提起訴訟,但是後來不了了之。

反而是其中有兩名女性就特朗普指她們為騙子,而對特朗普提出誹謗訴訟。

卡羅爾指控特朗普在1990年代強姦她
卡羅爾指控特朗普在1990年代強姦她

《Elle》時尚雜誌專欄作家卡羅爾(E Jean Carroll)就是其中之一,她指控特朗普在1990年代在曼哈頓一家高檔百貨公司的試衣間強姦她,特朗普對此否認。

卡羅爾說,特朗普對她的指控表示,不可能強姦她「因為她不是我喜歡的類型」,卡羅爾就此對特朗普提出誹謗訴訟,求償金額不明,但要求特朗普撤回相關發言。

如果案件得以繼續進展下去,卡羅爾的律師可能會要求取得特朗普的DNA證據,以證明卡羅爾所說的強姦指控是否為實。

官司六:特朗普家族指控

除了上述外界對特朗普的指控之外,他另外還受到家族內部成員對他的指控。

特朗普的侄女瑪麗·特朗普(Mary Trump)說,「詐欺不僅是家族生意,而且還是種生活方式。」

瑪麗·特朗普最近出版回憶錄,裏面描述特朗普是威脅每個美國人生活的「自戀狂」。

她的家族爆料含有一般外人無法得知的非常隱私的內容,同時她也對特朗普提出法律訴訟。

瑪麗·特朗普出版回憶錄爆料特朗普家族內部隱私
瑪麗·特朗普出版回憶錄爆料特朗普家族內部隱私

她指控特朗普和另外兩位叔叔在遺產繼承上面欺騙她,施壓她放棄對家族生意的股權。

瑪麗·特朗普的父親,小弗雷德·特朗普,是唐納德·特朗普的哥哥,在1981年過世,年僅42歲,瑪麗·特朗普當時只有16歲。

她說,特朗普和其他兄弟負責看管她繼承的家族利益股份,但是「他們欺騙了我,不僅沒有保護我應得的利益股份,還設計出複雜的計劃將我名下的錢掏空,掩蓋詐欺行為,蒙騙我繼承財產的真實價值。」

瑪麗·特朗普訴訟的求償金額至少有50萬美元。

特朗普尚未對訴訟做出回應,如果法庭要求調閲文件或出庭作證,特朗普就不能再以總統職務作為拒絶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