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2020:「他贏了」但「我沒有輸」 這場難以終止的選舉將如何結局

·10 分鐘 (閱讀時間)
trump
trump

美國總統特朗普(川普)周日(15日)在推特上先後發了兩條短信,聲稱拜登贏了,但只是因為選舉舞弊,而自己還沒有認輸。

第一條:「他(拜登)贏了,因為選舉舞弊」;第二條:「他只是在報道假新聞的媒體眼裏贏了。我沒有認輸。」

他的推特被註明「有爭議」。

BBC在華盛頓的記者格蘭特(Will Grant)說,拜登的支持者認為特朗普總統的第一則推特實際上就等於認輸,但特朗普頂多只會承認自己敗於選舉舞弊,即便他最後承認明年1月20日進白宮的不是自己。

自點票結果公布以來,特朗普團隊在不少關鍵州發起了法律訴訟,挑戰選舉結果,但沒有提供可以證實選舉舞弊的證據。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件訴訟成功。喬·拜登仍然是當選總統。

美國選舉官員周五聲明這次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保險的一次,沒有證據表明選票被刪除、遺失、更改或受到其他方式的破壞。

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獲得306張選舉人票,遠超勝選要求的至少270票。重新點票或法律訴訟結果很難推翻這個局面。拜登獲得的選民票數超過了500萬張。

那麼這次大選會如何結束呢?BBC駐北美記者安東尼·祖切爾(Anthony Zurcher)日前從美國發來以下分析報道:

line
line

距美國民主黨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被認為獲得美國大選勝利已經好幾天了,但特朗普(Donald Trump)還沒有承認失敗,或表現出任何承認自己失利的跡象。

相反,他提出未經證實的指控,說投票存在普遍的欺詐行為。他說,這使拜登在競選中獲勝。

然而,計算結果令人望而生畏。他在幾個州都落後數萬張選票,在這些地方他必須翻轉結果才能成功。大多數人認為他注定失敗。

雖然特朗普幾個月前就已釋放過信號,但政府官員和美國選民收到的驚人信息仍在延伸。特朗普無視政治規範和傳統的做法正在美國引發震動。

下面我們來看看一些關鍵群體或人物如何應對這些充滿不確定性的日子,以及這一切可能會走向何方。

共和黨領導人

特朗普應該承認敗選嗎?

不應該。

總統完全有權根據法律調查指控,並要求重新計票。 ——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

真實故事

在過去四年裏,從國會領導層到大多數普通黨員,共和黨的政客們已經調整了應對特朗普爭議性事件的策略。

他們緊咬牙關,等待著風暴過去。

他們的想法很簡單。很少有共和黨人想要激怒一個只要在推特上動動手指就能向其陣營發洩怒火的人。

因此,儘管總統在選舉中落敗,共和黨人似乎滿足於袖手旁觀,讓總統堅稱他已憑借「合法選票」獲勝,直到看似徒勞的法律行動結束,結果被最終證實。

共和黨政客必須考慮自己的未來,既要與即將上台的民主黨政府合作,又要在未來的選舉中贏得溫和派的支持。與總統不同的是,他們沒有心情採取焦土戰術,其政治時間表是以年為單位,而不是以天或星期。

因此,遊戲的名稱是耐心。他們承認總統有權提出他的主張,給他時間發洩他的不滿,但認為沒有足夠的證據來改變選舉結果。

他們通過行動而非言語承認,明年1月將會有一位新總統。特朗普,也將翻篇。

司法部長比爾·巴爾(Bill Barr)

特朗普應該承認敗選嗎?

不清楚。

「雖然嚴肅的指控應謹慎處理,但似是而非的、推測性的、憑空想象或牽強附會的說法不應成為啟動聯邦調查的依據。」 ——巴爾在司法部備忘錄中寫道。

真實故事

與長期以來的做法不同,司法部長比爾·巴爾周一向他的高級員工發佈了一份備忘錄,為司法部立刻開始的選舉舞弊調查打開了大門,而不是等投票結果得到各州確認之後。

該文件讓特朗普確認,政府正在調查未經證實的指控,即他以數萬票之差輸掉的多個州存在廣泛的選舉不法行為。不過,司法部長在備忘錄中提出了多項注意事項。

Bill Barr and Donald Trump
比爾·巴爾和特朗普

儘管包括大量注意事項,巴爾的備忘錄還是會給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提供口實,他們堅稱選舉結果被偷走(卻未考慮其他共和黨候選人取得了相當成功的結果)。

有一些保障措施能防止政治干預刑事調查,特別是有關選舉。巴爾現在已取消了其中的一些措施,這是否足以安撫正尋找鐵證來支持欺詐指控的總統?

特朗普的圈內人

特朗普應該承認敗選嗎?

不應該!(也許吧?)

我剛剛和特朗普總統談過,告訴他我愛他。我為他堅定地捍衛法治、憲法和我們美國的制度而感到驕傲。——特朗普法律顧問珍娜·埃利斯(Jenna Ellis)在推特上說。

真實故事

在公開場合,總統最親密的助手和同事,尤其是那些和他相處時間最長的人,比如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在他質疑2020選舉結果時一直團結在他身邊。

這是帶有目的的。如果總統下台,他們就會失去工作(或至少失去權力的渠道)。對一些人來說,比如白宮新聞秘書凱莉·麥克納尼(Kayleigh McEnany),這已經轉化為他們堅定支持特朗普一方仍將獲勝的原因。「這次選舉還沒有結束。遠遠沒有,」她說道。

對其他人來說,如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則訴諸一種枯燥的幽默。「特朗普政府將順利過渡到第二任期,」他說道。

一部分是出於個人原因。特朗普的兩個年長兒子小特朗普(Don Jr)和埃里克(Eric)已聲嘶力竭地反覆為父親辯護,並放大了特朗普關於選舉舞弊的說法。這關係到他們的家族和品牌。

然而,在幕後,一些懷疑甚至是確定之聲已悄然而至。特朗普的女兒伊萬卡(Ivanka)自大選以來一直保持沉默。有報道稱,她和丈夫庫什納(Jared Kushner)都認為現在是總統承認失敗的時候了。

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中更多將在幾個月內失業的較低級官員也陷入困境。據報道,人事主管約翰·麥肯蒂(John McEntee)告訴他們,如果他得知他們在找工作,他們將立即被解僱。

如果不能在此時開始尋找一個軟著陸方式,就可能違背職業凖則。

特朗普支持者

特朗普應該承認敗選嗎?

見鬼,當然不可能!

我來到這裏是為了表達我對我們總統特朗普的愛和支持。這完全是舞弊。還有那麼多選票還沒算上。他們都是假的死人。——德克薩斯州休斯敦的特朗普支持者向BBC表示。

真實故事

在上周的大選之前,許多特朗普的支持者都相信,儘管民調顯示了另一幅畫面,但特朗普將會獲勝。

2016年的大選結果曾出人意料,直到選前都被看好的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輸掉了選舉。因此,特朗普支持者們持續的信心可能並不完全有錯。事實也的確證明,2020年大選結果比最終預測的交鋒要接近得多。

Donald Trump in Las Vegas, October 2020
Donald Trump in Las Vegas, October 2020

雖然在點票後,拜登被預測獲勝,但至少有一些保守派人士繼續支持特朗普。根據路透社/易普索周末進行的民調,大約有40%的共和黨人不相信拜登已贏得了總統職位,在普通民眾中,這一數字為21%。

特朗普競選團隊正計劃在全國各地舉行「停止偷竊」集會,包括周六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一場。還有報道稱,特朗普正考慮在未來幾天舉行競選式集會,不過正式計劃還未宣佈。

長期以來人們都清楚,如果特朗普有戰鬥的意願,他的陣營將會支持他。

拜登

特朗普應該承認敗選嗎?

應該。

坦白說,我只是覺得很尷尬……我該怎麼說得婉轉一點呢,我認為這對總統的遺產沒有幫助。

真實故事

自從周六被預測為2020大選的獲勝者以來,拜登和他的過渡團隊盡其所能地向外界展示,美國總統的過渡程序正順利和有條不紊地進行。周一,他與他的新冠疫情工作組舉行了會議,並在周二回答記者提問,承諾將在未來幾周內宣佈高級別政府成員任命。

Joe Biden and Kamala Harris
目前的計票結果預測拜登為2020美國大選的獲勝者。

拜登否認了關於總統不讓步的決定對他工作產生不利影響的擔憂。他說,晚些獲得通常提供給當選總統團隊的資金和政府信息,並不是一項重大挫折。

他說,共和黨人會回過頭來接受他的勝利,即使他們「有點被現任總統嚇住了」。

目前,面對特朗普在社交媒體上的發難,拜登和民主黨人正在採取高談闊論的方式,儘管他們的律師正在法庭上積極爭辯。

他們認為時間和選票都站在他們這一邊,無論如何他們都會有一個成功的結果。

特朗普

特朗普應該承認敗選嗎?

看看他的推特就知道答案了……

人民不會接受這場被操縱的選舉!

https://twitter.com/realDonaldTrump/status/1326353226749386757

真實故事

只有特朗普清楚為什麼他在多個州落後數萬票的情況下,仍未向拜登讓步。

也許作為右翼媒體的消費者,他真的相信已經出現了尚未被證實的投票舞弊行為,且其規模足以說服多個法院,最終翻轉選舉。

刻薄的批評者會說,這是總統試圖混淆視聽,以保護他的個人品牌不受失敗的污點影響,或是為了繼續從仍相信他有機會的陣營裏籌集資金,只要他有足夠的捐款進行一場曠日持久的法律鬥爭。他一連串的競選游說也證實了這一點,捐款細則上註明,籌集到的大部分資金將用於償還競選債務和其他非相關用途。

然而在某些時候,現實終將到來。各州必須在未來幾周內確認選舉結果,除非發生歷史性的逆轉,否則拜登將獲得538張選舉人票中的多數,保證當選。12月14日,這些選舉人將聚集在各州首府,正式為總統和副總統投票。1月,國會將收到並批准投票結果。

拋開花裏胡哨的規矩和傳統,剩下的是冷酷無情的最後期限。

Dark clouds at the White House
Dark clouds at the White House

再往後,便只剩下拜登在1月20日中午宣誓就職了。無論特朗普喜歡與否,承認與否,他的總統任期結束了。

當然,特朗普隨時可以在2024年再次參選。美國憲法並不禁止兩屆不連續的總統任期。他也可以充當黨內的後台老闆,為他的某個子女或政治崇拜者競選總統鋪路。

這或許是2020年大選的最終結局,但政治的較量永不會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