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BBC剖析拜登贏勝特朗普五大原因

安東尼·祖切爾(Anthony Zurcher) - BBC 北美記者
·7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和哈里斯
拜登選擇的競選搭檔,確保留住了中間選民。

經過近50年的公職生涯,以及一生的總統抱負之後,喬-拜登終於奪得了白宮之位。

這是一場沒有人能預料的競選,發生在百年一遇的大流行病期間和前所未有的社會動蕩之時。他的對手是一位既不符合傳統也不遵循先例的在任總統。但在拜登第三次競選總統職位時,他和團隊找到了方法避開政治障礙並取得勝利,儘管他目前來看所贏得的選舉人票數比規定票數高出不多,但預計他在全美所獲得的選民票數將比特朗普多出數百萬票。

拜登,這位來自特拉華州的汽車銷售員的兒子,最終贏得總統職位有以下五個原因。

1. 新冠、新冠、新冠

也許拜登贏得總統職位的最大原因是一些完全不受他控制的事情。

新冠病毒大流行在美國除了奪走23萬多人的生命外,還在2020年改變了美國的生活和政治。而在大選競選的最後幾天,唐納德-特朗普本人似乎也承認了這一點。

上周在威斯康星州的一次集會上,特朗普說:「假新聞方面,一切除了新冠,還是新冠。」 而正是在威斯康星州,最近幾天新冠感染病例激增。

然而,媒體對新冠的關注是公眾對疫情擔心的的一種體現,而不是造成公眾擔心疫情的原因,但這轉化為對總統處理新冠疫情的不利民調。皮尤民調公司上個月的一項調查顯示,公眾對二者處理疫情的信心,拜登比特朗普領先17個百分點。

疫情以及隨後的經濟衰退使特朗普無法在競選中主打他所喜歡的經濟增長和繁榮主題。這也凸顯了許多美國人對特朗普總統執政的擔憂:缺乏重點、質疑科學、大小政策處理不夠嚴謹、黨派利益優先。這場大疫對特朗普的支持率造成很大的衝擊。根據蓋洛普的數據,特朗普的支持率在夏季一度跌至38%--而拜登競選團隊很好利用了這一點。

2. 低調競選沉默是金

在其政治生涯中,拜登因口不擇言惹禍上身而聞名。1987年他在第一次競選總統時就因說話不檢點被迫放棄競選,2007年再次衝刺總統寶座,他的這一毛病又讓他失去機會。

在這第三次競選總統的過程中,拜登仍有言語上的失誤,但這些失誤並不頻繁也未造成長期的影響。

當然,還有部分原因是,特朗普總統本人不斷給新聞提供了素材。 另外,還有更大的全國性的頭條新聞——新冠病毒疫情、喬治·弗洛伊德死亡後的抗議以及經濟受挫等等。

但拜登團隊協調配合的競選策略,即限制他的曝光率、在競選活動中維持一定的節奏,並盡量減少他因疲勞或粗心大意而出問題的機會,等等這些也是相當奏效的。

也許在正常的選舉中,當大多數美國人並不擔心因接觸病毒受到感染時,這種策略會適得其反。也許那樣特朗普嘲笑 「拜登躲躲藏藏 」的玩笑就會使拜登損失慘重。

拜登競選盡可能低調,讓特朗普說多錯多,最終這樣的策略得到了回報。

3. 只要不是特朗普誰都行

2020年10月特朗普在拉斯維加斯
本次大選變成一次對特朗普的公投

在選舉日前一周,拜登競選團隊推出了最後一則電視廣告,廣告中的信息與他去年競選啟動儀式和8月接受提名時的演講非常相似。

他說,這次選舉是一場 「美國靈魂之戰」,也是全國人民的一次機會走出過去四年的分裂和混亂。

然而,在這一口號之下,是一個簡單的計算。拜登把自己的政治命運押在了這樣的論點上:特朗普太過分化,太過煽動,而美國人民想要的是更平靜、更穩定的領導層。

法國人蒂埃裏-亞當斯在佛羅里達州邁阿密生活了18年,上周在總統選舉中第一次投了票,說:特朗普這個人的態度把我折騰得筋疲力盡。

民主黨人成功把這次選舉變成對特朗普的公投,而不是要在兩位候選人之間做選擇。

拜登傳出的獲勝信息很簡單:他 「不是特朗普」。民主黨人常說的一句話是,拜登勝選意味著美國人可以有幾個星期不必想政治。這本是一句玩笑話,但卻像真理一樣有內涵。

4. 保持中間路線

在競選民主黨候選人期間,拜登的競爭來自他的左翼,伯尼-桑德斯和伊麗莎白-沃倫的競選活動資金充足、組織嚴密,吸引了如搖滾演奏會一般的大量觀眾。

儘管有來自自由派的壓力,拜登還是堅持中間派的策略,拒絶支持由政府管理全民醫療、免費大學教育或財富稅。這使他在大選競選期間能夠最大限度地吸引溫和派和心懷不滿的共和黨人。

這一策略體現在拜登選擇卡馬拉-哈里斯作為競選搭檔,他本可以選擇得到黨內更多左翼支持的搭檔。

拜登在環境和氣候變化問題上向桑德斯和沃倫靠攏--也許是計算出了吸引年輕選民的好處,因為對這些年輕選民來說,環境和氣候問題更為重要優先,他因此值得冒險失去在搖擺州內能源業選民的支持。

「我們過去一直批評副總統拜登的計劃和承諾,這不是什麼秘密」,環保活動組織 「日出運動 」的聯合創始人瓦希尼·普拉卡什(Varshini Prakash)表示。「拜登對其中的許多批評做出了回應:大幅提高投資規模並加快投資,補充了他如何實現環境正義和創造良好工會工作的細節,並承諾立即採取行動。」

5. 錢多問題少

今年早些時候,拜登的競選資金所剩無幾。他在參加大選競選時,與特朗普相比明顯處於劣勢,而特朗普在整個總統任期內幾乎都在積累競選資金,數額接近10億美元。

然而,從4月開始,拜登競選活動轉變為一個籌款運動,而特朗普的競選活動因為揮霍使得拜登競選活動最終的財務狀況比特朗普強得多。10月初,拜登競選團隊手頭的現金比特朗普陣營多出1.44億美元,使其能夠在幾乎所有關鍵戰場州的電視廣告洪流中將對手共和黨人淹沒。

當然,錢不是萬能的。四年前,希拉里·克林頓競選團隊在資金方面比特朗普有相當大的領先優勢。

但在2020年,當面對面的競選活動受到新冠病毒限制,全國各地的美國人在家中消費媒體的時間大大增加時,拜登的現金優勢是他能夠走近選民,並將自己的信息推送到最後。這讓他得以擴大選舉版圖,將資金投入到曾經看似勝選無望的得克薩斯州、佐治亞州、俄亥俄州和愛荷華州等關鍵地區。

這些投入大多沒有回報,但他讓特朗普處於防守狀態,扭轉了曾經保守的亞利桑那州的選情,並在佐治亞州保持高度競選勢頭。

金錢給了一場競選活動各種可能性和主動權—而拜登很好地發揮了自己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