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老照護悲歌三】不捨病妻住進安養院 七旬夫堅持「換我照顧她」

鏡週刊
鏡週刊Mirror Media

老老照護的平均年齡,是72歲,正好是潘齊斌的年紀。明明該含飴弄孫了,他卻忙著照顧68歲的陳碧玉。他現在的一天是這麼過的:早上差不多7點起床,趁太太未醒,出門買三明治,回家後泡一杯桂格燕麥給她吃,餐畢送她去日照中心,4點再接回家。最麻煩的,總是些最日常的小事,譬如刷牙,沒辦法時,「我就幫她刷吧。有時候嘴巴不張開嘛,我就硬把她打開。」

或者吃藥。他說,吃藥是最痛苦的:「我就先叫她含在嘴裡,然後吃飯,配著東西吞下。」有時候真的沒有辦法,「含在嘴裡睡著,我就不讓她睡覺,要嘴巴張開給我看。」潘齊斌在我們面前講這些事,而太太就癱在他身邊聽,途中多次手指不聽使喚地用力摳起指甲,潘齊斌就用手撥開,一次又一次:「有時沒辦法,我就用OK繃纏起來。」聽起來很像只能用綑綁她的方式來保護她。

但真正被綑綁的,總是照護者,像無法走遠的潘齊斌。雖然他一直說沒問題的,九合一大選時排隊投票也沒問題的,但有次只是出去一小時,回家就看到來不及走到廁所尿尿的太太,最後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而一日結束,也不是真的結束,晚上還要二、三次叫太太起床上廁所,以免她一再尿床。陳碧玉還有意識,能夠勉力以單詞溝通,潘齊斌為了減少她的罪惡感,總是說:「尿得溼溼的,換掉就好啦。有時候我也會啊。」

也不是沒錢請外傭,潘齊斌坦言,因為父母留下祖產,家裡經濟是沒有任何問題的。也不是沒錢送長照,甚至都找好了地點,但他說:「她照顧我那麼多年,現在我照顧她也是應該的。」

 

身心扛不住 起念殺全家

但也並非誰的家裡都不缺錢。比起無法割捨的愛情或親情,錢有時是更大的問題。比方翁興雄的二個孩子,也都是為了錢,不得不在台北工作。我和他們56歲的小兒子翁銘凱(化名)碰面,直接表明:「老老照護,除非沒有孩子,否則很容易直接被認定是子女不孝,我想你應該有話想說?」

86歲的翁興雄(右)和84歲的吳連珠(左)結婚60年,翁興雄3年前開始出現失智症狀,而吳連珠是主要的照顧者。
86歲的翁興雄(右)和84歲的吳連珠(左)結婚60年,翁興雄3年前開始出現失智症狀,而吳連珠是主要的照顧者。

才確定了,父親失智後,他曾把兩老接到台北住了一年。而狀況也確實像吳連珠所說:「抵那就待不了,關不住,一直要跑回來。伊要吃頭路,嘛要顧我們兩個,我看了金毋甘……」我沒有跟翁銘凱說他媽媽講到流淚的事,只讓他盡情傾訴,而得出來的結果是,為了家事,他已罹患重度憂鬱症,還領有身心障礙手冊。他說:「我想過要先殺光全家人,再自殺……」

那狀況彷彿身處危崖,令人想起去年10月,住在嘉義的老農黃棟以童軍繩勒死結婚54年的妻子黃龔絹子事件。黃棟之後又拿鐮刀劃傷自己,在妻子身旁失血過多身亡。我也不敢跟翁銘凱講這件事,只是聽他說:「我最後勸媽媽,爸爸如果不吃不要緊,妳要吃,身體要顧。不吃不行,妳撐不住。」像我們採訪的另一個、最後不願被報導之個案的兒子說:「我只能趁現在還能賺錢時在外地賺錢,之後爸媽其中一個走了,我才能帶著錢,回家照顧剩下的那一個。」

★《鏡週刊》關心您,再給自己一次機會

  • 自殺諮詢專線:0800-788995(24小時)

  • 生命線:1995

  • 張老師專線:1980

更多鏡週刊報導
【老老照護悲歌四】父母臥床不敢跑遠 照護者也需要被照護
【老老照護番外篇】84歲照顧86歲老伴 「我倒了,就都沒辦法了」
【老老照護番外篇】照護爸媽不敢生病 只能靠意志力強撐

高齡化社會來臨
被中風嬤遺忘…愛孫習慣改不掉 他淚崩
長照醫護行為 適用醫療法保障
60兆恐被凍結…失智引爆「死錢」問題
家庭照顧者身心疲 長照專線1966可幫忙
以房養老房貸推動牛步 央行提4大建議

今日熱門影音

 

______________

有話想說?歡迎投稿>>>【Yahoo論壇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