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炎疫情中香港情侶時鐘酒店悄然繁榮

謝曼尼‧李 - (Chermaine Lee)
·8 分鐘 (閱讀時間)
香港街景
香港大多數年輕人是與父母一起生活,同居一室,因此青年情侶若要卿卿我我,需要另找談戀愛的空間(香港街景資料照片)。

拂曉時分,香港維多利亞港不遠之處,兩名大學生站在一幢閃耀著霓虹燈的舊商業大樓前,感到興奮,但又有點緊張。

20歲的Wandy和23歲Moomoo已約會交往兩周,兩人在維港岸邊相依相偎聊天直到晨光初現,但還是捨不得分開。如同大多數香港年輕人一樣,他們都和父母生活在一起,所以如果他們想要一些獨處的時間,回家不是選擇。

他們的解決之道是找一間香港的時鍾情人旅館。這是最先在日本流行以小時計算的短暫住宿酒店,在上世紀60年代開始在香港出現。據香港旅館業協會(Hong Kong Guesthouse Association)創始人兼主席梁大衛(David Leung)說,香港現在大致有300家情人時鐘酒店,參差不齊,有的有些破舊,有的則低調不顯眼。在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大都會之一的香港,時鐘酒店為香港人提供了很難得到的東西:很實惠的隱私。

香港九龍半島上的住宅和商業建築
根據香港政府2019年的數據,年齡在15至24歲之間的年輕人中,有十分之九與父母同住,年齡在25至34歲之間的香港人中有十分之六與父母同住。

60歲的程經營其情侶賓館已經20多年。她的賓館有18間客房,位於旺角,這是當地最繁華的商業區。她說,對於許多香港人,家中空間有限一直令人頭疼。她說,「甚至已婚夫婦,有的因為家中很小而人又多,到周末時也想擁有二人獨處的私人空間。」

儘管傳統的情人酒店在香港並非新鮮事物,但對於年輕一代來說,這類酒店之所以受歡迎,不僅僅是因為能滿足情慾做愛的需要。最近,一種新類型的自助情人酒店開始出現。可以網上辦理入住手續,而且房間還提供電視流媒體服務或視頻遊戲等設施,因而對想要出去娛樂又想享受二人世界的年輕情侶很有吸引力。

香港年輕一代情侶

Waddy和Moomoo首次光顧一家時鍾情侶酒店後,每周會去一到兩次,然後一到三次,這促使他們開始在社交媒體上向同輩情侶們推薦和評論時鐘酒店和傳統旅館。

Moomoo說,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評論了香港的90多家酒店。」Moomoo補充道,目前,他們在Instagram上的頁面已經有了2萬多名粉絲。

這對情侶的酒店評論如此受歡迎或許並不令人驚訝。根據香港政府2019年的數據,年齡在15至24歲之間的年輕人中,有十分之九與父母同住,年齡在25至34歲之間的香港人中有十分之六與父母同住。

香港的年輕人抱怨城市空間不足,在8個國家的309個大都市中,香港的住房市場是最難以負擔的。香港年輕人月收入的中位數介於港幣13,000元到19300之間,以這樣的收入他們要花上幾十年的時間才能掙到為自己買房的錢。

在香港買房安居是很艱難的人生大事。
在香港買房安居是很艱難的人生大事。

Moomoo 說,「我們想買一套公寓,但我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樓價太高了。我們還是會和父母一起生活。在你存夠了樓價首期的錢後,你還得付好多年的按揭貸款。」

想親熱做愛,但睡房與父母之間只隔著薄薄的一堵牆,這對與父母同住的年輕夫婦來說是最尷尬的事。2018年,香港性教育非政府組織「糖不甩」(Sticky-Rice)的一項調查顯示,超過70%的香港人覺得找地方做愛很難,大多數人一個月會去五次時鍾情人旅館。

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蔡玉萍(Susanne Choi)博士專門研究性別、家庭和性方面的問題。她表示,香港人「別無選擇」,只能去情人旅館。她說,「香港的房價非常高。在其他租金和房價較低的國家,年輕夫婦或成年子女習慣搬離父母家生活,這是他們長大成人的一個標誌。」

情侶酒店數字化

在這個人口超過750萬的大城市,舊式的時鍾情侶賓館總是供不應求。根據為千禧一代情侶服務的自助時鐘酒店老闆Jensen謝之說,一時興起欲光顧時鐘酒店的年輕夫婦常常發現很難低調行事。

Jensen謝2018年畢業於酒店管理專業。他和幾個大學同學在香港一個繁忙鬧市創立自助性的愛情酒店"羅曼美時鐘酒店"(Mansion G Hotel)。他說,「一些(傳統的)情侶酒店收費很隨意,有時你不得不等幾個小時才有房間,如果這個時候撞見了熟人,那就更為尷尬。」

香港時鐘酒店招牌(資料照片)
年輕情侶到時鐘酒店開房不只是做愛,也是為了享受一下私下共處的二人世界(圖為香港時鐘酒店招牌,資料照片)。

自助式時鍾情侶酒店,許多住客都是在網上以固定價格預訂的。羅曼美時鐘酒店客人中90%以上年齡在30歲以下,他們通常是在社交媒體平台上搜索酒店,並通過社交媒體直接髮送信息。他們在網上付費後就會收到酒店的進門密碼。

自助式酒店的主要吸引人之處是住客在入住期間不會與他人打交道。香港另一家自助式愛情酒店炮台山7號(Fortress Hill No. 7),業主Yee女士在家通過手機更改每個房間鎖的密碼。

香港夫婦26歲的Wayne和27歲的Grace與Wayne的父母同居一室,他們覺得要擁有隱私很困難。Wayne說,「(做愛時)我們不能發出任何噪音,因為我們都住在一起,空間有限。在情人旅館,你可以聽到來自其他房間的做愛聲,但你不知道他們是誰,所以不太尷尬。」

香港"劏房"居住環境惡劣,一些劏房戶的住處只有一個牀位(資料照片)。
香港「劏房」居住環境惡劣,一些劏房戶的住處只有一個牀位(資料照片)。

Wayne和Grace比較喜歡入住自助的時鐘酒店,因為這些酒店的老闆和經營者通常都是年輕人,他們了解酒店住客的需要,知道年輕情侶來開房不僅僅是為了做愛。通常,自助時鐘酒店提供的只是讓情侶可以私下相處的地方。Wayne說,自助時鐘酒店「會在房間提供流媒體網飛(Netflix)或視頻遊戲等設施,讓情侶們可以享受在一起相偎相依的時光。如果我們去傳統的時鐘旅館,我們只能夠在手機上看Netflix。自助酒店提供的私人空間,感覺就像夫婦在家獨處一樣。」

Waddy和Moomoo發現,通過社交平台Instagram評論頁面聯繫他們的人也有類似的需求。Waddy說,「那些直接給我們留言的人通常會問我們推薦的酒店是否有廚房或浴缸。與老一輩人不同,我們這一代人想要在一起度過美好的二人時光。有時候我們只是想一起做飯,因為每次約會出去吃飯都很貴。」

在程的傳統時鐘酒店裏,也有20多歲的年輕人來此開房,不是為了做愛,而是想有一段私下相處的時間。

新冠病毒流行時的時鐘酒店

在2月和3月新冠狀病毒爆發期間,高檔的自助時鐘酒店「上酒店」(Up-otel)的入住率大幅下降,有時整整25層的酒店大樓內只3間客房有人租用。香港旅館業協會的梁大衛還說,新冠病毒的大流行使時鐘酒店喪失約70%的常規業務。

第三波爆發對香港經濟打擊最大,程說,她的酒店損失了至少80%的客人收入。她還說,為了生存,他們可能不得不考慮裁員,甚至關閉三分之二的生意。她敦促政府為賓館行業提供更多補貼,由於疫情全球旅遊業完全中斷,對香港賓館行業造成了沉重打擊。

在撰寫本文時,香港正接近第三波疫情的尾聲,這促使香港採取了最嚴格的社交隔離措施。2013年非典爆發後,公眾意識到了公共衛生問題,並開始戴口罩,因此疫情控制得很好。在世衛組織建議戴口罩的幾個月前,香港市民已經開始在公共場合戴口罩。

不過,像羅曼美和炮台山7號這樣的自助式情侶酒店,在疫情爆發期間當地的住客卻大增。

炮台山7號的創始人Yee說,1月份幾乎沒有客人入住,但隨後生意開始好轉,到了2月和3月,他們開始每天接待10名客人,是正常營業額的兩倍。第三波疫情襲來則沒有影響入住率,因為學生和白領情侶仍然會偷偷溜出來享受親密時光。由於禁止在餐廳用餐,Jensen謝說他的住客實際上還增加了,有一半人開房間只是為了有地方享受他們的食物。

即使沒有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這一令人擔憂的背景,香港時鍾情侶酒店仍然會很有生意,這突顯出香港人缺乏個人空間。如果人們花自己辛苦賺來的錢來尋找這個空間,這也顯示了香港人要找到個人私密空間還需要走一段創造性的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