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溯源:美媒稱世衛專家指中國不提供早期原始數據 成員表達不同觀點

·5 分鐘 (閱讀時間)
Prof Dominic Dwyer (file pic)
微生物學家多米尼克·德懷爾(Dominic Dwyer)說,該團隊小組只收到分析"摘要"。

世界衛生組織(WHO)溯源團隊的一位成員對外界表示,中國拒絶將關鍵數據交給調查Covid-19新冠疫情起源的世衛團隊。

微生物學家多米尼克·德懷爾(Dominic Dwyer)告訴路透社、《華爾街日報》和《紐約時報》,該團隊曾希望獲得有關早期新冠感染病例未經分析的原始數據,他稱其是「標凖做法」。但他說小組只收到分析「摘要」。

中國沒有對這一指控單獨做出回應,但此前一直堅持其對世衛調查透明。美國則敦促中國提供疫情最早階段的數據,稱其對該報告「深表關切」。

中國駐美大使館在周六嚴厲回應,批評美國近年「極大損害了」世衛在內的多邊合作關係,妨礙國際防疫合作,美國不應該再繼續對中國,以及其他支持世衛的國家「指指點點」。

其他成員回應

在美國媒體發佈德懷爾的採訪後,同為世衛組織專家組的一些其他科學家似乎表達了不同看法。

調查團隊成員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在推特上發帖表示:「這不是我在世衛調查使命中的經歷。」他對《紐約時報》的報道予以駁斥,表示自己在中方同事那裏看到了信任和坦誠,並且也獲得了關鍵的新數據。

https://twitter.com/PeterDaszak/status/1360551108565999619

世衛團隊另一小組成員,荷蘭病毒學家瑪麗安·庫普曼斯(Marion Koopmans)教授針對此事回應BBC詢問時,並沒有正面回應中方是否拒絶給予完整原始數據,但她強調,目前初步報告是涵蓋上千名人力,數個月的調查而來。

但她也承認,初步報告中並未涵蓋所有面向,一切還在與中方協商中,而中方(國家衛健委)已承諾在例行的血液樣本保留時效外「為此目的保留樣本」。基本原因是研究牽涉許多法律問題,同時還需要更多資金協助,更多樣式的調查(譬如血液調查)。

庫普曼斯表示,她不贊同將此事政治化,並強調近日世衛組織會發佈更詳盡的報告,與此同時,世衛小組的調查並未止步。

Reuters
Reuters

「很明顯,這個話題是『緊張的』,並且處於聚光燈下。這包括各種各樣的觀點和政治辯論,這並不容易……但我確實覺得我們成功地開發了一種專注於科學的合作方法,並不迴避就所有可能的議題進行艱難的討論,」她說。

上周,世衛研究小組得出結論稱,新冠病毒從武漢病毒實驗室洩漏出來是「極不可能的」,駁斥了在去年流傳的關於病毒起源的爭議。荷蘭病毒學家瑪麗安·庫普曼斯在記者會上說,需要理性和科學對待病毒的起源。

武漢是世界上第一個在2019年末檢測到新冠病毒的地方。至今,全世界已報告了超過1.06億確診病例和230多萬的病逝案例。

調查團隊想看到什麼資料?

德懷爾教授告訴路透社稱,研究人員要求獲得2019年12月來自武漢的174例新冠確診病例的原始數據。

這些早期病例中,只有一半是來自發現該病毒的華南海鮮市場。

「這就是我們堅持要求數據的原因,」德懷爾稱。 「但因為什麼原因我們無法拿到,我無法發表評論。無論是政治原因還是因為時間或其他困難……除此之外,我不知道是否還有其他原因導致拿不到數據。人們只會因此揣測..……」

丹麥免疫學家西婭·科爾森·菲舍爾(Thea Kolsen Fischer)也是該小組成員。她對《紐約時報》表示,她認為這項調查是「高度地緣政治。」

她說:「每個人都知道要中國調查開放的壓力有多少,以及與此相關的責任有多大。」

德懷爾則說,對數據取得的限制,將在世衛的最終報告中提及,後者最早在下周發佈。

該小組於今年1月初飛抵中國,在中國度過了四個星期,包含前兩個星期的酒店防疫隔離。

Members of the WHO team arrive in Shanghai (10 Feb)
Members of the WHO team arrive in Shanghai (10 Feb)

中國回應

北京一直堅持對世衛調查小組持透明態度,但調查小組的訪問經過數月的談判才開始。而且,這些專家受到中國當局的密切監視。

美國指責中國掩蓋了最初疫情爆發的嚴重程度,也批評了這次訪問的條件,包括以健康為由限制了世衛調查團隊行動和訪問當地社區成員以及醫療人員的自由。

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在13日發表聲明指出,世衛組織的任務從未像現在一樣重要,白宮對世衛疫情調查初步結果深感關切,也對達成調查結論的過程有疑問。

蘇利文聲明說,此調查告必須具獨立性,專家調查結果不應受中國政府干預或改動。他又強調,中國必須提供疫情的最初期數據,協助了解這場疫情,並為下次大流行做好凖備。

至今,全世界已報告了超過1.06億確診病例和230多萬的病逝案例。
至今,全世界已報告了超過1.06億確診病例和230多萬的病逝案例。

調查人員告訴《紐約時報》,調查團隊與中國當局的分歧很大,包括由於無法訪問患者或拿到病歷,導致雙方有激烈的辯論。

上個月,世衛組織的一份中期調查報告批評了中國在疫情初步採取的動作,稱中國「本來可以更有力運用公共衛生措施。」

該調查小組還呼籲進一步研究「冷鏈」傳播的可能性,也就是新冠病毒可能通過冷凍食品的運輸和貿易傳播。調查成員之一達薩克博士說,將針對Covid-19的起源研究重心轉移到東南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