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中共佔領藏區作對比!西藏流亡社區民主化與西藏問題

新聞編輯採訪
·5 分鐘 (閱讀時間)

2021年4月11日是西藏流亡社區大選的最後一輪投票日。目前,分佈在40多個國家約十萬流亡藏人正在參與投票,直選下屆流亡政府首腦及議會中全部45名議員。流亡藏人也在社區和媒體公開辯論與選舉有關的民主議題和西藏問題。中共佔領西藏剝奪了六百萬藏人的普選權利。藏人流亡社區的民主化無疑是西藏人民爭取自由和追求正義的希望。藏人流亡社區幾十年的民主化發展為解決西藏問題創造了路徑,同時也映照了中共制度下的中國問題。

中共從1950年佔領西藏後推行了全面的殖民政策和鎮壓藏人爭取自決,這使達賴喇嘛正在推行的改革被迫中斷。 1959年3月中共大規模鎮壓西藏人民的抗議後,達賴喇嘛和數万藏人流亡到與西藏比鄰的國家。隨後六十年,在中共的殖民統治下藏人被迫繼續流亡,定居在五大洲的藏人流亡社區繼續爭取西藏自由,同時啟動了流亡社區的民主化。流亡社區六十年來的民主化進程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探討西藏歷史以及進行有關民主問題的討論和教育;以《世界人權宣言》為依據修改憲法;直選流亡議會和政府首腦。

直選流亡議會和政府首腦,以《世界人權宣言》為依據制憲

1960年,達賴喇嘛在喜馬偕爾邦達蘭薩拉定居後,重建了西藏政府,將傳統上由僧侶和貴族組成的政府逐漸轉變為經過選舉的代議政府。流亡社區最先採取的步驟是民選衛藏、康區、安多三區每一地區三名議員以及四大藏傳佛教選舉各一名代表,由這13位議員組成了首屆西藏議會。這些議員同時參與了流亡政府的管理。 1963年,達賴喇嘛在與僧俗民眾協商後頒布了《西藏憲法》。這部憲法規定未來的西藏政府將由人民選出。憲法的目的是「為西藏人民確保一個基於正義和平等的民主制度,並確保西藏文化、宗教和經濟的發展」。經過流亡社區數十年的討論和實踐,1991年,《西藏憲法》改為《流亡藏人憲章》。這部憲章規定西藏行政當局有責任遵守《世界人權宣言》,確保結社自由、言論自由和和平集會的權利;所有宗教派別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每個藏人都有思想、良心和宗教自由的權利;保證自由公正選舉和參選權利;確立三權分立原則。 2001年,流亡社區直接選舉西藏流亡政府首腦。 2011年達賴喇嘛將政治權力移交給民選議會和政府首腦。


在中國當局全面佔領西藏後藏人仍頑強保存自己的文化,並為恢復自由和創造自己的未來而抗爭。圖:Pixabay

探討西藏歷史與民主問題

從1970年代開始,流亡社區的民主化與藏人學者討論和反思西藏歷史、文化、語言、宗教傳統密切相關。藏人學者達瓦·諾布(Dawa Norbu)剖析了中共強加於西藏的製度毀掉了能夠養活即使是最貧困藏人的藏地,反思了西藏傳統等級問題,主張通過重構社會關係實現平等,並討論民主化中平等和自由的關係。達瓦·諾布也檢視了數千年來藏人作為獨立民族創造的獨特西藏文明,探討了在中國全面佔領西藏後藏人仍頑強保存自己的文化,並為恢復自由和創造自己的未來而抗爭依據經社文公約委員會有關民族自決權的解釋,西藏人民完全享有民族自決的權利。達瓦·諾布有關民主的討論對流亡社區廣泛參與民主化有重要啟示。

從1990年代開始,流亡社區自下對民主的討論和辯論促成了持續的民主化。西藏青年大會在學生中徵集「什麼是民主」,組織這個議題的討論。流亡刊物《西藏評論》、《知識》、《民主》出版了關於民主知識、權力製約、立法機構、公投等討論文章。民主成為藏人的普遍觀念。流亡社區獨立人士對政府、議會和司法權力相互制約關係的深入討論和監督,西藏人權民主中心收集流亡社區民意對選舉程序公正性的界定,使選舉規則符合公正原則。藏人女權主義者的論述和所從事的社會運動,這些社區自治活動都構成民主化的重要緯度。流亡作家嘉央諾布的文章《讓贊:獨立圖博的主張》,從歷史、政治、道德論述西藏獨立的正當理由,他提出藏人應從自己的歷史文化、其他地區和當代思想中學習磨礪,繼續流亡社區的民主和多元化,使獨立和自由西藏成為前方之路。

藏人流亡社區通過保存和發展西藏文明,使民主已經成為流亡社區的普適原則。藏人流亡社區的民主化反襯了中共佔領藏區推行野蠻殖民和同化政策的徒勞無效。中國政府推延時間企圖在達賴喇嘛圓寂後使西藏問題消失終究枉然。藏人流亡社區民主化也映射了中國中心觀的荒謬。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原始連結

更多中央廣播電臺新聞
中國特色名詞解釋!共黨才是以人為本的「人」 教育本質是「聽話」
劉水:人為的二手新聞製造中國「資訊難民」!
李戡一針見血!只有民進黨的「蠻橫」,才能治得了共產黨的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