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資遣減工通報家數 爆增

·3 分鐘 (閱讀時間)

走在假日的花蓮街頭,沒有車水馬龍的熱鬧氣氛,看不見四處拖著行李尋找住宿的旅人,冷冷清清的光景完全不像是個旅遊城市該有的模樣,突如其來的疫情,對一般人來說是生活步調的打亂,但對更多人而言,卻是快撐不住的生計問題。

花蓮市中正路上一家名產店裡員工們認真的打包,不是忙著準備出貨,而是業者退租收店須把存貨搬到倉庫存放;同一條路上不遠處的連鎖飯店大門緊閉,門口貼上暫時休館的公告,附近的店家說,疫情不久飯店就關門了,裡面員工起碼一二十個人,都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其實放眼望去,整條路上許多店家全都拉下鐵門。疫情造成海嘯般的經濟問題,對於觀光業來說產生的衝擊,遠比去年疫情初期來的更加嚴重,企業若資金夠雄厚可以?住,大不了鼓勵員工們,在沒來客時消化年假與補休,超休也無妨,甚至可以預支假來用,?不住的只能請大家休無薪假,甚至最後關門大吉,勞工無奈遭資遣。

「現在只能回家吃爸媽了!」現年二十四歲的李小姐,原本在花蓮一家戶外育樂公司擔任客服,工作不算輕鬆,但每個月至少可領二萬三千元底薪足夠一人溫飽,五月中旬雙北疫情突然爆發,中央疫情中心宣布三級警戒,公司原先接的所有團體訂單全都退訂,業績立馬歸零,李小姐五月下旬開始被公司要求先放無薪假,希望疫情渡過再回崗位,但是眼看疫情沒盡頭,小公司也撐不過這一波困境,六月二十公司確定結束運作,包括她在內的五名員工全遭資遣。

「這波衝擊真的來的太快,讓人毫無招架之力!」猝不及防的疫情,讓剛出社會不久,錢都來不及存就失業的李小姐,馬上就面臨斷炊的危機,雖然政府祭出紓困,但李小姐說看來看去卻根本沒有符合條件的申請項目,「有些同事去辦失業給付,也有些人申請安心上工」李小姐無奈的表示,因為才剛出社會不久,沒有太多存款可維持無業時的生計,先求工作有著落,才能減輕經濟壓力或分擔家計,只是因為目前大環境實在太糟,接連丟了十多份的履歷,但得到回復的卻翏翏可數,「現在三級警戒又再延長,真不敢想未來了」。

疫情重創百業,連帶基層勞工也受衝擊,根據縣府社會處勞資科統計,光從五月一日到六月二十四日,全縣已有八百名基層勞工的工作權益遭到衝擊,向社會處通報資遣的達一一七家一九九人,通報縮減工時的有六十六家五五八人,另外縣內通報大量解僱的有二家業者共有三十五人遭到解僱沒了工作,隨著疫情衝擊時間拉長,受波及影響程度也越廣泛,雖然政府推出紓困四點零,對於在弱勢的基層勞工來說,不是吃不到便是杯水車薪,在看不到盡頭的艱困環境下,勞工朋友們只能咬牙苦撐,翹首企盼脫離苦日子的那一天早點到來。(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