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金》精緻、節奏明快 溫昇豪:10年來最滿意作品

·3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王丹荷/綜合報導

溫昇豪在新戲《茶金》演出角色KK多層次的心境轉變與複雜情緒,他拍攝時有很多情感上的連結、解釋該角色是個在「身分認同」上出現混亂的人物。日前為《Ciao潮旅》雜誌拍攝10月封面人物,他更直言:「這是我拍戲近10年來最滿意的作品。這齣戲精緻、節奏明快,打破一般臺灣對古典戲劇的概念,足以比美英國影集《王冠》。」

提起《茶金》的KK,溫昇豪說:「他最早被日本抓去南洋充軍,太平洋戰爭時,被美軍俘虜,帶到印度蓋化肥廠,又因馬歇爾計畫被美國帶回臺灣做基礎建設。從大日本帝國時的殖民,把美軍當敵人,後來變成美軍的一部分,國民政府和美軍同盟之際,他要幫助曾經的敵人(美國)。回到家時,故鄉早已不是故鄉了。這角色是那一代臺灣人的縮影。」

忙於拍片、宣傳《茶金》之際,溫昇豪還開了YouTube頻道《昇豪回來啦!》,他以對談者角色邀請朋友上節目聊天,主持工作難不倒他。「我最早是記者出身,主持算是我第1份正職工作。昔日的國中同學、如今是金鐘獎非戲劇類節目的得獎導演問我要不要開節目?不以營利為目的,找各行各業的朋友和菁英談職場、分享人生經驗。網路是趨勢,我覺得應該要有所連結。」

溫昇豪登上《Ciao潮旅》雜誌10月封面人物,聊起戲劇,他分享職人劇《火神的眼淚》中在工作和家庭間拉扯的消防隊員邱漢成。「拍攝《火神的眼淚》時,演員們到消防中心訓練、上課、實習,實地操作,親自體驗高溫、閃燃、爆破等實境狀況,也跟著下放到分隊實習,警鈴一響就跟著出勤;沒有勤務時,就和消防員聊生活。」

消防員和演員很相似,經常必須為了工作放下家庭和家人,好幾天見不到人,這相似之處或許幫助温昇豪細膩地表現出消防員的內心拉扯。「不過,我認為大部分職業都是如此。演員看似辛苦,但國外業務、機師又何嘗不是如此?任務一來,舟車勞頓或像侯鳥般遷徙在所難免,充滿了機動性,我頗能感同身受。」

疫情前,溫昇豪1年飛出去10次,到不同國家,因此大概有4至6個月不在臺灣。他喜愛的旅遊方式是找家好飯店,1個舒服的環境,躺著不動,「離開了熟悉的環境,有時也有意外的感官刺激。」他印象最深的1次旅行是到外蒙古的東戈壁沙漠,「住在蒙古包中,一抬頭便是滿天星斗。」無邊無際的大漠讓他思索著天下之大,天底下沒什麼好爭的。

溫昇豪說,他和當地人租了匹馬,一路奔馳,捨不得停下來,還意外觸發聯想當年成吉思汗一路狂飆征戰到歐洲,並在歐洲建立了4個汗國,實在不可思議;交友廣闊的他也常開著車在島內旅遊,且常常是「逐朋友而居」、城市或鄉間都去,至於旅行期間墨鏡不離身,原因竟是:「我買了太多墨鏡,覺得需要讓它們亮相一下,帥帥地拍個照。」

溫昇豪近期宣傳新戲《茶金》。(Ciao潮旅提供)

溫昇豪開設YouTube頻道《昇豪回來啦!》。(Ciao潮旅提供)

溫昇豪為形形色色的各類角色帶入豐富的層次。(Ciao潮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