菅首相 力圖蛻變為真格政權,新冠疫情、經濟、奧運會是關鍵因素——2021年政局展望

水島信
·9 分鐘 (閱讀時間)

菅義偉政權,迎來了自民黨党首和眾議員任期雙雙屆滿的2021年。政府還計畫頂著新冠疫情風險舉辦奧運會。首相會選擇什麼時機解散眾議院舉行大選?他能不能鞏固政權基礎?在野黨會有哪些動作?活躍在一線的政治記者將就此展開解說。

解散眾議院舉行大選是在夏季還是奧運會後

2021年將是日本政局的重大節點之年,9月末,菅義偉首相的自民黨黨首任期屆滿,之後的10月21日,其作為眾議員的任期也將屆滿。菅首相打算拿下眾議院選舉,順勢再次當選自民黨黨首,進而建立真正意義上的政權,他將在全力防控新冠疫情和推動經濟復蘇的同時,尋找解散眾議院的時機。

關於被推遲一年至今年夏季舉行的東京奧運及帕運,他必將排除萬難,力爭如期舉辦,這一點毋庸贅述。因為如期舉辦奧運會,就能宣傳「戰勝了新冠疫情」,為政權形象增光添彩。不過,疫情和經濟形勢的走向仍然撲朔迷離,存在著許多不確定因素。

由於2020年9月組閣後,本屆內閣的支持率一直較高,所以自民黨內也出現了要求儘快解散眾議院的呼聲,但首相還是決定把防控疫情作為優先課題。按照目前這種趨勢,之前設想的在1月18日開幕的例行國會初期解散眾議院的計畫也將被推遲。由此來看,解散眾議院和舉行大選的時機大致會在2021年度預算案通過的3月末至東京奧運會開幕的7月23日之間,或者東京奧運會閉幕的9月5日至眾議院任期屆滿日之間。

首相將在考慮疫情形勢等諸多因素的基礎上,尋找最有利於自己的時間點,而政府和執政黨內許多相關人士普遍認為「基本上會在開完奧運及帕運的9月以後」。大家認為,自稱為「做事」的首相在規劃著這樣的劇本——除了疫情防控措施外,還要在創建數位廳、下調手機資費等問題上發揮領導力,並成功舉辦奧運會,然後才解散眾議院。

當然,如果要推遲到秋季再解散眾議院,也伴隨著風險。由於執著於推進觀光支援專案「Go To Travel」,政策調整的判斷遲緩,未能擋住疫情的擴散,導致菅內閣的支持率出現下降。自民黨籍原農林水產大臣吉川貴盛被曝曾收受某大型雞蛋生產企業原董事長的現金,安倍晉三前首相的後援會為「賞櫻會」前夜晚宴填補了資金缺口等問題也帶來了負面影響。

自民黨內一些選舉基礎薄弱的年輕人呼籲「應該在支持率下滑前解散眾議院」,而首相身邊人士則認為「既然自稱『做事型內閣』,那就應該在做出一定成績後解散眾議院」。

例行國會期間,想必首相會在3月末以前促成按照「15個月預算」編制的2020年度第三次補充預算案和2021年度預算案獲得通過,然後邁向法案審議階段。如果政府力爭在今年較早階段開始接種的新冠疫苗能夠發揮超預期的良好效果,打消人們對於疫情的不安情緒,那麼首相也有可能選擇這個時機解散眾議院。如果抗疫進展不太理想的話,那麼他應該會考慮優先通過創設數位廳的相關法案和用於推進規制改革的相關法案。

如果選擇在重要法案通過後解散眾議院,那麼可能是國會後期的6月中旬。然而,這個時間已經接近奧運會開幕的7月23日。同時,如果選擇這個時間,還可能與7月22日屆滿的東京都議會選舉的時間重疊。公明黨將都議會選舉視作與國家選舉同等重要,對同期選舉持謹慎態度。而且由於臨近東京奧運,也會讓人擔心這段時間出現政治真空期。

不過,據說首相與作為公明黨支持母體的創價學會關係不錯。如果新冠疫情在一定程度上得到控制,確定可以舉辦奧運的話,那麼就不能排除首相會和公明黨、創價學會打好招呼,實施解散眾議院的行動。有人猜測,如果與東京都議會選舉同期舉行,那麼將會在6月上中旬解散眾議院,7月4日舉行投計票。

而被視為概率最大的選擇,是在9月5日東京帕運閉幕後的秋季解散眾議院。由於自民黨黨首任期將在9月末屆滿,首相如何安排政治日程將是一個焦點問題。如果先舉行眾議院選舉並取得勝利,那麼在之後的黨首選舉中,首相很可能在不實施黨員投票的情況下再度當選黨首。如果先舉行黨首選舉,那麼包括首相在內的領導候選人參加眾議院選舉,則可以提高自民黨的支持率,有利於在眾議院選舉中與其他政黨較量。

2021年主要政治日程

1月18日 召開例行國會 20日 拜登就任美國總統 下旬 2020年度第三次補充預算案通過 3月末? 2021年度預算案通過 6月中旬 例行國會末期 7月22日 東京都議會議員任期屆滿 23日 東京奧運開幕(~8月8日) 8月24日 東京帕運開幕(~9月5日) 9月? 數位廳正式成立 9月末 自民黨總裁任期屆滿 10月21日 眾議員任期屆滿 「後菅義偉時代」,自民黨內部力學也會發揮作用

話雖如此,但由於新冠疫情的發展形勢撲朔迷離,政權也不一定就能事事稱心如意。如果疫情惡化,不得不放棄舉辦奧運會,經濟急劇下滑,那麼必然對首相是相當不利的。

如果支持率明顯下滑,那麼首相再次當選自民黨黨首一事也會亮起黃燈。假如事情真的發展到那一步,那麼誰將會在「後菅義偉時代」嶄露頭角呢?就現階段而言,還沒有誰是眾人一致看好的下任首相候選人。在去年9月黨首選舉中敗給菅義偉的前政調會長岸田文雄和原幹事長石破茂都尚未恢復在黨內的凝聚力。另外可以認為,雖然還欠缺一些擔任首相的關鍵要素,但作為「選舉招牌」的行政改革大臣河野太郎和環境大臣小泉進次郎都會被黨內寄予厚望。據說安倍前首相和麻生太郎副首相兼財務大臣都對外務大臣茂木敏充的才幹稱讚有加。

菅首相不屬於任何派閥,雖然在去年的黨首選舉中憑藉岸田派和石破派以外的其他主流派閥的支持贏得了勝利,但黨內基礎難言穩固。如今,首相非常信賴二階俊博幹事長,委以其管理黨務和國會運營工作,二階在黨內和政府人事問題上是「肥水不流外人田」,明顯優待二階派人員,因此引得其他派閥對他的不滿情緒日益高漲。今後,首相是堅持維持重用二階的政權結構,還是將重心轉移到細田派或麻生派等其他派閥——這或將導致下屆黨首選舉的格局發生變化。首相將會一邊觀察疫情和經濟形勢,以及自民黨內的力量對比,一邊開展政權運作。

立憲民主黨,聯手戰鬥的設想恐將進退兩難

對於第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黨首枝野幸男來說,2021年是一決勝負之年。去年9月,舊立憲民主黨與舊國民民主黨合併,議員人數從90人擴大到了150人的規模。儘管針對安倍前首相拋出森友學園問題和「賞櫻會」問題,針對菅首相拋出了拒絕任命日本學術會議候選會員的問題,風風火火地祭起政權批判路線,但政黨支持率卻沒有上升。雖然發揮了嚴格監督政權的作用,卻始終未能提出具有現實意義的對立方案,恐怕正是這一點導致了支持率上漲乏力。

從該黨內部來看,在「脫核電」政策問題上,所屬議員之間仍然存在態度差異,基本政策的協調一致是一個緊迫課題。枝野計畫今年也要針對政府對新冠疫情防控不力、自民黨籍議員涉及的「政治與金錢」問題向菅政權繼續發難,但其自身也需要鞏固政黨基礎,向選民展示堪當執政大任的能力。

關於下屆眾議院選舉,枝野的戰略是要在289個小選區盡可能地構建執政黨候選人VS在野黨候選人的「一對一」格局,防止在野黨「自相殘殺」,力爭形成包括共產黨在內的在野黨聯手戰鬥局面。不過,聯手戰鬥的效果還是一個未知數。立憲民主黨在去年的宇都宮市長選舉和東京都荒川區長選舉中協同共產黨推舉了相同的候選人,但均以失敗告終,沒有留下任何成果。甚至有自民党中堅黨員指出「共產黨越是活躍,保守票就越是要跑」,在野黨聯手戰鬥這個設想也面臨著進退兩難的問題。

標題圖片:首相菅義偉出席內閣會議

水島信 [作者簡介]

時事通訊社解說委員。1967年生,千葉縣人。1991年3月畢業於早稻田大學第一文學系,同年4月進入時事通信社,先後在內政部、靜岡總局和政治部工作。歷任高知分社社長和政治部部長後,2020年10月任現職。在政治部期間主要負責關於首相官邸、自民黨、民主黨和外務省等部門的採訪報導工作。採訪報導過小泉純一郎第二次訪朝(2004年)、北海道洞爺湖G8峰會(2008年)和伊勢志摩G7峰會(2016年)等重大事件。是在福田政權、麻生政權和野田政權時期擔任首相官邸採訪報導的資深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