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賣掉手機子品牌「榮耀」,開啟求生之路?

·5 分鐘 (閱讀時間)
Woman looking at Huawei phone
Woman looking at Huawei phone

美國最早開始制裁華為之時,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向BBC表示,「美國無法扼殺我們」。

不過隨著美國對華為的禁令層層加碼,華為的呼吸空間似乎也受到進一步擠壓。今年9月15日,美國對華為的最嚴禁令生效,令這家中國高科技領頭羊企業面臨「斷芯」的「至暗時刻」。

這家全球最大的通信設備製造商和第二大手機製造商被迫走上「求生之路」,第一步就是賣掉其手機子品牌——榮耀。

華為的這條自救之路如何走下去?,能否走得通?BBC中文為您梳理和解讀。

白宮易主:華為的機遇

華為旗下的手機子品牌「榮耀」,是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的重要一員 —— 每年榮耀品牌智能手機出貨量超過7000萬部,一度佔據中國手機市場10%,為華為持續創造可觀利潤。

華為官方宣佈出售的消息,與其說「突然」,不如說印證業界猜想。

美國禁令生效後不久,電子信息行業知名分析師郭明錤發佈報告認為,如果華為出售榮耀手機業務,對榮耀、供應商和中國相關行業是多贏局面。

此後路透社和中國媒體不斷有消息佐證這一猜想。但官方渠道一直闢謠,稱其為「不實消息」。

直到11月美國大選結果逐漸明瞭之後,華為才正式公布出售榮耀的消息。榮耀的收購方深圳市智信新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是在9月組建的,據稱是為收購量身定做, 可見一斑。

這個時機對華為而言頗為有利——特朗普忙於對大選欺詐的指控,而且兩個月後白宮易主幾乎已成定局,這段不穩定時期,或許為這家中國科技巨頭帶來難得的時間窗口。

香港科技大學經濟系首席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認為,雖然拜登上任後沒什麼政治動機調整現有對華立場,不過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他將不得不專注美國國內疫情。

經濟學人智庫(EIU)首席貿易分析師馬志昂(Nick Marro)也認為,拜登上任第一年大部分時間,都將優先處理國內疫情和經濟困境。

在競選期間,拜登對中國的強硬發言多集中於貿易,對科技戰的表態卻不多。美國大選結果明瞭後,對華為而言,有必要抓住機遇賣掉榮耀,以開啟求生之路。

Huawei
Huawei

400億美元現金流?

美國針對華為的禁令之嚴似乎讓其窒息,中美交惡態勢很可能長期持續,兩個因素作用下,華為想生存下去,就只能自建「去美國化」的芯片產能。

一個芯片從無到有,要經歷設計、製造、封裝和測試等環節,其中中國科技力量自主化率最低的就是芯片製造。華為決定抓住自己僅有的一點能力,踏上了自救之路。

就在美國大選投票日前,《金融時報》援引知情人士稱,華為正計劃在上海建設一家不涉及美國技術的芯片工廠。合作者是由上海市政府支持的上海集成電路研發中心有限公司。

報道稱,該工廠預計將從製造低端45納米芯片開始,目標是在2021年底之前為"物聯網"設備製造28納米芯片,並在2022年底之前為5G電信設備生產20納米的芯片。雖然按照規劃,該工廠幾年內都無法生產最先進的5納米芯片,但可以為華為的部分業務做「去美化」凖備。

要完成芯片自主,不僅需要時間,還需要巨量資金。因此,郭明錤認為賣掉榮耀,對榮耀和華為都是利好。

一方面,在華為「斷芯」情況下,優先保障主品牌的芯片供應,榮耀則更早早迎來「生死考驗」,9月後新機型發售戛然而止,獨立後或許求得一線生機。

另一方面,交易為華為帶來大量現金,允許其布局自己的求生之路。中國媒體財新引用一名買方渠道商之一稱,這筆交易在400億美元左右。而在10月的華為新機型發佈會後,華為方面曾表示已在芯片領域投資200億美元。

白宮易主,或許給華為多了一點時間,但要突圍,華為更需要資金。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5-124hjN_I

戰略性收縮

「不懂戰略退卻的人,就不會戰略進攻。」去年四月,任正非在一次講話中談及如何應對華為的被美國圍堵的嚴峻形勢,認為應當退出那些不再領先的領域,進行戰略性收縮。兩個月後,華為就進行了一次主動戰略收縮——出售華為海洋51%的股權。

對於華為而言,想要繼續收縮,榮耀成了不二之選。其一,華為消費者業務、運營商業務、企業業務和雲服務及人工智能業務中,榮耀所屬的消費者業務受衝擊最大,急需獨立以求存。

其二,在中國,中低端智能手機在中國是名副其實的紅海,競爭激烈,利潤被不斷壓低。榮耀的成長空間有限。

相比之下,其他部分的業務成長空間巨大。比如,華為即便在多國禁令下,依然在今年一季度拿下全球35.7%的5G基站市場份額,高居市場第一名。

再比如,行業分析師普遍認為,5G技術普及後,將迎來IoT(物聯網)市場的爆發,市場研究機構Markets&Markets報告顯示,到2024年,物聯網解決方案和服務市場規模預計將達到2789億美元。這個領域華為也開始布局,華為中國運營商業務部副總裁楊濤表示,華為的戰略是持續投芯片+網絡+平台+生態,早在2016年,華為就推出了第一代NB-IoT芯片。

分析人士認為,這些新興領域成長空間巨大,也不用智能手機需要的芯片那麼高端,是華為能否走通「求生之路」的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