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弄錯了敵人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新冠肺炎始於中國大陸,所以當疫情開始傳播後,蔡英文總統面對兩個敵人,一是新冠病毒,二是作為爆發地的大陸。問題是,大陸也想消滅病毒,所以大陸也可以是合作者,跟台灣一起合作消滅共同的敵人─病毒。這個看似簡單的命題到了蔡政府這邊就變得很複雜,因為他們是靠反中取得政權的,因此本能上把病毒和中國畫上等號,就可獲得最大的利益。然而問題也出在這裡,一旦蔡政府設錯防線時,病毒立刻趁隙無情地撲向台灣。

蔡政府不僅阻斷所有大陸人來台,即使台灣人從大陸返台,也做了一番表演工夫。如臨大敵般地派出穿防護衣的工作人員,用藥水朝他們東噴西噴,然後送到一個集中處篩檢隔離,確定沒病才放人;同時,其他地方返台或來的人,填一張簡單的表就輕鬆放行,去旅館或家裡隔離。兩周內沒任何症狀就行了,期間不需要任何篩檢。防疫指揮官陳時中表示篩檢「偽陽性」太多,不準確所以不做。

換言之,他實際上是放任了無症狀的「真陽性」在台灣社區橫行無阻。由於刻意把大陸當成最大敵人,也就只能用寬鬆的政策對待所有其他的國家,以作為拉攏手段。如此一來真正的敵人病毒,找到大舉入侵台灣的機會。

而此一時期,美國總統川普把中國當成一切問題的罪魁禍首,動用所有力量反中,同時也利用蔡政府當馬前卒。蔡政府喜不自勝,不僅迎合,甚至主動衝到美國的前方。然而,此時局面已有根本的改變,病毒到了英國和印度變異後成為流行的源頭,威力強大,蔡政府卻渾然不覺,仍然沉醉在去年勝利的假象中。

今天世界防疫成績名列前茅的國家,去年都做一樣的事,即加強普篩,盡一切力量找出無症狀的患者;積極跟研發疫苗的主要藥廠談判簽約,主動丟一大筆資金進去,以保證疫苗一出來自己就先拿到幾千萬劑。而他們自己也研發疫苗,多多益善,先把疫苗抓在手中再說。

結果,同一時候,蔡政府在做什麼?趁著被川普利用的聲勢,由外交部長破口大罵世衛祕書長譚德塞;又揮霍國庫在國際上四處宣傳,吹牛自己做得有多好,台灣內部綠色網軍則四處征討,羞辱不同防疫意見者;同時,也用傲慢的態度對國際疫苗製造商東嫌西嫌,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或許,最生動的一幕就是,陳時中以一種抗疫人民英雄的姿態探訪夜市,彷彿金城武面對少女粉絲尖叫時,露出燦爛笑容。

現在回頭看,真是愚昧至極。今年的大轉折始於川普下台,中美大戰,美國遍體鱗傷。台灣的外在環境丕變,蔡政府操作反中情緒以壓制內部問題的最大支撐力沒了。此時,真正的敵人已是變異的Delta病毒,對幾乎不設防的台灣,如颱風般撲進來。

蔡總統找了郭台銘來開會,表示她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開始把病毒當成頭號敵人,然而,政治機器的權力慣性無法瞬間改變,接下來的防疫只能是追著局勢,步履蹣跚,民眾將看到更多的真相,綠媒和網軍的抹黑不但沒用,只會激起更大的反感。而這些都是政局將根本改變的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