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詩萍》孫中山最想創造的共和國是,人民有權可以不鳥他們的政治領袖!

·4 分鐘 (閱讀時間)
蔡詩萍》孫中山最想創造的共和國是,人民有權可以不鳥他們的政治領袖!
蔡詩萍》孫中山最想創造的共和國是,人民有權可以不鳥他們的政治領袖!

【愛傳媒蔡詩萍專欄】國慶日這一天,早上我跟女兒一塊修改了她要去南部一所大學談她練書法做公益的心得。中午,我趕去台中,在文化中心主持南投水墨畫家李轂摩的81畫展(他已經八十一歲了,仍精氣神十足!)

在去的高鐵上,我瀏覽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辛亥110周年講話,也看了蔡英文總統國慶日的講話,當然也要了解一下國民黨的反應。

傍晚回程的高鐵上,我的前座坐了一家人,年輕的爸媽帶著兩個二至三四歲之間的女娃兒,一路上,就聽見爸爸一直在哄著有點調皮坐不安定的女兒,我邊聽邊想念我女兒小時候的模樣。

回到家裏,隨意吃了點晚餐,我再回頭看了關於今天國慶日的相關新聞。決定寫點心情。中華民國110歲生日了!但習近平的講話,標題是「辛亥革命110年」,整篇講話,「中華民國」都不見了?!

也對啦,在中共眼裡,當毛澤東於1949年10月1日,在天安門城樓上高喊「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時,他們已經認定「中華民國」滅亡了!

如果,歷史真的在那一天,像古代王朝的更迭,那「中華民國」就真的完蛋,成為歷史書寫的一頁了。

但,還好,也算「中華民國」命不該絕,也算「中華人民共和國」人算不如天算,「中華民國」竟然在台灣這座美麗之島「福爾摩莎」上,苟延殘喘下來?!不但,「苟延殘喘」下來,竟然還走出了威權,走出了強人政治,走出了白色恐怖,走出了經濟奇蹟,走出了民主政治,走出了民選總統,政黨輪替的「民有、民享、民治」的孫中山理想國度!

難怪習近平的談話,在辛亥革命,在革命先行者孫中山的紀念文字裡,繞來繞去,他硬是只能在民族主義這一塊作文章!

因為,他「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就是要談統一!而且是基於民族大義的統一!因為,除了民族主義之外,他最尷尬的,莫過於民主這一塊很空白!

不但,民主這一塊空白他無法承擔,就算是責任政治這一塊,他也違背了鄧小平處心積慮要防止「毛澤東現象復辟」,而設計的任期制度。

一個不懂民主,一個破壞責任政治制度的習近平,有什麼資格,奢談辛亥革命呢?不能奢談辛亥革命的真諦,當然只能扭曲辛亥革命,而刻意只談民族主義了!

套句中共官方很愛用的句法:「歷史證明」,我們也可以說,歷史也已經證明:民族主義若缺乏人權的理念,缺乏民主機制,最終是會帶來民族的大悲劇,人類的大災難,不是嗎?

反過來看,若是為了追求幸福,為了追求幸福而建立新家園的目標,民族主義就可以有全新的意義,不是嗎?美國脫離大英帝國,新加坡華人建立多元民族新國家,不都是很好的例證嗎!

我們在台灣,不就印證了自由民主開放體制,遠勝於單一民族主義訴求的價值嗎?

我可以鼓勵我女兒學書法,要她記得我們使用的中文字,每一個都有它的淵源,都有它從篆書隸屬楷書行書草書的歷史脈絡,但,我也會告訴她,我們的前輩是為了逃避專制威權獨裁而試著找尋新花園而來到台灣的。追求幸福的權利,遠遠勝過於空泛的民族主義!

沒有民主機制,民族主義可以變成對外侵略,對內壓迫異己的工具!沒有開放多元的價值,民族主義可以淪為閉鎖,戰狼的同義語!在台灣,急獨之所以難以成為主流,乃因,急獨往往存有一種優位意識,為了台獨可以先犧牲一切,包括民主與寬容。

同樣,在台灣,促統之所以也難以蔚為共識,也因為,統一若是不考慮制度的差異,只單純基於民族主義,最終也是以民主制度的犧牲為代價!

我們的父祖輩,不管基於什麼理由來到台灣,走到今日,台灣可以選總統,可以罵總統,不高興了,你還可以罷免任何民選的人物,我們讓孩子成長的環境,可以不再是充滿政治謊言的世界,可以是無須加入任何政黨你也可以活得坦然的世界,我看不出為什麼非要有民族大義不可!?

個人主義不行嗎?小我優於大我,不行嗎?

我會告訴我女兒:辛亥革命110周年最大的意義是,孫中山與他的同志們最想創造的國度是,一個國家裡的人民可以有權不鳥他們的政治領袖!此之謂「民有民治民享」的共和國!台灣就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此刻就是!

很抱歉,中國大陸就不是!還奢談什麼辛亥革命呢!

作者為知名作家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經授權刊載,原文分享於作者臉書。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