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女挑戰極限 珠峰雙登

資料來源:揚子晚報
旺報

2020年,時逢中國登山隊首次成功登頂珠峰60周年,蘇州姑娘劉萍追隨著攀登者的足跡,再一次登上世界之巔。5月28日10時50分,劉萍用時8小時50分從北坡成功登頂珠峰。這是劉萍繼去年從南坡登頂珠峰後,從北坡再次成功登頂珠峰,實現了珠峰南北坡「雙登」。6月5日,剛剛從西藏返回蘇州的劉萍,講述了她攀登珠峰的全過程。

見到劉萍時,在她的臉上還是可以看到這次攀登珠峰時留下的傷痕。劉萍出生於鹽城響水,1999年來到蘇州生活,如今在蘇州一家保險公司工作。也許是天生愛折騰,一個偶然的機會,讓劉萍愛上了戶外運動。2013年開始漸漸迷上登山。

這些年,劉萍堅持每天五點半起床跑步、爬山,已經成了雷打不動的習慣。此外,她還堅持一周兩次環金雞湖徒步一圈,以及蘇州「靈白線」的往返,甚至有時還會選擇夜爬。有一次,蘇州舉辦半程馬拉松活動。當天,劉萍早上跑完馬拉松不過癮,下午又走了一圈金雞湖,一天的運動量將近40公里。

2014年,劉萍獨自在網上找車來到西藏,從拉薩出發,徒步走了趟「阿里大北線」,這條路線包羅了很多人文景觀和自然風光,是旅遊探險的極佳路線。去年,劉萍從南坡攀登珠峰時,她所在的隊伍第一個攻頂。劉萍說,她瞭解到,與南坡攀登珠峰相比,從北坡攀登珠峰的難度更大,一下子激發起了自己的興趣,所以想親自體驗一下。

簽合同 接受魔鬼訓練

今年4月10日,劉萍從蘇州出發前往拉薩,再次踏上勇攀珠峰的征程。這一次,她嘗試從北坡登頂珠峰。到達西藏後,有個重要任務需要完成,就是簽署登山合同。「這個合同就是登山圈內傳說的『生死狀』。」劉萍透露,「合同共有9頁,將登山途中的風險悉數告知,有點殘酷,一旦發生意外,所有責任由登山者自己承擔。」

剛到西藏,劉萍還沒顧得上好好休息,便投入到緊張的訓練中。4月12日,在西藏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劉萍開始了第一階段的拉練。剛開始從3600公尺上升到4200公尺左右,兩天後,從4300公尺直接上升到4900公尺。4月15日,劉萍從4300公尺的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到5400公尺海拔的洛堆峰大本營,休息半個多小時,然後就上了雪線,要穿冰爪;上升到5700公尺海拔後,又是雪線與高海拔的適應。

4月16日,本來以為是最輕鬆的一天,當天上午,劉萍在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休息,喝茶看書,結果到了下午三點,登山隊通知劉萍坐車從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前往洛堆峰大本營,乘車途中,由於積雪開始融化,車子陷到了泥裡,經過救援,一部分隊友被其他車輛分批帶上洛堆峰大本營,另外四個隊友在天氣越來越惡劣的情況下,無奈只得返回羊八井高山訓練基地。

19日凌晨三點起床,攻頂啟孜峰,但因風雪太大,為了安全起見,在海拔5800公尺處,全隊只得放棄登頂,返回營地。劉萍者說:「雖然沒有順利登頂6000公尺山峰,但身體基本上已經適應,沒有了高原反應,這對接下來適應5200公尺珠峰大本營生活會幫助很大。同時,平時負重拉練時,我也有意識地在加重,慢慢適應高原負重行走。」

下一站 前往北極探險

5月22日下午,在到達6500公尺前進營地後,劉萍對於自己的身體狀態有些擔心。5月24日,2020珠峰高程測量登山隊嘗試第3次攻頂測量。劉萍所在的登山隊緊隨其後,於5月25日開拔。5月25日,15名隊員從海拔6500公尺的前進營地出發到達海拔7028公尺的C1營地;5月26日,到達7790公尺的C2營地;5月27日,抵達海拔8300米的C3(突擊)營地,準備攻頂。

從西藏返回蘇州後,劉萍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她已經為自己設立了下一個目標:明年計畫前往北極點,完成探險夢想,再一次挑戰自我。

你可能還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