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獨的腳步近了

·3 分鐘 (閱讀時間)

力推蘇格蘭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在議會大選創下前所未有佳績,差1席就能取得絕對多數,只要和同樣支持獨立的綠黨聯手,二次蘇格蘭獨立公投已經看得到影了。現在蘇獨才剛起步,離真正走到目標還有一大段路,但至少這個起步,走得很堅決。

蘇格蘭和北愛都有相當人口想追求獨立,但和受殖民者英國壓迫的北愛不同,蘇格蘭是自願在1707年與英格蘭合併成大不列顛聯合王國,蘇格蘭相對享有平等而受尊重的地位,300多年來有多位首相,閣員出自蘇格蘭,處境和北愛完全不同。但蘇格蘭人很以自己的歷史文化自豪,長期以來一直有主張獨立的聲音,為了作個拍板,前首相卡麥隆同意2014年舉行獨立公投,結果以55%比45%選擇繼續留下。

事情原本該定案了,但2016年公投脫歐再度燃起蘇格蘭求去之心。脫歐公投是以52%對48%通過的,但這是全國比率,細算起來卻有南北差異。贊成脫歐的多在英格蘭,蘇格蘭的主要民意是反對的(62%vs.38%)。面對英國走向脫歐,蘇格蘭深刻感受到英蘇之間的鴻溝,及自己的意向難以伸張,蘇格蘭民族黨的聲勢飆漲,正反映了蘇格蘭民眾對中央政府專斷冒進的不滿。

蘇格蘭民族黨主席施特金是個激進的蘇獨派,講明了會不顧一切困難推動獨立並重新回到歐盟懷抱。在考量疫情下,她把再次獨立公投的時間訂在2023年。英國首相強生悍然拒絕,認為上次公投已是一世代一次的決定了,沒理由時隔沒幾年又來一遍。

蘇獨是施特金的重要民意支柱,所以她非推不可,不會向英國中央讓步,但公投發動權確實有憲政爭議。英國1998年通過的《蘇格蘭法》規定,英國國會得以授權蘇格蘭舉行公投,所以發動點在英國中央政府。強生大可一直拒絕下去,拖到脫歐引發的震盪逐漸平息,民眾都適應了新處境,社會憤怒撕裂緩和後,也許蘇獨的聲浪也會再衰三竭。

但施特金卻不打算聽命英國中央,因為蘇獨的最核心概念就是自己決定自己的命運。英國中央政府同意當然最好,不然蘇格蘭議會就自行通過法律舉行獨立公投。到底蘇格蘭議會是否有此權力,要交由英國最高法院裁決,這有得拖。最近一個可參考的例子是西班牙的加泰隆尼亞區自行舉行獨立公投,結果被最高法院判定違憲無效,領導公投運動的政治人物還被判有罪。

蘇格蘭若脫英,將讓大不列顛聯合王國分裂成兩個規模小一半的國家,若北愛也選擇分手,英國會分崩離析。這不僅將是英國史上最嚴重的國土分裂,也會大大削減英國在國際社會的話語權,英國的經濟與政治力量都跟著碎裂。更可怕的是,蘇獨對英國社會將造成慘痛的撕裂,人民心理創傷之深之痛,將遠甚於英國脫歐。畢竟蘇格蘭和英國有300多年的融合交織,早已是你泥中有我我泥中有你,要硬生生分離,就像從兩邊心頭挖肉一般。

如果蘇格蘭真的要脫離英國,權力資源都要重新分配,協商工程絕不亞於脫歐,發行新貨幣、財政重分配、核武部署、漁場、石油資源乃至邊界關稅都要談。強生當然會全力阻擋,但民粹之風讓情緒推著政策走,英國當初頭一燒就衝向脫歐,現在就不能怪蘇格蘭頭一燒衝向獨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