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淚雪隧3/隧道內命懸一線 華僑工程師一個舉動救了300多人

·3 分鐘 (閱讀時間)
一台耗資十幾億元的「全斷面隧道鑽掘機」(TBM)對雪隧施工相當重要。(圖/報系資料庫)
一台耗資十幾億元的「全斷面隧道鑽掘機」(TBM)對雪隧施工相當重要。(圖/報系資料庫)

[周刊王CTWANT] 雪山隧道(雪隧)這條號稱全世界最難施作的隧道工程,曾在一九九七年十二月間碰上嚴重崩塌,讓一台耗資十幾億元的「全斷面隧道鑽掘機」(Tunnel Boring Machine,縮寫TBM)全毀,而這場意外因為緬甸華僑出身的時任機電副主任冷耀東一個舉動,拯救了三百多人的性命。

雪隧被稱爲宜蘭開發史的第三次革命,第一次是前人兩百三十多年前的吳沙開墾;第二次是近百年前的台北至宜蘭鐵路開通;第三次就是多國人員參與的雪隧建設。

冷耀東邊回憶說,一九九七年十二月十四日,一個周日下午,雪隧開挖西行線期間,從宜蘭往台北方向施工,那時碰到一個大斷層,TBM卡住、機器轉不動,停頓點上方一直漏水,工程人員想說將空隙填起來就好;但時間到了大夜班,大量的水開始湧出,組裝好的環片也出現龜裂,在場的所有員工隨即開始搶救。

建設雪隧動用上千名工程人員,日以繼夜不間斷開挖。(圖/報系資料庫)
建設雪隧動用上千名工程人員,日以繼夜不間斷開挖。(圖/報系資料庫)

「隔天,十二月十五日周一,水持續從四面八方湧進來,工程人員盡量補強、撐住,但工程環片龜裂愈來愈嚴重,大約是早上八點,現場有兩、三百個人搶救,我們還不放棄。」冷耀東說,到了中午時分,從沈悶的大地壓力聲音感到不對勁,確定搶修是不行通了,數百人就從漏水的地點,先往後撤離一百五十多公尺查看變化。

冷耀東表示,「那時我發現TBM的高壓主電源沒有關(二二點八KVA),隨著水一直灌出來,很害怕讓近三百人處於觸電危險中,因此當機立斷跟一位負責機電的同仁回到TBM的主控室關電。」他說,自己那時才四十來歲,關掉電源後想說就近觀察,盤算著若上方崩塌會壓在TBM哪些地方,之後要準備修復材料,「我還在想這些東西,看了一陣子。」

「什麼事情救了我呢?當時沒帶手電筒就衝回斷裂點關電源,後來想到若發生崩塌,恐會一片漆黑,才突然想到要趕回撤離點。就是這個念頭救了我,一轉身離開龜裂點時,後方就聽到崩塌聲,我不敢回頭看,與同仁疾跑回到安全撤離地方,才鬆了一口氣。」冷耀東說,好險那次沒人傷亡,算不幸中的大幸。

雪隧工程曾踫上大意外,時任機電副主任冷耀東過程中冒險關閉高壓主電源,避免掉一場災難。(圖/冷耀東提供)
雪隧工程曾踫上大意外,時任機電副主任冷耀東過程中冒險關閉高壓主電源,避免掉一場災難。(圖/冷耀東提供)

冷耀東向CTWANT談起一九九七年那次意外時,不免讓人為之捏一把冷汗,也為之敬佩時。他卻謙虛地說,當下經過一夜一日,心中只想著對TBM負全責,年輕氣盛完全沒有想到其他事,全心以工作為優先,可能才會有那些行動,稱不上是什麼英雄。

冷耀東也透露,太太常說自己投入太深,睡覺講夢話都在談TBM,覺得很有趣,「有次她還趁我說夢話時,問我TBM的事情,我還會應答。」他也提到,有次碰到斷層帶,白班、小夜班開挖很順利,前進約二十幾公尺,但那天晚上睡覺時,自己卻夢到TBM往一個黑洞深淵中栽進去,結果隔天真的出了點小意外,自己也不禁想是不是靈魂早跟TBM牽絆在一起了。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池邊釣魚觸怒鬼神?泰男全身塗滿爽身粉 穿妻裙狂問:我美嗎?
台大女控電機教授性侵…認了造假「想維繫關係」:我才是狼 校方回應了
女星上國道遭聯結車撞 事故畫面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