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夾在中國經濟利益和民族認同之間 蒙古如何回應內蒙古漢語教學爭議

·5 分鐘 (閱讀時間)

9月1日是新學期開課日,中國在內蒙古自治區強推3個科目改用漢語教學,取代原本的蒙古語教學,引發蒙古族人反彈,而與內蒙相鄰的獨立國家蒙古,計畫2025年在官方文件上加上傳統蒙古文,香港《南華早報》引述專家說法稱,中國的語言政策意圖不讓蒙古和內蒙古的蒙古族人有所連結,但蒙古顧慮中國經濟往來利益,因此不會有聲援內蒙古的具體行動。

中國以「第二類雙語教育」名義下令,規定內蒙古小學與國中自9月新學期開始,用漢語取代蒙古語教授文學、政治、歷史3科目,此命令引起蒙古族家長反彈,不僅罕見上街示威,更拒讓孩子返回學校上課。反觀蒙古,總統巴特圖勒嘎(Khaltmaagiin Battulga)9月1日穿上傳統服裝,與小朋友一起誦讀蒙古詩詞,他早在2017年就把這天訂為「母語日」。

蒙古推傳統文字 內蒙則要中文化

儘管巴特圖勒嘎沒有就中國在內蒙古推行的漢語教育發表意見,但9月1日選擇的詩詞已透露他的態度,因當天讀的詩詞是中國蒙古族詩人斯琴朝克圖(Secencogtu)的作品,且巴特圖勒嘎計畫2025年落實官方文件加上傳統蒙古文書寫。由於受到蘇聯影響,蒙古1940年代開始使用西里爾字母,但中國內蒙古繼續使用傳統蒙古文字。

「正當蒙古表明要使用與內蒙古相同的文字,中國政府幾乎同時間說要停止使用傳統蒙古文」,美國前外交官、蒙古專家坎琵(Alicia Campi)告訴《南華早報》,「這看來是中國政府不想流著相同蒙古族血統的(蒙古、內蒙古)雙邊有更密切的聯繫」。另外,中國外長王毅15日出訪蒙古,當天蒙古首都烏蘭巴托有逾百人上街,抗議中國要用中文教學的命令。

蒙古人示威 中國要求互不干涉內政

曾派駐蒙古的坎琵直言:「蒙古人鮮少走上街頭抗議,且不用到千人,只要有數百人上街,在烏蘭巴托就已是大事。」她亦稱,蒙古前總統額勒貝格道爾吉(Tsakhia Elbegdorj)公開發聲,也是重要指標,「這是30年來我唯一看到蒙古這樣,額勒貝格道爾吉的行為不應被低估,這不僅是向內蒙古的蒙古族傳遞訊息,也是在告知中國政府」。

額勒貝格道爾吉直批,中國在內蒙古所做的事,形同對蒙古語進行「文化滅絕」。中國外交部15日表示,王毅同日和蒙古外長恩赫泰旺(Nyamtseren Enkhtaivan)會談,雙方確認互相尊重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不干涉對方國家內部事務,而16日與蒙古總理呼日勒蘇赫(Ukhnaagiin Khürelsükh)會面,再次表明互不干涉內政,並稱蒙古支持中國各項內外政策。

經貿利益優先 蒙古政府選擇噤聲

美國新聞期刊《外交家》(The Diplomat)指出,對於蒙古人民關切內蒙古的中文教學政策,王毅的意思即蒙古政府要抗拒人民訴求。專門研究蒙古的社會和文化人類學家史密斯(Marissa Smith)稱,蒙古在意的並非內蒙古的同族人,而是傳統語言文字的留存,「重點在保住蒙古語文」,不過她也說,任何會激勵內蒙古獨立的情況,都會引發中國顧慮。

蒙古國立大學國際關係講師達姆丁蘇仁(Oyunsuren Damdinsuren)表示,雖然蒙古政治人物噤聲,但內蒙古議題在社群平台上引起熱議,蒙古人還用「拯救蒙古語」(#SaveTheMongolianLanguage)主題標籤,「蒙古人對內蒙古的當前情勢有強烈反應,主要顧慮是蒙古要與中國維持良好關係,才有經貿交流,這也是蒙古政治人物不敢聲援內蒙古民眾爭取用母語教學的原因」。

達姆丁蘇仁稱,王毅在蒙古地方選舉登場前1個月到訪,還提供人民幣7億元援助,此舉有介入蒙古選舉之嫌。此外,世界銀行統計,蒙古逾9成出口商品買家是中國,其中以煤礦為主,而王毅此次訪問,也談到擴大自蒙古進口煤礦和農產品,《外交家》直言,蒙古陷入與哈薩克相同的困境,即哈薩克人民關切新疆的哈薩克族被中國政府關進「再教育營」,哈薩克政府不想激怒中國而無作為。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閻紀宇觀天下:內蒙古籠罩「大陸冷高壓」,蒙古國卻是「民主綠洲」
相關報導》 內蒙古罕見萬人示威》「祖國永遠是蒙古!」抵制漢語取代蒙語教學,寄宿學生破門離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