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理平從服務生熬30年變PUB教父

·4 分鐘 (閱讀時間)

記者鄭尹翔/台北報導

年輕一輩的創作歌手,最高的演出殿堂叫做「女巫店」,但其實還有另一個更高更高的音樂聖殿,叫做「EZ5」。位在大安區遠企百貨對面,不說不知道,這間已經開業三十年的音樂餐廳EZ5,外表走幽暗搖滾風,而內部裝潢有著當年西餐廳的圓桌混搭酒吧,這風格讓進去的客人彷彿穿越時空,因為三十年都沒變過,而經營者許理平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聊起這三十年的回憶,話匣子一開就是兩小時。

許理平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圖/記者楊澍攝影)
許理平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圖/記者楊澍攝影)
許理平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圖/記者楊澍攝影)
許理平接受《三立新聞網》專訪。(圖/記者楊澍攝影)

人稱虎哥的許理平,名字聽起來霸氣,但「本人」卻是溫和又謙虛,記者原先提出採訪邀請,還以為虎哥會有濃濃「江湖味」,但實際上卻是凍齡娃娃臉,還帶點書生氣,或許也是這樣得特質,讓他把漫天菸味,賭客酒客大聲嚷嚷的音樂餐廳,搖身一變,成了排隊花錢想「買音樂」,還不一定進得來的「LIVE HOUSE」。

許理平在EZ5從服務生做到老闆。(圖/記者楊澍攝影)
許理平在EZ5從服務生做到老闆。(圖/記者楊澍攝影)
許理平在EZ5從服務生做到老闆。(圖/記者楊澍攝影)
許理平在EZ5從服務生做到老闆。(圖/記者楊澍攝影)

講起「LIVE HOUSE」這個名詞,虎哥很驕傲的說:「我是全台灣第一個把這個字掛在招牌上的人」,畢竟從無法定位的餐廳類型,又賣酒又有歌手駐唱,在三十年前的時代,更是警察的眼中釘,龍蛇混雜又難以定位,慢慢國外盛行起PUB,於是EZ5又曾被以PUB定位,列入八大行業,但對許理平(虎哥)來說,這並不是他想要的「品牌價值」。

許理平因為彭佳慧一句話,決定店內全面禁菸。(圖/記者楊澍攝影)
許理平因為彭佳慧一句話,決定店內全面禁菸。(圖/記者楊澍攝影)

「那年彭佳慧懷孕,還在我店裡駐唱,我就問他會不會介意菸味,那是個還沒有規定市內禁菸的時代,沒想到彭佳慧一句話,讓這家店完全改變」,許理平回想起摯友彭佳慧,當年在EZ5裡駐唱時,從少女到當媽媽,懷孕期間還是照常上班唱歌,卻因為擔心胎兒吸二手菸,許理平也覺得是該「硬起來」,於是不管客源是否會流失,毅然決然的就「全面禁煙」,許理平說:「當時的確少了許多客人,但我覺得雖然少了酒客和賭客,也沒有二手菸,不過卻因為環境改變,來了很多女生客人,女生客人多了,男生自然就跟著來」,提升餐廳的環境品質,許理平也覺得這是對駐唱歌手的一種「尊重」,許理平說:「我捨棄酒客,我敢禁菸,自然汰換不是我想要的客人,那很多沒有夜生活的人,第一次夜生活就是來EZ5,就顛覆了大家對傳統夜生活很亂的印象」。

許理平被稱為台灣PUB教父。(圖/記者楊澍攝影)
許理平被稱為台灣PUB教父。(圖/記者楊澍攝影)
許理平被稱為台灣PUB教父。(圖/記者楊澍攝影)
許理平被稱為台灣PUB教父。(圖/記者楊澍攝影)

「一個店裡面,最重要的裝飾,就是人」,PUB教父許理平這樣描述著心中的EZ5,他堅信物以類聚,而大家也因為想聽音樂的這個理由,聚在一起,會有這樣的信念,其實也是因為求學階段,許理平曾經到EZ5的前身,也就是童安格在健康路所開的音樂餐廳「EZ」,當時進到裡面,許理平被音樂、音場,還有整個環境的氛圍所吸引,也深深的被現場演唱的搖滾樂著迷,之後「EZ」拆夥,而許理平的姊姊頂下店,而後因為缺人,又找了當時在建設公司當房仲的許理平,晚上來兼差,從一個端酒遞盤子,還得應付刁難客人的服務生,慢慢開始學著解決店裡大小雜事,而後成為店長,一步一腳印到現在成為經營者,許理平抱持著當年被現場演出所激起的熱情,決定改變EZ5,也因此創立出如今多元風格演唱者的音樂餐廳,從實力派唱將黃小琥、彭佳慧、A-Lin, 一直到唱得好聽又能逗得客人哈哈大笑的康康、黃嘉千、郎祖筠,很多都是從沒有名,一直唱到出名還在EZ5唱,有不少客人也是跟著好幾年,或者是對EZ5慕名而來,甚至還有國外媒體報導,EZ5是不少天王天后的發跡地。

許理平至今仍難忘和已故歌手劉偉仁的相處經過和駐唱時光,留有手印珍藏在店內。(圖/記者楊澍攝影)
許理平至今仍難忘和已故歌手劉偉仁的相處經過和駐唱時光,留有手印珍藏在店內。(圖/記者楊澍攝影)

從「來買酒」到「買音樂」,EZ5三十年過去了,從當年四周都還是農田的情況下,苦心經營至今,許理平笑說:「我是看著對面百貨公司慢慢蓋起來,不然以前四周都是荒地」,而如今田中央的音樂餐廳,早已身處在最最精華的地段裡,就和EZ5的金字招牌一樣,三十年過去,越擦越亮。

更多三立新聞網報導
獨/不念舊情?新書遭辛龍提告!前老闆許理平:二刷全刪掉
全明星紅隊4帥合體!江宏傑訴請離婚後首露面 曝小孩近況
女神Yuri深V透明婚紗曬美胸嫁人?網暴動喊:國民前妻
萬華7旬婦死後確診!莊副:子女想協助就醫遭拒兩天後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