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偷換女廁3/跨性別雖值得體諒 但要女性滾出去?這太扯了!

·4 分鐘 (閱讀時間)
透過噗浪的討論串,阿尹發現免術換證支持者似乎只在乎自己的人權,卻不理會女性的生命安全。(圖/黃鵬杰攝)
透過噗浪的討論串,阿尹發現免術換證支持者似乎只在乎自己的人權,卻不理會女性的生命安全。(圖/黃鵬杰攝)

[周刊王CTWANT] 去年9月跨性別者小E免術換證(免經手術摘除性器官就可以變更性別登記)官司勝訴後,讓台灣LGBTQ社群陷入莫大震盪中。CTWANT記者採訪6位LBGTQ成員(Lesbian女同性戀者、Gay男同性戀者、Bisexual雙性戀者、Transgender跨性別者、Queer/Question酷兒或性別認同疑惑者),以下是泛性戀阿尹的自白。

我小時候是喜歡蕾絲之類的,媽媽也喜歡這樣幫我打扮,但小學時開始覺得穿裙子很不方便,加上男女之間的區別逐漸產生,就開始不喜歡這類打扮,漸漸地我愈來愈不喜歡女生的東西,排斥化妝打扮、追偶像等等,若要說原因,可能是因為這是社會對女性的刻板印象,大家都覺得女生該這樣,但我就覺得為什麼?我就不喜歡!當時我甚至覺得,這些是弱者才喜歡的東西。

有個廣告讓我印象很深刻,主題是「跑得像女生」,影片中的女生一開始都很正常跑步,直到下指令的人說「你要跑得像女生」,於是各種奇怪的姿勢都出現,甩手、碎步之類,其實男女跑步應該都是一樣的,但受到社會刻板印象影響,就變這樣。

其實,我喜歡男生的歷史比較長,所以當我在乎的對象是女生時,自己感到很困惑,因為我並沒有想跟那位朋友發生什麼。後來,我發現其實自己也不能接受跟男生有過多親密接觸,於是我得出結論,就是我喜歡男生、也喜歡女生,我是雙性戀或泛性戀。泛性戀與雙性戀非常類似,但泛性戀更不拘泥於性別,而是「喜歡你這個人,不管你是男或女」。

我本來就認識許多跨性別者,也有穿著打扮像男性、但自認女性的朋友,這位朋友認為「沒有人規定女生應該是什麼模樣」,我當時覺得沒問題,因為生理女性也可以穿男裝、剪短髮。

免術跨女的拳擊手依靠生理優勢痛扁女選手,也引起許多人質疑「這樣比賽公平嗎?」(圖/翻攝自推特)
免術跨女的拳擊手依靠生理優勢痛扁女選手,也引起許多人質疑「這樣比賽公平嗎?」(圖/翻攝自推特)

去年9月中,我曾經填寫過行政院性別平等處委託世新大學性別研究所進行「性別變更法制化立法建議問卷」,後來大家在討論問券內容時,一位已經手術的跨性別女提出一些質疑,引起正反兩方的意見,看到許多免術換證支持者的論述,才開始讓我覺得不對勁。

有些國家已經通過免術換證,加上奧委會的規範並不嚴謹,所以之前曾有生理男性的跨性別女參加奧運女子比賽,這些支持免術的跨女聲稱「跨女體能跟女性一樣」,但國外某拳擊賽中,女性選手明明就被跨女選手打到難以還擊、嚴重掛彩。

接著又發生長庚宿舍案,生理男性的人自認是女性,就希望住進女性宿舍,再加上問卷討論串中,許多免術換證支持方的發言,我並不認同,例如講到免術跨女運動選手佔有先天生理優勢,比賽並不公平,免術換證支持方就會認為這是在攻擊跨性別,他們極力想抹除生理上的差異。

或是討論到免術跨女進入女廁,會不會影響女性安全時,他們也會指責是女性想太多,甚至說「妳好好上廁所就好,何必在意隔壁的有雞雞?妳不能接受,就滾出去女廁!」、「你在意的應該是色瞇瞇的眼神,而不是被下面有陰道的人看到就比較順眼,有雞雞的就比較不順眼」他們似乎認為「女性受害不值得一提」,只在意自己的人權,但女性的生命安全與感受就不是人權嗎?我非常困惑。

萬一發生性侵怎麼辦?最近英國女性犯罪比例激增,主要是因為英國是依照犯罪者「自認」的性別來歸類,其中就包括許多免術跨女,JK羅琳就因此抨擊「強暴妳的女人有陰莖!」

我以前認為跨性別者比較弱勢,所以會體諒他們,但太多讓我吃驚的言論改變我的想法,我會覺得,妳覺得自己是女生,那為什麼不能好好思考女性在恐懼什麼?但他們有些人卻認為這是女性的被害妄想症,這太誇張了。

看更多相關報導請點這

原始連結

看更多 CTWANT 文章
誰偷換女廁4/免術換證猶如失速列車 如有人因此喪命「誰負責?」
跨性別失速列車3/日惹原則被挑戰? 人權學者承認:當時沒人考慮婦女權益
張庭吸金「天文數字」網驚掉下巴 普通人要賺9萬年「可蓋4座鳥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