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來函/越南裔美國人(二)

·5 分鐘 (閱讀時間)

越南新移民中,技術移民少,多數都是英文能力問題。但他們後來加入美國公民的比率高(住在美國不一定要加入國籍,許多人拿著綠卡幾十年,還是不想入籍),生活在貧困線以下的人口比率少,這和同一時期來到美國的寮國、柬埔寨、苗族人不一樣。後面的幾個民族多屬於東南亞印度支那的亞裔人口,目前約幾十萬,但是貧困比率非常高,依靠政府救濟的比率也高。

目前越南裔美國人約200多萬人,人口數量是華裔、菲律賓裔、印度裔之後。越南裔的天主教徒約有四分之一,這是因為越共掌權後,越南的天主教徒知道宗教不被共產黨接受,而開始逃離,且有美國天主教組織協助。

越南難民到了美國幾乎是赤手空拳,一切從頭開始。美國政府一開始有經濟救助,許多第一波技術菁英從藍領開始做起,逐步掌握英文,通過專業考試,社會經濟地位很快地獲得改善。

第二波移民許多都在加州和德州紮營,形成「小西貢」,或者靠近原有的中國城,形成新的越南裔、亞裔集中商業區。他們開發超市、餐館、麵包店、美髮店以及汽車修理店。

好多年了,為我做稅表的就是越南人Larry Vo,翻譯成中文應該是姓吳。感覺他的生意不小,雇了好幾位工作人員。

州府就有許多店家屬於越南裔或是華裔越南美國人。越南粉店是老李喜愛的餐館,不油膩,新鮮美味又便宜,可能最後一點是關鍵。

老李的第一碗越南粉應該是20多年前在夏威夷中國城裡吃的。有次去吃越南粉,碰到一位非裔小伙子做餐館服務生,老李覺得挺有意思,越南人雇傭非裔打工仔。可是一會兒聽到他跟別的越南工作人員講越南話,老李頓時恍然大悟,這小伙子一定是美國大兵在越南生的孩子,之後輾轉到了美國。

再仔細看他,眉宇之間是有亞裔的模樣。事實上,美國在越戰後專門有接這些孩子和他們的母親來美的計畫,應該屬於第三波。這些混血孩子在越南飽受歧視,特別是有非裔血統的。美國有關於這些孩子的電影,他們是有著「外國人」的面孔,文化和語言都是100%的越南化。

我還知道女兒大學裡的閨密、同宿舍的Melony也是這樣。不過她和姊姊都在美國出生,父親是白人退伍軍人。老李愛打聽,之後還知道她們的父母早已離婚,母親自己開一家越南餐館打拚。那年Melony在史丹福上大學的姊姊得了白血病,幾個月就走了,女兒和一群閨密傷心不已。Melony後來從舊金山加大醫學院畢業,現在是醫生,很為她自豪。這家孩子都能讀書,姊姊可惜了。

相較於柬埔寨裔、苗族和寮國裔,比較多越南人會進入商業領域,前三個族裔開的店家就很少。老李看到苗族人最多的地方就是當地周日的亞裔菜市場,菜販中有80至90%是苗人。

老李最近兩次去那裡,因為我們家「領導」老是說我買的菜老、沒有挑過、樣子不好看、肥了瘦了的。多次批評屢教不改後,我就乾脆不買菜了,當搬運工,推著小車和菜販們聊天。

問了四家苗人,他們都是租賃的土地,大約在10公頃左右,夫妻和孩子們一同管理。其中一家是半夜2時起床裝車,從南面的Merced開車兩小時過來,到這裡還要搭棚,卸桌子、卸菜。農民、菜農真的是很辛苦。

我想這也是說明,雖然都是從來自於東南亞的難民歷史,越南裔的平均收入要比苗族、柬埔寨裔、寮國裔高許多的重要原因。這些越南人許多有著經商的歷史和傳統,而後者,特別是苗族,多數是從山區來的農民,他們只知道種地,當然還有打仗。

這些不是老李瞎猜,是老李上街購物吃飯買菜透過觀察和個案調查(case study)以及分析的結果。

幾年前威斯康辛州幾位白人覺得一位苗人打獵侵入了他們的私人領地,開始欺負這夥計。沒想到讓這個小個頭苗人開槍各個擊破,幾乎是彈無虛發,搞得這幫子原來傲氣十足的白人雞飛狗跳,打死了六人,自己全身而退。

這個叫柴旺的苗人最後被判無期徒刑。據柴旺的說法,他本來要離開的,可是這些白人喊著侮辱語言「Chink」(中國佬),其中一位白人還先開了一槍,所以他氣了,自衛反擊。對方的說法是柴旺追著打,有幾位跑出幾百米了,還是沒有逃脫。許多美國人,特別是鄉下的白人,根本不知道亞裔之間的區別,以為都是華人。

另外,苗人和寮國孩子的高中輟學率可達30%以上,更不要說多少上大學了。我這是前幾年的資料。所以都是亞裔,但差別很大。老李是支持亞裔細分法案的。只有細分了,才知道問題所在,政府才可以利用這些資料來影響政策。

更多世界日報報導
紓困抗通膨 12州擬直接發現金 緬因州最慷慨
疫情期間36萬人逃離紐約州 僅長島人口不減反增
洛縣轉診制度病了 病患檢查要等上2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