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好好玩】緬懷忠烈魂 — 王生明路

青年日報社

記者李恬郁/綜合報導

位於高雄鳳山的「王生明路」,鄰近陸軍官校、步訓部與中正預校。這條路上從訂製服裝的西服店、修改皮鞋的皮鞋店,到懸掛泛黃旋轉燈的家庭理髮店、販售各式用品的軍用品店及充滿眷村古早味的小吃店,應有盡有;數十年來,承載無數官士兵的回憶。

民國38年中央政府遷臺,兩岸情勢充滿濃厚火藥味。民國44年1月18日,共軍大舉進犯浙江外海的一江山,擔任守軍司令的王生明上校,率領千餘位官兵血戰3晝夜,直至彈盡援絕。王生明誓死不屈,將最後一顆手榴彈留給自己,以身殉國,後追晉少將,由先總統蔣公親臨致祭,並入祀忠烈祠。高雄鳳山的「王生明路」,即是為了紀念王生明而得名,當地行政區在重新劃定後,也稱為「生明里」。

過去的王生明路,各式店家林立,除了一般民生用品商家,還有營區附近才會見到的軍用品店,堪稱「軍事一條街」,阿兵哥有什麼需求都能在此解決。隨著時光流逝,軍校周邊道路拓寬改道、大眾交通運輸蓬勃發展,軍校生整齊劃一、英姿挺拔走在王生明路的身影不復見,不少店家只能選擇停業。

「生明里」里長郭清竹回味起20多年前的王生明路,直呼真的好棒。「以前在王生明路開店營業,賺錢就像喝水一樣!」開冰店的、打撞球的,或賣麵、賣鴨頭、賣冰,開什麼店都賺錢;如果碰到官校懇親會,飲料、鹽酥雞都是幾百杯、幾百份在訂。里長夫人簡富麗也感嘆,「差很多喔!如果說過去人潮是99%,現在只剩下10%而已。」

「以前從中國大陸來臺的那些軍人,最喜歡吃就是炸醬麵!」將麵條、青菜熟練下鍋,川江麵館的陳姐,師承第一代老闆娘,學到四川與江蘇的料理絕活。許多老客人常來,藉由熟悉的家鄉味,懷念記憶中的美好。陳姐表示,民國50幾年時生意好的不得了,有時候阿兵哥一來,煮麵都是10碗起跳,現在沒有阿兵哥光顧,小店很難經營。

合歡麵館 陪著官兵成長

民國45年,合歡麵館的陳大哥搬家至現在的店址,看著「王生明路」從繁華到沒落。談起過往繁華情景,陳大哥說,當時這條路平常維持逾200個軍人,陸官、海官、空官、政戰學校,都會到步校受分科訓,放假時出來,陳大哥一看就知道他們是哪個學校的。「現在老客人也會回來呀!他們都退伍了,大夥邀約聚餐,回味學生時期愛吃的麵。」對於一代接著一代、看著成長的軍校生,陳大哥笑著表示,已經不像是客人,比較像是自己的孩子。「我媽媽都把他們當兒子看了。」

大同西服 與顧客搏感情

南京大同西服的老闆陳奇文,展示店裡的草綠服,「全盛時期一天最多的紀錄差不多有1、2百套吧!」時代進步,軍服的款式也不斷變化,布料的選擇更是多元。陳老闆表示,因為軍人活動量比較大,上衣他採用比較不需要燙的材質,褲子則選用彈性布料縫製,才不易變形;許多人從學生時期就向他訂製服裝,到現在依然會光顧,其中還有高階將領。「他們看到我很訝異、很開心,也會與我分享當年從軍的趣事。」

經營賓士皮鞋的老闆娘蔡姐,在民國69年開店,當時店裡請了3個師傅,鞋子都還沒有做好就被訂走,展示櫃裡的鞋子也都賣光光。談到營業至今印象最深刻的,是某天有個軍人走進店內,不是為了買鞋而是來送禮。「他說在某個下雨天時,我曾經喊他進入店內躲雨,還幫他把衣服擦乾,但我其實不記得。他專程送我2罐茶葉。」蔡姐笑著說,這位軍人「現在升到指揮官了」。

泰源行軍用品店 服務有求必應

「陸軍官校正期生、專科生,他們結訓完,光一個星期天,至少10至30萬收入。」經營泰源行軍用品店的杜國良表示,軍校生買的都是一些日用品,像牙膏、牙刷、鞋子、帽子,還有木頭衣架、西裝衣套之類的。杜老闆回憶,晚間學生還會請他幫忙買宵夜帶進去吃,學生需要什麼,老闆就幫忙買什麼,連女朋友生日也能幫忙買花。現在網路方便,杜老闆不再做這種「有求必應」的服務,不過當年與軍校生建立的交情仍在。「以前都不覺得他們是客人,比較像是自己的朋友、弟弟。現在他們有的都升上校啦!還是會回來敘舊。」

時代改變,物換星移,許多往事只能在記憶中細細品味。但人與人之間的情誼,就如同國軍守護這片家園及人民的心一樣,從未改變。雖然「王生明路」風華不再,但這條路的歷史故事卻不會消失。若經過這條老路,歡迎來吃碗麵、訂製一套西服,品味曾經洋溢軍事風的老街,緬懷先賢烈士,效法愛國情操。

一排褪色的軍用品店及美食招牌,見證了王生明路的繁榮風華,也是軍校生的共同回憶。(記者李恬郁攝)

泰源軍品行內有各式用品,能滿足軍營中不同需求。(記者李恬郁攝)

泰源行軍用品店內陳列各種職務名條,無論是班長、輔導長,統統都買得到。(記者李恬郁攝)

賓士皮鞋店內陳列的軍靴,是軍事迷的最愛。(記者李恬郁攝)

當年的軍校生,現在也都會回到合歡麵館,吃一碗學生時期最愛的麵。(記者李恬郁攝)

大同西服老闆陳奇文表示,當年自己一天最高可接到百件草綠服訂單。(記者李恬郁攝)

賓士皮鞋老闆娘蔡姐拿起工具,熟練修理客人的皮鞋。(記者李恬郁攝)

一江山地區司令王生明將軍遺像。(本報資料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