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鄉拍戲受性別歧視 女導演這樣克服日美工作風格差異

王怡文
·2 分鐘 (閱讀時間)
HIKARI(左)拍攝《漫畫少女愛啟蒙》期間回到日本,也感受到日美兩地的文化差異。(Rabbit House提供)
HIKARI(左)拍攝《漫畫少女愛啟蒙》期間回到日本,也感受到日美兩地的文化差異。(Rabbit House提供)

日本電影《漫畫少女愛啟蒙》編導HIKARI在日本大阪出生,大學時期赴美求學接觸電影,畢業於洛杉磯南加州大學電影藝術學院研究所,當時描繪女女戀的畢業作品《Tsuyako》獲各界好評,前後拿下超過50座獎項。《愛啟蒙》是她第一部長片,她帶著長年合作的美術指導、服裝師等人員回到日本和當地的攝影團隊合作,日美風格的差異也讓她數度感到困惑。

HIKARI(手拿相機者)在拍攝現場有時候會親自拿起鏡頭追求需要的角度,再和團隊溝通。(Rabbit House提供)
HIKARI(手拿相機者)在拍攝現場有時候會親自拿起鏡頭追求需要的角度,再和團隊溝通。(Rabbit House提供)

她接受本刊專訪時,提到拍攝前的排練差異,「在美國的話,排練就是屬於演員和導演的時間,但在日本,比方說是在臥房內拍攝好了,房間明明不大,但所有人都要跑進來,我當下就說人這麼多,演員無法走位耶。受不了的時候我就會說『可不可以留3個人給我就好』,這點對我來說是比較頭疼的,和美國的方式比較不同。」

HIKARI身兼導演和編劇,也扛起製片責任,算是《愛啟蒙》的主要領導人。但回到日本拍攝的期間,她深刻感受到電影圈中仍存在著男女歧視,拍攝過程中出現有些自以為是的男性工作人員,不把她的話當回事。

HIKARI在拍攝現場注重與演員間的溝通,也希望其他工作人員能給予適當空間。(Rabbit House提供)
HIKARI在拍攝現場注重與演員間的溝通,也希望其他工作人員能給予適當空間。(Rabbit House提供)

對自己要求甚高的HIKARI,若成果無法達到預期,她會索性自己來,絕不輕易妥協。她也提到對拍攝角度的要求,「特別是(飾演夢馬的)佳山明,攝影的角度要慢慢去調整才能拍出不同的表情,有時候我會乾脆自己拿攝影機拍。」

更多鏡週刊報導
腦麻少女躍升女主角 不受疾病侷限打工體驗世界
小孩先天缺陷成母親之痛 《愛啟蒙》少女被過度保護想長大
暖男看護真實存在! 男星與女主角超合拍成救世主

更多影劇新聞
59歲劉德華「養生菜單」曝光 網友跪了
吳慷仁曬女友視角「藏1亮點」 粉絲急喊邵雨薇:抓到了
48歲黎姿公開凍齡祕方 網歎:有錢人的世界
黑嘉嘉曝親姊正面照 逆天顏值噴仙氣
各大公司取消尾牙 郭子乾一周內百萬收入歸零

今日娛樂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