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身裝束訴說了她的滿腔怨恨… 帶您一窺究竟《台灣奇俗─送肉粽》

·7 分鐘 (閱讀時間)
道士作法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道士作法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剛到門口,樓轍就看到醒目的符咒,貼在小紀家的門窗上。

「這該不會是……」樓轍皺眉問道。

「沒錯,是送肉粽。」

===鏡文學《台灣奇俗─送肉粽》搶先看===

到飯店退了房,樓轍把行李放在小紀的機車前座踏板,自己跨向後座,說道:「走吧。」

回程的路上,樓轍發現行人變得很少,不禁問道:「小紀,現在幾點?」

「快五點了,怎了?」

「路上的人變那麼少,今天不是假日嗎?」

「大家都提早回家了吧,畢竟知道送肉粽的事,心裡總是會毛毛的。」

「說的也是。」

樓轍點頭同意,他看到了路口的「鎮煞樁」,樁上以黑、白線各七條,縛上金紙一束,雖不大根,但頗為醒目。

遠方飄來搖鈴的聲音。

「目前在前面的路口作法吧。」小紀說道。

樓轍放眼望去,的確有一群人在前方路口,裡頭有一個打赤膊的人,踩著奇特的腳步,應該是王爺附身的乩童,旁邊有一個穿黃袍的道士跟著。

「雖然看過好幾次了,但還是覺得不太舒服。」小紀苦笑道。

「這種事很難習慣吧,畢竟不是什麼令人愉快的事。」

「嗯,是啊,買酒去。」小紀扭轉手腕,催足油門,朝前頭的一家便利商店騎去。

※※※

兩人買了幾手啤酒跟一些零食,才剛回到家,就見到小紀的女友阿柔坐在客廳看電視。

阿柔雖然嬌小,但身材凹凸有致,皮膚又白皙,跟她的臉蛋相匹配,加上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總是透著無辜,怎不惹人憐愛?也難怪小紀這麼愛她。

「哈囉──」原本盯著螢幕的阿柔,抬頭揮手,朝樓轍打了招呼。

「嘿!阿柔,好久不見──小紀有沒有欺負妳?」樓轍笑問道。

小紀趕緊回道:「當然是沒——」

話還未說完,阿柔就突然趴在桌上,發出宛如鬼哭神號的哭聲,樓轍與小紀兩人面面相覷,因為那個哭聲實在是——太假了。

「樓大哥──你要評評理啊──他都虐待我──我、我好苦呀──」阿柔裝著哭音的話語明顯忍著笑意。

小紀坐到女友的旁邊,輕推她的背道:「夠了喔,不要佔據桌子,沒辦法放酒,去去去。」

樓轍也道:「阿柔,妳的演技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請加油,好嗎?」

「齁!」

阿柔霍地抬起頭,想裝出生氣的臉孔,卻被咧開的笑容給出賣,她笑罵道:「樓大哥你居然跟他一同欺負我這個小女子,真不愧是一對好基友!難怪他都不肯跟我結婚,原來是有你這個第三者。我命苦啊——」

樓轍皺眉道:「小紀,就叫你別讓她看太多連續劇,從明天起就限制她吧。」

「啊啊……我等等拿榔頭把電視砸爛好了。」

「喔呦──你們兩個!」

小紀笑著將啤酒遞了過去,順手捏了女友白嫩的臉蛋一把:「哈哈,乖啦,喝點啤酒消消氣。」

阿柔皺了一下鼻子,對男友示威後才接過啤酒,馬上拉開拉環,對樓轍道:「樓大哥,先敬你一杯。」說完呼嚕嚕

喝了一大口。

「嘖嘖,酒量仍是不俗啊。」樓轍也開了一罐,也是大口喝下。

三個人坐在客廳閒話家常,喝著酒、吃著零食,好不快樂。

※※※

不知過了多久,桌上地板滿是喝完的啤酒罐及零食包,話語也逐漸減少,阿柔甚至已經靠在小紀的旁邊打盹。

樓轍搖晃著酒杯,對小紀道:「不把她弄進去睡好嗎?」

小紀搖頭道:「就讓她這樣睡吧,吵醒她的話,又要鬧脾氣了。」

「起床氣這麼嚴重啊?」

「可不是嗎?」

小紀喝了一口啤酒,問道:「許多年不見,你都跑去哪啦?」

「不是說了嗎?我在寫小說,偶爾接些專題報導的案子。」

「唔……很難想像哩。」小紀打了個酒嗝。

「為什麼有種被你輕蔑的感覺?」樓轍翻著白眼道。

「別誤會,或許你有這方面的才華,但老實說,見過你打拳的,絕對都認為你是個武術天才,天生就是走武術家的路,無法想像你其他的姿態。」

「是嘛……」樓轍露出苦澀的笑容。

「所以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樓轍深吸口氣,回答道:「我只是不想走別人幫我鋪好的道路,想遵從自身的興趣,靠自己的力量去外頭闖闖而已。」

「都幾歲了還叛逆期。」

「或許是吧,啊哈哈哈。」

兩人正要碰杯的時候,遠處傳來吵雜的聲音,人的呼喝、敲鑼打鼓、尖銳的嗩吶音,以及不定時的鞭炮聲。

「啊啊……開始了嗎?」

「不知不覺已經到這個時間了。」樓轍看了下牆上的時鐘,剛過十一點不久。

由於緊閉門窗,看不到外頭情形,但聲音逐漸逼近放大,應該已經到達這個街口。吵鬧的聲音中,有個聲音極為特殊,聲調詭異,淒厲又悲愴,彷彿在向著什麼呼號。

這時突然磅的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砸到房前的窗戶上,把兩人嚇了一跳。由於小紀剛剛抖了一下,把睡夢中的阿柔給吵醒,她揉著睡眼嘟囔道:「哎喲……怎麼回……事?」

她見到男友護住自己的肩頭,神情緊張,而樓轍更是如臨大敵,做出低姿態的自然體,直瞪著那扇窗。

「欸,那是什麼你有看到嗎?」小紀問道。

「就是該死的什麼都看不到才糟糕。」樓轍面色凝重。

就算是夜晚,路燈總是照亮著兩旁房屋的門前,跟白天沒什麼兩樣。雖然小紀前門窗戶是採毛玻璃,看不到外頭情形,但有東西砸到窗上,理應會有黑影貼上來。即使是一瞬間,也不會從樓轍的眼中逃過。

但卻什麼都沒有。

室內的溫度似乎急劇變得寒冷。

「確定每扇門窗都有貼符吧?」小紀問道。

「咦?啊,應該有。」突然被這麼一問,阿柔回答得有些支吾。

「不是『應該有』,妳確定嗎?」小紀提高了音調,似乎有些動怒。但也不能怪他不耐煩,這十萬火急的事,一定要非常確定才行。

趁現在行進隊伍還在附近。

「有……有啦,我出去前都貼得很牢,而且有檢查過……」這次雖然阿柔回答得有些畏縮,但答案則是相當肯定。

這時小紀原本繃緊的臉孔才放鬆下來,他抱抱女友道:「抱歉寶貝,我怕鬼魂被驅趕進來就糟糕了。」

阿柔點頭表示理解,輕聲道:「我知道……」

送行隊伍逐漸遠去。

《台灣奇俗─送肉粽》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3fSS4vn

《台灣奇俗─送肉粽》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台灣奇俗─送肉粽》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你可能還想看>>>

東方版《暮光之城》!滅門血案後… 《牡丹》的噬血純愛

警官與角頭是敵?是友? 資深記者之眼揭發黑白交界的貪慾勾結

可愛總裁守護救命恩人 穿越愛情小說《超人,不要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