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公道換得回中天嗎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本報系資料照)
(圖/本報系資料照)

2019年中天新聞台一則有關「鳳凰展翅雲」的新聞,遭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依《衛星廣播電視法》裁罰40萬元。中天提起訴訟,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審理發現,NCC開諮詢會議時,16名委員中有12人認為不違法,NCC以少數否決多數,依另4名委員意見決議開罰,形同少數暴力。北高行以原審未就此部分調查釐清,認定中天上訴有理,發回更審。

消息傳出,許多人皆以「遲來的公道」詮釋北高行的這一判決。其實,遲來的公道,從來不是公道。中天執照已遭吊銷,觀眾已然流失,52頻道也因民進黨和NCC的政治暴力,花落華視,何來公道可言?北高行發回更審,不過是照例走個司法過場,焉知NCC不會祭出更荒謬無恥的說詞,來為自身的決策暴力做辯護?

「少數服從多數,多數尊重少數」本是民主的基本原則。NCC大委員縱使不是學富五車、知恥知禮的愷悌君子,豈有不知民主多數決的基本道理?威權官僚從來齷齪,他們眼中政府機關所轄的諮詢委員,本就是「招之即來、揮之即去」的橡皮圖章。諮詢委員的存在,不過就是行政機關為非作歹的遮羞布,哪裡是什麼專業諮詢的對象呢?中天既然已成上級長官的眼中釘、背上刺,去之而後快,召開諮詢會議,意在仰體上意,藉學者專家為荒謬的決策背書罷了!

說來,中天遭罰到撤照,那12位諮詢委員難辭其咎。12位諮詢委員既然不認為「鳳凰展翅雲」的報導違法,為何不敢據理力爭,任由NCC開罰中天?NCC有違常理地以少數否決多數意見,12位諮詢委員卻噤聲不語?是NCC摸頭撫慰策略奏效?還是民進黨型塑的寒蟬效應讓有異議的委員不寒而慄?

NCC對12位諮詢委員的意見置若罔聞,12位諮詢委員不敢據理力爭;恰恰顯示了台灣官場和學術圈「不敢對有權力的人說真話」的鄉愿又可憐的嘴臉。

因為不敢對有權力的人說真話,所以,NCC淪落為執政者箝制言論的工具;因為不敢對有權力的人說真話,所以媒體正道沒落,網軍側翼取而代之;因為不敢對有權力的人說真話,所以吹牛防疫大行其道,破口處處可見;因為不敢對有權力的人說真話,所以官員尸位素餐,民蠹貪婪攫取利益。

因為不敢對有權力的人說真話,流風所及,我們的大陸政策和外交政策,充滿了虛偽與矯情,領導人對外發言,如蔡英文弔唁拜登愛犬、慰問邁阿密倒塌公寓死亡與失蹤居民,盡是巴結諂媚他國權力領袖之辭,絲毫不見仁愛吾國吾土吾民的胸懷!

蹉跎於自由民主道路上的台灣,必須讓人人敢於對有權力的人說真話。請把52頻道還給中天吧!給台灣言論自由與民主政治重開一扇窗口!畢竟,不敢對有權力的人說真話的台灣,無異於專制極權統治,也失去了批判他國箝制新聞自由的正當性。(作者為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