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祖筠:最怕爸爸問「妳是誰」?

Yahoo奇摩(新聞)
藝人郎祖筠
藝人郎祖筠

文/聯合晚報編輯部 圖/聯合報攝影中心

「我最害怕的不是他失智。」春禾劇團藝術總監郎祖筠回憶起父親郎承林失智的經過,郎祖筠說,對於重新學習和失智父親相處,並不恐懼。她真正面對的第一個打擊是「爸爸真的老了」,那個一直站在她前面、像一座大山一樣保護她的父親,竟然變成了滿頭白髮、眼神茫然的失智老人,讓她不得不承認父親真的老了,也讓她一度忍不住嚎啕大哭。

父親晚歸透露失智線索

「這是他在台視公司服務十年紀念章,也是父親最寶貝的一個紀念徽章。」郎祖筠手上拿著徽章說,父親郎承林喜歡徽章,從一九六九年進入台視,負責為戲劇和綜藝節目搭景並準備道具等,一做就近四十年,期間收集了各式各樣的徽章。他直到六十五歲才退休,為人熱心又大方,大家都叫他「郎叔」。

郎祖筠說,父親一生奉獻工作,一旦失去工作重心,在家就像遊魂般,讓家人開始擔心。所以她特別拜託小燕姐 知名主持人張小燕 ,讓父親有事可做,甚至提議可以自己付薪水給父親,後來果然有製作單位請郎叔工作,也許是因為有事可做,父親的活力也逐漸回復。

那段時間,郎叔住在關渡,藝人徐若瑄的父親在關渡開餐廳,郎叔和徐父交情很好,只要沒事就會去餐廳轉一轉,直到打烊才回家。但家人慢慢發現不太對勁,因郎叔回家的時間愈來愈晚,常拖到凌晨一、兩點,原來是他開始失去方向感,找不到回家的路。

郎祖筠展示父親遺留下來的金牌表示,這是父親在台視服務滿十年後得到的金牌。
郎祖筠展示父親遺留下來的金牌表示,這是父親在台視服務滿十年後得到的金牌。

母親警覺性高 察覺異狀

有一天,郎叔突然出現在郎祖筠工作的劇團,郎祖筠隨口問他,怎麼要來也不先說一聲,萬一撲空怎麼辦?郎叔卻說,「其實我不是來找妳,是要去找妳弟弟,但我不記得他的辦公室,轉來轉去看到妳的劇團在這裡就先下車。」郎祖筠的母親黃秋菱學護理,警覺性較高,把幾件事情兜在一起,就發現另一半有異狀,馬上帶他去醫院,醫生診斷出他已經患有失智症了。那一年,郎叔七十九歲。

郎祖筠指出,即使警覺性高,父親一經診斷,失智狀況就已趨近中度。一般人總認為老人年紀大了所以健忘,但「健忘」和「遺忘」其實是兩件事。當老人對於日常例行的事突然想不起來,就可能是失智。更嚴重的則是認知出現問題,比方會把花插在馬桶上。醫生在郎叔還沒出現認知問題時,開了半年的藥,希望能減緩惡化。

若按時服藥 失智速度不會那麼快

其實在診斷出失智症之前,郎叔已患有高血壓和糖尿病,但不肯定時吃藥,甚至有過長達四個月未服藥。醫生跟郎祖筠說,郎叔的失智是屬於心血管型,若能按時服藥,或許失智的速度不會那麼快。到二○○六年,父親開始每周洗腎三次,郎祖筠說,洗腎必須控制飲食,但父親很好吃,每天都為了吃而起爭執,他的脾氣變得很差。郎祖筠說,父親剛開始洗腎時,是她最難熬的時期,有一回全家人一起吃飯,郎叔一直盯著她老公巴比看,好像不認識女婿,邊吃邊看了二十幾分鐘,彷彿才想起巴比是誰,才繼續安心吃飯。在旁看著這一幕,郎祖筠當時好難過、好擔心。

最怕爸爸忘了我是誰

郎祖筠說,父親四十歲她才出生,她是上天帶給父親最珍貴的禮物,父親愛她寵她,父女之間一直有著一份很深厚的情感。當醫生確診父親失智,郎祖筠表示,快八十歲的父親得了失智症,想得開的家人都慶幸發現得早,才沒走失或發生意外,但郎祖筠最害怕的事,不是重新學習和失智父親相處,而是怕父親忘了她。

郎祖筠說,她知道老人家記憶衰退時最討厭人家問他:「這是誰呀?」、「今天幾號?」,但她每次回家見到父親都會這麼問。郎祖筠說,「我怕蛇、怕蟑螂,但那都不及我潛藏在心底最深的恐懼,就是爸爸有一天看到我,會不會問我『妳是誰?』」

本文摘自由天主教失智老人基金會與聯合晚報出版的《失智怎麼伴》一書。

【郵政匯款】
帳號:1923-0802
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
【銀行捐款】
匯款銀行:玉山銀行永和分行( 銀行代號 808 )
帳號:0521-968-151999
戶名:財團法人天主教失智老人社會福利基金會

看更多推薦內容
銀髮海嘯!你對失智症了解多少?
除了癌症…國人最怕疾病還有它
認識它!你我都可能為失智候選人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