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要求拍河蟹版結局 他苦撐堅持大馬實地取景

祁玲
·2 分鐘 (閱讀時間)
《南巫》在張吉安家郷、馬來西亞與泰國邊境吉打州實景拍攝,由於地處偏遠、題材特殊,籌資不易。(傳影互動提供)
《南巫》在張吉安家郷、馬來西亞與泰國邊境吉打州實景拍攝,由於地處偏遠、題材特殊,籌資不易。(傳影互動提供)

《南巫》全片在導演張吉安家鄉、馬來西亞與泰國邊境吉打州實景拍攝,由於地處偏遠、題材特殊,籌資不易。約新台幣1,100萬元的總預算,除了金馬創投後製獎的100萬元,其餘由當地人出資。

張吉安日前接受本刊視訊專訪透露,《南巫》於2018年獲金馬創投內容物數位電影獎,他當年特別來台尋找資金,可惜事與願違。最後除了上述100萬元,其餘都來自當地社團、居民,以及張吉安和參與演員的朋友,眾志成城募集所有經費。

張吉安坦言,原本來自中國的投資方有興趣,卻因題材涉及降頭而觸礁。他說:「 中國投資方有興趣,但希望我們改結局,比方說將無法解釋的事件歸因於女主角幻想,而非真實事件。」

當時,張吉安的製片認為,如果外國投資方有意願,「你就做一個比較和諧的版本。」他在製片建議下照做,拍了一個結尾,「但後來都刪掉了,幸虧後來沒有放進去。」

《南巫》於2018年獲金馬創投內容物數位電影獎,張吉安(前排右2)來台出席活動期間也試圖尋找資金。(金馬執委會提供)
《南巫》於2018年獲金馬創投內容物數位電影獎,張吉安(前排右2)來台出席活動期間也試圖尋找資金。(金馬執委會提供)

此外,張吉安也和台灣投資方接觸過,不過對方希望他在台灣或中國拍,並建議找這兩個地方的演員。但他堅持赴吉打州取景,因為當地有座象嶼山是重要地標,他希望如實呈現周遭的環境美學,而非如投資方要求在別處拍攝、再以特效處理。

就連馬來西亞人自己都認為吉打州太過冷門,「沒有多少人知道這個地方」,張吉安陸續修改6、7次劇本,提供給吉隆坡不同的投資方看,均鎩羽而歸。

《南巫》將於4月1日上映。


更多鏡週刊報導
製片要他「看錢辦事」 張吉安編導不支薪還下海起乩
咒語都真的有法力 《南巫》拍片期全靠法事避邪靈
男主角遭下降頭吐出鐵釘 竟是導演張吉安的童年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