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經曰:台灣哪裡沒妙禪?

政事觀察站

作者:王大師

 

最近宗教界,妙禪的爭議性可謂響徹雲霄。本人想問的是,到底那一個組織化的宗教,跟妙禪鬧劇沒異曲同工之妙之處?

佛光山沒靠信徒的捐款與昂貴的《心經》手抄本,發揮這個佛寺的政經影響力?佛光山還在1996美大選期間,試圖成為中共影響民主黨的白手套,最後被請去參與聽證會。星雲還是專排髒水的日月光,集團董座張虔生的心靈導師。事實上,「日月光」三字就是星雲所賜。

證嚴的慈濟則為頂新魏應充的上人,魏還兼任慈濟的「倫理長」,然後呢?這家企業照樣大調黑心油,將台灣的食安危機讓對岸甘拜下風。本島黑心食品嚴重到甚至還教對岸如何調配毒食品。這還沒提前幾年,慈濟與另一神棍-柯P所激起的炒地兼洗錢事件喔。

當然,基督教的爭議更是罄竹難書,整個教會的歷史多半與屠殺、佔領、征服、性侵脫不了關係,看過《教父》系列的讀者應該知道,位於梵蒂岡的教廷,就是歐洲主要銀行與犯罪集團洗錢的中繼站。

請問上述案例都是個案嗎?還是普遍現象?這不易回答,但台灣的企業與政壇有個很鮮明的現象,就是喜歡與宗教扯上邊,如此就可對產品制定「道德溢價」,讓一罐幾十元的黑心油,硬是加上好幾倍的利潤。

反觀之下,妙禪對社會的破壞力,反沒那麼顯著。這位還不到妖言惑眾的類神棍,頂多愛耍靈動、氣機、神通等修道小把戲,兩輛勞斯萊斯與各寺廟的雄偉道場相比,也是小巫見大巫。但就因社會大眾認為信徒的行動怪異,穿著傻氣,又呈現許多非修道人難以理解的神秘現象,因此就很容易被戲弄。

但社會更應關注的,反而是那些名門正派的大山頭,這些組織的會計帳目多半不清,喜愛跟政治人物扯上邊,而且教義多半與原始佛法無關。就拿佛光山常說的「三好」為例子,也就是「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

請問這幾句「長輩文」到底是不是佛法?那麼漂亮的句子,怎能說是錯的呢?但細究後會發現,這與原始佛法似乎沒直接關係。

佛教精神領袖的釋迦牟尼,在當了幾十年的悉達多太子後,發覺享盡榮華富貴並非此生最究竟的意義,於是放棄一切,改修苦行之道。最後亦發現,糟蹋自己也非解脫之門,於是悟出不偏不倚、不正不邪、不善不惡的「中道」。

也就是說,可憐的釋迦,根本對「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沒多大興趣。當然,他也不會阻止證嚴幫人換肝、洗腎,但不要說這是佛法,充其量只能說是「很潮的佛教長輩文」,如此而以。

釋迦牟尼真正關心的是如何「解脫」,也就是怎樣離苦得樂。這個離苦的方式,並非執於道德觀,或是放縱於享樂觀,而是了悟凡是有得必有失、有善必有惡、有正必有邪的中道觀,也就是《六祖檀經》所云之「不二法門」。

這個「不二法門」,並不是指「唯一法門」的意思,而是無善、無惡等二分概念的不二觀。換言之,佛經哪有叫人要「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這些都是後人硬塞在佛祖嘴中的Slogan,拿來當廣告詞吸善款用的。

既然如此,那佛法到在講什麼呢?引用《心經》內文,佛法乃「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這是在說什麼?

翻譯成白話文就是,「真正懂佛法的人,會看透一切事物背後那些沒有生、沒有滅;沒有好,沒有壞。沒有增加,也沒有減少的道理。所以說,真正的空性,不能用五官辨識。」

所以當大師們高喊:「做好事、說好話、存好心」的時候,不是著了「好」、「善」與「正」的一方了嗎?這些作為,反而累積壞、惡、邪的滋長。這就是莊子所說:「聖人不死,大盜不止」,以及《道德經》中:「大道廢,有仁義;智慧出,有大僞;六親不和,有孝慈;國家昏亂,有忠臣。」的道理。

那要如何解脫呢?只有一個辦法,依然舉《心經》所云為例:「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盤。」也就是說,把眼前一切認為是對與錯、好與壞等顛倒夢想移開,就會立刻解脫。

倘若拿這個標準衡量妙禪、星雲、證嚴,乃至妙天與宋七力,多半無法過關。但根據《金剛經》所云:「是實相者。即是非相..此人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也就是說,各位批評的都是虛假的小劇場,出自內心的投射。因為在真實世界中,妙禪沒那麼邪,正派也沒那麼正,一切都是自己創造出來的「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___________
Yahoo奇摩新聞歡迎您投稿!對於這個社會大小事有話想說?歡迎各界好手來發聲!用文字表達你的觀點。投稿去—–>https://goo.gl/iy5TCA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