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網傳「瑞典研究表明,來自 COVID-19疫苗的mRNA會改變人類基因組」?

·12 分鐘 (閱讀時間)

事實查核報告#1598

網傳「瑞典研究表明,來自 COVID-19疫苗的mRNA會改變人類基因組」?

發布日期/2022年3月31日

經查:

【報告將隨時更新 2022/3/31版】

一、傳言引述瑞典隆德大學科學家的一篇研究,查核中心委託專家解讀此研究,該研究透過體外細胞實驗發現BNT162b2可進入細胞且將BNT162b2 mRNA細胞反轉錄為DNA,但此研究並未發現反轉錄的DNA有改變細胞基因的證據。

二、專家指出,瑞典隆德大學的研究是一體外細胞實驗,且實驗使用的疫苗濃度並非一般接種疫苗會接觸的濃度,無法以研究結果推論人接種疫苗會被改造基因。

三、 醫師指出,COVID-19病毒已被證實會經由不明管道把遺傳基因嵌入人體的肺部細胞。即使只考慮嵌入人體DNA這件事,感染COVID-19病毒對人體影響程度比打疫苗更大。

網傳引述的瑞典研究為體外細胞實驗,研究指出BNT162b2可進入肝細胞且將疫苗 mRNA反轉錄為DNA,但未發現反轉錄的DNA改變細胞基因。此外,體外細胞實驗結果也無法直接外推到人體,傳言錯誤解讀研究並過度推論,因此,為「錯誤」訊息。

背景

社群平台、通訊軟體自2022年2月底起流傳訊息指稱「研究表明,來自 COVID 疫苗的 mRNA 會改變人類基因組。這是迄今為止一直被熱議的問題,當然也被疫苗接種團體嚴厲否認。 現在,瑞典科學家已經證明,作為實驗性疫苗接種中“主要活性成分”的 MRNA 可以轉移到人類基因組中。

具體來說,肝細胞在 6 小時內就已經發生了改變,並被新基因覆蓋。」

也有傳言版本指出:「
瑞典發表一研究說輝瑞疫苗果然改變人的基因,它進入肝臟細胞后,轉變成基因,然後改變其它基因」、「研究發現mRNA疫苗會進去人體的細胞核內並被逆轉錄為DNA」。

傳言流通時多會附帶影音頻道的影片,查核中心檢視影片,影片標題為「瑞典研究:疫苗會改變人體基因?疫苗裡的mRNA能反轉錄成DNA?打過疫苗的人該怎麼辦?」、「最新研究發現:注射mRNA疫苗,有可能改變人體的基因?」


檢視影片內容,針對瑞典隆德大學的一份研究報告發現,輝瑞/BNT的mRNA疫苗可在體外實驗情境,讓人體肝臟細胞發生反轉錄(Intracellular Reverse Transcription of Pfizer BioNTech COVID-19 mRNA Vaccine BNT162b2 In Vitro in Human Liver Cell Line)。

除了社群、通訊平台,另有媒體在2022年3月5日也發佈新聞指出「研究:輝瑞疫苗mRNA可進入肝細胞 並轉化為DNA」。報導指出,「由輝瑞公司生產的
中共病毒(COVID-19)疫苗,其信使RNA(mRNA)能夠進入人體肝臟細胞,並被轉化為DNA。整個過程在6小時內迅速發生。疫苗的mRNA轉化為DNA,並出現在細胞核內,這是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所說的「不會發生」的事情。這項研究首次展示了在體外或培養皿內,mRNA疫苗如何在人體肝臟細胞上轉化為DNA。這也是健康專家和事實核查人員一年多來所說的「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圖1:社群平台流傳訊息擷圖


圖2:通訊軟體流傳訊息擷圖


圖3:媒體報導擷圖

查核

爭議點一、網路傳言引述一段影片或瑞典隆德大學研究論文擷圖,該研究論文的內容為何?影片內容為何?

網傳影片內容為何?

(一)查核中心檢視傳言所引述的網影片,影片主持人採訪一名有病毒學背景來賓,這位來賓介紹瑞典隆德大學學者所做一篇研究輝瑞 BioNTech COVID-19 mRNA 疫苗 BNT162b2 在人類肝細胞系中的細胞內逆轉錄研 〉,原文為〈Intracellular Reverse Transcription of Pfizer BioNTech COVID-19 mRNA Vaccine BNT162b2 In Vitro in Human Liver Cell Line

該來賓解釋上述研究稱,一般基因表現是從DNA轉錄成RNA後翻成蛋白質,但有些病毒能讓RNA反轉錄為DNA脫氧核糖核酸,透過反轉錄機制將外圍的DNA序列插入染色體。瑞典隆德大學的研究則是把mRNA疫苗以體外實驗的方式加入細胞培養液中,觀察到打了疫苗以後有可能反轉錄嵌入到人體的染色體。

該來賓提及此研究的侷限,他指出,此研究是體外實驗,且肝細胞也不是直接從病人身上抽取,也不是從打完疫苗之後有嚴重副作用的族群中取出肝細胞來研究,研究有不足之處。但在體外實驗中,反轉錄改變DNA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影片中主持人詢問,很多人已經打了疫苗,是否需要擔心影響基因,該來賓表示,「恐慌現在還到不了」,因病毒基因要插到染色體還跟插入位點有關,且現在對於mRNA疫苗也還沒有證據表明,mRNA疫苗一部分s基因序列插入肝臟細胞裡面的染色體,會造成多大傷害性其實也不清楚,但疫苗公司應該做相關分析。

影片提及的研究內容為何?

(二)查核中心以關鍵字查找瑞典隆德大學學者所做的研究,並協請基隆長庚實證醫學中心主任邵時傑解讀。

邵時傑表示,此研究於2022年2月25日發佈於分子生物學時事(Current Issues in Molecular Biology)期刊。研究結論指出,此研究是關於COVID-19 mRNA疫苗BNT162b2對人類肝細胞的首次體外研究;研究發現,BNT162b2可快速進入細胞且隨後將BNT162b2 mRNA細胞逆轉錄到DNA的證據。

研究討論則指出,在BNT162b2毒性報告中,並沒有提供遺傳毒性或致癌性資料,此研究表明BNT162b2可以反轉錄為肝細胞的DNA,可能引起民眾擔
憂,如果BNT162b2衍生的DNA可能被整合到細胞基因組中並影響基因組DNA的完整性,可能有潛在遺傳毒性副作用。在此階段,還不知道BNT162b2反向轉錄的DNA是否被整合到細胞基因組中,需要進一步研究來證明BNT162b2對基因組完整性的影響。

原文如下:

In the BNT162b2 toxicity report, no genotoxicity nor carcinogenicity studies have been provided [26]. Our study shows that BNT162b2 can be reverse transcribed to DNA in liver cell line Huh7, and this may give rise to the concern if BNT162b2-derived DNA may be integrated into the host genome and affect the integrity of genomic DNA, which may potentially mediate genotoxic side effects. At this stage, we do not know if DNA reverse transcribed from BNT162b2 is integrated into the cell genome. Further studies are needed to demonstrate the effect of BNT162b2 on genomic integrity, including whole genome sequencing of cells exposed to BNT162b2, as well as tissues from human subjects who received BNT162b2 vaccination.

綜合以上,網傳影片講者分析時指出,瑞典研究是體外細胞實驗,反轉錄改變DNA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研究用的肝細胞並非從直接從人體而來,研究還有不足之處;而查核中心協請專家檢視瑞典研究報告,報告內容指出,在此階段,還不確定疫苗的mRNA反轉錄的DNA是否會整合到細胞基因組中,還需進一步研究驗證。

因此,影片來賓的解說與此瑞典研究相符。

爭議點二、網傳稱「瑞典研究:mRNA疫苗可進入肝細胞,轉化為DNA」、「研究表明,來自COVID疫苗的RNA會改變人的基因」,是否屬實?

查核中心諮詢嘉義長庚內科部風濕科主治醫師林靖麒、基隆長庚實證醫學中心主任邵時傑、國衛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副研究員級主治醫師齊嘉鈺。

(一)林靖麒表示,此瑞典研究是拿人類的肝細胞來當細胞株,發現肝細胞暴露於BNT疫苗後可以在細胞株內找到該疫苗的部份DNA序列,但是並未嵌入細胞DNA。實驗將BNT疫苗稀釋成0.5~2 μg/mL的濃度,放到每個well 200000細胞的培養盤中,以人體接種疫苗的濃度和實驗設計的濃度相比,該細胞實驗使用的濃度是人體曝露濃度的1333倍。

林靖麒也說,不僅疫苗濃度有相當落差,細胞實驗也不等於動物實驗,體外實驗與人體內的環境更是相差十萬八千里,拿細胞實驗的結果要外推到動物或人體也會發生類似狀況,以這個實驗來當證據,只能說太過武斷,更何況該實驗也沒找到DNA改變細胞基因的證據。

林靖麒表示,mRNA在某些狀況下確實可以反轉錄成為DNA甚至嵌入人體細胞,但前題是身上要有反轉錄酶。而正常人體內沒有反轉錄酶,但是某些病毒例如人類後天免疫缺損病毒 (HIV) 有,以學理上來說,得到HIV感染而且正在發作時,確實有可以把外來的遺傳物質嵌入人體。但是HIV只感染特定細胞,所以就算真的要嵌入,也只影響到白血球的一小部份,即使嵌入了,也不見得能產生蛋白質或是造成免疫反應。

林靖麒說,研究表示在某些情況下,mRNA疫苗的遺傳物質確實可以嵌入人體細胞,但此研究有爭議。此外,比起COVID-19疫苗,COVID-19病毒已被證實會經由不明管道把遺傳基因嵌入人體的肺部細胞。即使只考慮嵌入人體DNA這件事,相比之下,感染COVID-19病毒對人體影響程度比打疫苗大多了。

(二)邵時傑說,輝瑞/BNT疫苗的人體試驗結果並無基因毒性或致癌性,瑞典研究發現輝瑞/BNT疫苗可反轉錄到肝細胞,但這是體外的細胞研究,是否能外推到人體也會產生一樣的結果,必須存疑。

此外,邵時傑說,目前尚未有輝瑞/BNT疫苗影響後續基因體表現的數據,意即此議題尚待更多研究佐證,用體外肝細胞轉錄數據來推論為打疫苗會改造基因或可能有長期毒性,是錯誤的解讀。

(三)齊嘉鈺協助檢視上述瑞典研究後指出,研究的嚴謹度不夠高,所以要解釋、衍生認為mRNA疫苗的核酸序列會嵌入人體細胞核的科學證據還不夠充分。瑞典研究引用的另一篇研究,也是用了非常人為的方式,給予細胞非常大量的病毒mRNA序列,才會檢測到有部份序列入核的情形,這個不是在自然感染或是接種疫苗下容易發生的狀況。

齊嘉鈺說,此瑞典研究是在特定實驗條件下的發現,但是真實感染後或是疫苗接種後未必會發生,所以還需要更多、更嚴謹的研究才能證實。

綜合以上,瑞典研究是人為操縱的實驗環境,且是體外細胞研究,無法直接外推到人體,實驗使用的疫苗濃度也非一般接種疫苗濃度,且該實驗也沒有找到DNA改變細胞基因的證據,傳言「來自COVID疫苗的RNA會改變人的基因」是錯誤的解讀。


爭議點三、其他查核組織是否發布相關報告?

美國查核組織Health Feedback在2022年3月1日發佈查核文章,針對傳言宣稱「COVID-19疫苗mRNA被轉化為DNA並進入細胞核,因此疫苗可能會改變我們的DNA」,查核文章指出,傳言是不正確的訊息,該瑞典研究並沒有顯示mRNA反向轉錄的DNA有進入細胞核,也沒有顯示反向轉錄的DNA有被整合到細胞的基因組中。

此外,查核文章指出,該瑞典研究的實驗是人為操縱,使用的是實驗室培育的肝癌細胞,不能用以推論mRNA是否被反向轉錄在健康的細胞或健康的人類。此研究結果不能推論到人體。

結論

一、傳言引述瑞典隆德大學科學家的一篇研究,查核中心委託專家解讀此研究,該研究透過體外細胞實驗發現BNT162b2可進入細胞且將BNT162b2 mRNA細胞反轉錄為DNA,但此研究並未發現反轉錄的DNA有改變細胞基因的證據。

二、專家指出,瑞典隆德大學的研究是一體外細胞實驗,且實驗使用的疫苗濃度並非一般接種疫苗會接觸的濃度,無法以研究結果推論人接種疫苗會被改造基因。

三、 醫師指出,COVID-19病毒已被證實會經由不明管道把遺傳基因嵌入人體的肺部細胞。即使只考慮嵌入人體DNA這件事,感染COVID-19病毒對人體影響程度比打疫苗更大。

網傳引述的瑞典研究為體外細胞實驗,研究指出BNT162b2可進入肝細胞且將疫苗 mRNA反轉錄為DNA,但未發現反轉錄的DNA改變細胞基因。此外,體外細胞實驗結果也無法直接外推到人體,傳言錯誤解讀研究並過度推論,因此,為「錯誤」訊息。

參考資料

Intracellular Reverse Transcription of Pfizer BioNTech COVID-19 mRNA Vaccine BNT162b2 In Vitro in Human Liver Cell Line

《Health Feedback》查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