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評】拜登中國經貿政策面貌模糊

鏡週刊
·3 分鐘 (閱讀時間)
拜登(左)就任第一天簽了17項總統令,他提出的第一個重大法案是1.9兆美元的鉅額紓困,首波重大政策沒有一個跟中國有關。(達志影像)
拜登(左)就任第一天簽了17項總統令,他提出的第一個重大法案是1.9兆美元的鉅額紓困,首波重大政策沒有一個跟中國有關。(達志影像)

拜登選擇模糊戰術,爭取時間與習近平重建互信,不過,美國中概股被迫下市造成金融脫鉤、中方對貿易協議承諾落空,加上印太戰略夥伴國的壓力,拜登打模糊戰的空間與時間都很有限。

川普在卸任之前,把對中國的制裁拉至最高點,但拜登看起來沒有要接球,除了邀請台灣駐美代表蕭美琴參加就職大典外,拜登挑選的財經內閣閣員都不是經貿專家、拜登的國安團隊用詞謹慎、拜登自己的起手式也都不涉及中國議題,拜登搞模糊戰略,在就任初期無意改變既有的中國政策。

拜登的就職演說不斷呼籲團結與修補裂痕,就任第1天簽了17項總統令,他提出的第一個重大法案是1.9兆美元的鉅額紓困;拜登第一波的重大政策,至今沒有一個跟中國有關。

相對的,北京政府對拜登也擺出溫和姿態,習近平在元月中旬,極為罕見地以國家主席的名義「回信」給「友華商人」星巴克榮譽主席舒茲,公開借道舒茲將橄欖枝遞給拜登;中國對前任國務卿龐佩奧等人的制裁,也選在拜登宣誓就任完成後才公告,這些都是給拜登面子的溫和措施。

但是,拜登與習近平的模糊戰術只是給雙方買時間,雙方很快就得面對真實的議題,議題之一是去年元月簽署的美中貿易協議,中國白紙黑字同意增加購買至少2千億美元的能源、農產品,及飛機鋼鐵等工業產品,比較基礎是貿易戰開打之前的2017年。

但是中國的貿易承諾至今沒有達成,最終達成的機率也極低。從雙方的貿易統計來看,中國實際購買的美國能源僅承諾額的三分之一,農產品也只有二分之一,而工業產品則根本沒有執行。

拜登一直強調對中國要「與盟國採取一致的行動」,說他的政策「可以預期」,問題是中美貿易協議是二國的折衝,與德國、印度無關,而在二國談判過程中強調可以預期,更是自居下風。習近平與劉鶴簽了一張空頭支票給川普,如今拜登要不要兌現,如何兌現?會是他的第一場大考。

此外,川普在卸任前,迫使中國移動等國企股自美國紐約證交所(NYSE)下市,指數型基金因此必須賣出中國國企股,造成中概股大跌;拜登就任後,中國移動等公司立刻向NYSE發文要求恢復上市。由於川普的禁買令,來自總統命令加上國防部的黑名單,拜登要改變會賠上美國國防部的威信;拜登夾在習近平、華爾街及國防部中間,除非有密室脫逃的特技,否則他的總統權威很快就會被各界看輕。

拜登提名的商務部長、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都不是經貿專家,中國政策的方向盤與油門都在他自己身上,川普留下的壓力也都在他身上,這對78歲的老伯伯來說,很殘忍。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評】護國神山仙拚仙
【鏡評】股市泡沫滿天飛
【鏡評】通貨膨脹隱隱作響

更多財經相關新聞
上月景氣黃紅燈 10年首見
車用晶片荒 4晶圓廠援外
台積開新職缺 要找「機台守護者」
Google在台 蓋硬體研發基地
長榮搶市 砸錢大造櫃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