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評】COVID加薪潮的棘手任務

·3 分鐘 (閱讀時間)
因COVID封鎖傷害的受害者無力加薪,還因加薪潮受到二次傷害,政府應該要有類似疫苗「加強劑」來照顧受傷慘重的那群底層人民。
因COVID封鎖傷害的受害者無力加薪,還因加薪潮受到二次傷害,政府應該要有類似疫苗「加強劑」來照顧受傷慘重的那群底層人民。

加薪是好事,工廠勞工、銀行職員、政府公務員、學校老師、軍人或是手搖飲店的工讀生,大家都喜歡加薪。相對的那面,民營企業老闆今年有賺錢,多分一些給員工,有利勞資和諧、有利公司永續發展,在公部門,這幾年政府稅收增長的趨勢明顯且持續,也有餘裕給軍公教調薪。 

弔詭的是,加薪原本是「均富」的好事,政府與企業主牽手為勞工與公務員加薪,更是提升全體人民幸福的美事,然而,這次加薪卻有「貧富不均」、「世代不公」的疑慮,非常棘手。

一切都要怪罪於COVID病毒,還有政府嚴厲的封鎖政策,造成整個經濟體「冰火兩重天」的極端現象。某些產業(例如航運、電商)賺到滿缽滿盆,某些產業(例如旅行社、餐飲店)卻集體崩盤,那些賺翻了的產業,員工已經享受加班津貼、業績獎金、績效分紅,現在還能加碼調升底薪;至於被封鎖害慘的產業,老闆不關門歇業就已經萬幸,從業員工大量失業、放無薪假,能夠重回職場已是萬幸,哪還敢奢望加薪?

5月中至今的封鎖,對台灣內需產業造成的傷害超過去年,國內觀光業者與遍布大街小巷的餐飲業者的「重症與死亡率」,肯定比每天陳時中記者會還嚴重。內需產業雇用人數龐大的時薪工,更因此大量失業、失去財務支持,淪為窩居蟻族,跌入底層的時薪勞工人數無法估算。

這群被COVID封鎖受害最深的族群,卻會是加薪潮的受害者,小店的雇主只求喘氣回神,政府如果再調升最低時薪,小店主必然誓死抵抗;而以年輕學生與二次就業中年人為主體的時薪工人,原本就在社會底層,如今在正職勞工與軍公教加薪後,相對剝奪更加惡化。

整個內需餐飲業的「重症與死亡」到底多嚴重,恐怕連當地的縣市首長都沒有掌握,遑論坐在總統府旁邊的中央決策官員們。不過敏感的人士從「五倍券」氣若游絲可以觀察到,相較於去年熱鬧的三倍券,即使加碼到每人5000元、即使連1000元都不用出,「振興」的氣氛還是炒不起來,這就像醫生下了雙倍的興奮劑,病人卻還是躺平不睜開眼,這是內循環出了大問題,更是人民對政府信心喪失的警訊。

經濟部長王美花說,主計總處預估今年GDP增長5.88%,創11年的新高,「基本工資說不能調,恐怕很難」,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說,「防疫做得好」,勞苦功高的軍公教應該調薪,基本工資與軍公教調薪方向已經確認了,問題是COVID封鎖傷害的受害者無力加薪,而且還會因為加薪潮受到二次傷害,政府應該要有類似疫苗「加強劑」(Booster)來照顧受傷慘重的那一群底層人民,基本工資調升預計在九月底確認,相關配套必須同時出爐。

更多鏡週刊報導
【鏡評】蔡英文與蘇貞昌
【鏡評】中國向左轉 台港日韓受害
【鏡評】利多不漲 最大變數在中國

更多財經相關新聞
長榮大造船 一口氣訂24艘
「三升」壓頂 機械業者哀哀叫
蘋果14日發表會 五新品齊發
哪區捷運宅最熱絡?雙北前五熱區大公開
聯發科獵才 要徵2,000人

今日推薦影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