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懷鄉土 譜出客家新樂章|傳承故鄉的聲音|華視新聞雜誌

新竹市 / 陳沿佐 採訪/撰稿 文楷誠 盧松佑 攝影/剪輯

文化的傳承,透過母語化為音樂,更能形成一股撼動人心的力量!近年來,台灣社會對族群文化更為重視,許多音樂人,也紛紛投入客語歌曲創作。而新生代歌手們,更是結合傳統與創新,試圖闖出一片天。像是融合閩客語,打造獨特風格的「黃子軒與山平快」樂團,他們的創作突破語言,更以傳承客家文化為使命。還有去年金曲獎,一舉拿下兩項大獎的、女歌手米莎,她的創作,從童年、生活與社會觀察出發,蘊藏著深厚的土地情懷。不在乎主流、跳脫商業模式,也讓創作風格更自由,客家歌手們、如何傳承故鄉的聲音,一起品味!

彈著一把吉他,唱著客家歌曲,他們是曾拿下兩屆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獎的「黃子軒與山平快」樂團,一上台就風靡全場。閩客語交錯,輕搖滾曲風,是這組樂團的一大特色。只要出專輯,身兼詞曲創作的黃子軒,就會把家鄉寫進歌裡,不過,回家開唱,起初卻是滿滿心酸。黃子軒黃子軒與山平快樂團說:「我記得,回家的路發行的時候,是2012年的年底,我們還有來東門城演出,那時候已經沒什麼人,在東門城演出了,可是我就還是很想要,回到家鄉做表演,我記得那一天,我跟我爸爸、媽媽,我爸媽還來一起在這邊掛布條,因為我們在演出的時候,像是街頭演出,我記得唱到最後一首歌的時候,沒電最後清唱,最後清唱回家就很想哭,沒有一個家鄉的舞台,可以容納我們」。

曾替不少歌手,寫過多首知名華語歌,回過頭唱著熟悉的母語,卻是心頭一陣酸,走得艱難,仍不輕言放棄,38歲的黃子軒,自高中就開始投入詞曲創作,歌曲充滿新意。黃子軒黃子軒與山平快樂團說:「我們早期,我早期也受到新寶島康樂隊影響,就想要把客語,跟台語就放在一起唱,那我認為現在年輕人,其實聽台語能夠理解的也比較多,所以我覺得有時候,或許我們有這樣的念頭,就把客語偷渡進去,另外一種母語裡面,然後讓大家可以透過這個事情去理解」。

語言的巧妙轉換,成了樂團的一大特色,2013年「回家的路」和2016年「異鄉人」專輯,兩度得到金曲獎的肯定,奪下最佳客語專輯獎。巧妙運用閩南語發音,哼唱宛如原住民的古調,即便唱得不是客家話,也贏得評審肯定,一路走來,他最感謝的是每場表演,都絕不缺席的這位忠實粉絲。

黃子軒黃子軒與山平快樂團說:「20幾年來始終沒有缺席,謝謝媽媽,謝謝媽媽送我一把吉他」。

一把媽媽送的吉他,陪他征戰舞台,也陪著他歷練人生,2018年,他決定回到有百年歷史的新竹東門市場,建立他的夢想基地。黃子軒黃子軒與山平快樂團說:「這個裡面它其實就離我們那麼近,可是我們沒有進來過,但是這個周圍,我們就是從小就是一直在這邊混到大,因為新竹市是我從小住到大的地方,所以我就會很有一個想法就是說,如果說,大家每次都覺得新竹市的客家,好像很沒有客庄,所以好像很隱晦,所以我就想說,我們來這邊做一些跟客家藝文有關的事情,那這個客家的味道,就能夠在城區裡面出現」。

他成立工作室,做起客語廣播,也持續創作,第四張母語專輯「上鄉」,省思人與土地之間的關係。黃子軒黃子軒與山平快樂團說:「專輯的名稱叫作上鄉,也是因為很多台北的人來到新竹,他就說我要下鄉來到新竹,那我會覺得為什麼,台北市或者是城市到達其他地方,它就是一個上到下的一個位階,那我們小時候常聽到一個成語,叫上京趕考,為什麼進到京城就是上,然後再回到美國,美國那個比如說紐約的DOWNTOWN,DOWNTOWN是熱鬧的地方,UPTOWN就是鄉村地區,所以其實很有趣,就是我們其實有點玩這個文字遊戲,但是曲風鄉村音樂是,我覺得台灣人,這幾年涉略鄉村音樂,聽的人也變比較少,那其實有幾年我就在想說,其實客庄的這些情懷,跟藍草音樂或是美式鄉村音樂,其實是很能接近的」。

睽違四年再出輯,唱出返鄉青年的求存與掙扎,「上鄉」專輯也入圍,2020年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獎。黃子軒黃子軒與山平快樂團說:「為什麼我寫家鄉,為什麼我寫客語,為什麼我用台語和客語,這樣混搭,因為那只有我做得到,所以基於這些條件,我覺得創作人他在找自己獨特性的時候,語言或是音樂類型,那都只是跟群眾溝通的方法,所以我並沒有覺得說期待,客語它會變成一個主流的音樂,我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會有這個期待,我最近常舉例的是古典樂,古典樂是以前的主流吧,幾百年前的主流,可是現在的古典樂,它就是一個分支,現在的主流是流行音樂,我覺得我看客語音樂的情況,就像這樣子」。

一語道出,客家音樂的美麗與哀愁,甚至,作為台灣規模最大的音樂獎項金曲獎,1990年,首次舉辦時候,也沒客語類獎項。1984年,是她出生的年份,米莎,37歲,是苗栗客家人,近兩年,在樂壇發光發熱。米莎客家歌手說:「那因為對我自己來講,做創作很大一部分的養分是,從閱讀,就是文字的東西,文學裡頭還有從劇場裡頭來,所以對我來講,其實我每個作品,文學性相對高,所以我會覺得讀懂那個內涵,也是很重要的」。

第四張專輯「戇仔船」,充滿哲理魔幻曲風。米莎一舉拿下,2020年金曲獎最佳客語專輯及最佳客語歌手獎兩項大獎。米莎客家歌手說:「開始嘗試用小時候講的話來創作,我才發現,這個語言給我一個獨特的面貌,只有我可以寫只有我可以唱,介條河壩,從日頭盳出來就流啊流,,我常常都會開玩笑說,我在做小眾中的小眾,但是不往主流市場靠近,有一個相對的對我來說,是很大的一個自由度存在,我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我可以想唱什麼就唱什麼」。

立足客家跨界多元文化,新生代樂團和歌手們正力求突破,以多元曲風傳承來自故鄉的聲音。王治平音樂製作人說:「那我覺得混著不同的語言來創作,其實本來就是一個很有趣的事情,再加上特別是台灣,近十幾二十年來,本來就是一個多種族多元的這樣一個文化,做客家音樂就是沒有一定就是說,真的是要循著先人的腳步」。

吳榮順北藝大音樂學研究所教授說:「(黃子軒)與山平快也好,或者米莎也好都是這樣子,像米莎她因為她的風格很多元,她能夠挑選,等下我會用什麼我用雷鬼我用爵士,我會用搖滾這樣的方式來發展自己,倒比較少大部分你看,客家的流行歌手,大部分都是自己有自己的一套,那一套從一而終」。

跨出小眾,跳脫主流與非主流,年輕的音樂人們用自身經歷、融合文化和流行元素,試圖與世界對話。搖滾也好爵士也行,不變的是,守護鄉土的那份心意,始終如一。

原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