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國撤軍方式重創威信 美霸權動搖

·3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綜合報導】美國總統拜登1日捍衛阿富汗撤軍是正確決定並達非凡成就,強調美國在世界變局需應對中俄的競爭與威脅。但西方學界認為這次拜登威信受創,恐代表美國單極霸權告終。

阿富汗在美軍展開撤離後快速淪陷塔利班震撼國際,拜登1日在美國完成撤軍、正式結束阿富汗戰爭後首度公開談話為自己辯護,聲稱撤軍取得「非凡成功」,也再次警告美國正面臨中俄的競爭與挑戰、網路攻擊與核擴散,美國要同時做到打擊恐怖主義,因應現存、浮現的新威脅。

華府智庫「大西洋理事會」(Atlantic Council)主席坎普(Frederick Kempe)於一篇專文指出,拜登在阿富汗淪陷後絕不能迴避的問題分為3類:拜登「美國回來了」敘事受創、質疑美國能力與承諾的風險滋生、恐攻可能捲土重來乃至應否與阿富汗塔利班合作。

專文指出,美國遭911恐攻後,時任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秘書長羅伯森(George Robertson)隔天便援引北約章程,宣布911視同攻擊北約全體,展現空前團結。但羅伯森8月底在大西洋理事會一場活動卻說,當年他對北約與美國的團結氛圍感到自豪,如今只感到羞愧,「休戚與共、團結一心似已徹底消失」。

羅伯森直言當年的團結已遭美國總統單邊主義所毀,「尤其遺憾的是,我熟識拜登多年,他是個睿智與才華洋溢的人,但他這次魯莽之舉對盟邦的傷害很難復原」。

1990年代在東歐變天、蘇聯解體後提出「歷史的終結」理論-認為人類歷史前進與意識形態鬥爭走向終結,自由民主將被定於一尊-的日裔美籍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8月下旬撰文刊於「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雜誌,直言美國霸權結束。

福山寫道:「阿富汗人絕望地試圖逃出喀布爾的駭人畫面引發世界歷史一個重大轉折,因為美國形同拋棄了世界。真相則是『美國時代』的結束比預期更早到來。」

福山認為美國高估軍事力量對根本性改變政治的效果,還低估自由市場經濟模式對全球金融的影響,美國不至於沒落,但單極霸權將結束。隨時間推移,本世紀會呈現群雄並起,進入一個空前的多極狀態,「美國不大可能回復到早前的獨霸狀態,也不應渴望回復」。

「紐約時報」報導,曾於歐巴馬政府任職、現在約翰霍普金斯高等國際研究學院(SAIS)教書的納斯爾(Vali R. Nasr)指出,拜登展現的是不願顧及歐洲盟邦看法,此舉讓倫敦、柏林等各國當局深感沮喪,尤其這些地方當初都對拜登勝選感到欣慰。

在美國國內,對外政策專家批評拜登稱美國可將用於阿富汗的資源轉於應對中俄的地緣政治競爭的說法,是一種不實描述,因為急於抽離阿富汗區區2500名美軍,對應付中俄這種對手猶如杯水車薪。

接連在越南、伊拉克、阿富汗犯下錯誤,使美國外交政策在國內備受抨擊,要求檢討的聲浪不斷,有人憂心會矯枉過正。202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