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偉忠觀點:佛教如來宗的掛羊頭賣狗肉

陳偉忠
風傳媒

近期「佛教如來宗」創辦人妙禪,因收受由其認證之師資,發動信徒集資贈送市值2千萬的勞斯萊斯名車,導致社會關注引發爭議。由於「佛教如來宗」每於集會,信徒均穿紫色上衣,背後大字書寫一「禪」字,加以筆者對於禪門夙有因緣,然而白衣創宗自言佛理,相關怪異作為亙古未有。禪門多高人,對此異相卻鮮見僧俗發獅子吼,筆者不才試言一二。

休休寄廬與華岡飛雨之下的禪門因緣

筆者年少之時,負笈南下於鳳山就讀黃埔軍校預備學生班,自感人生如轉蓬,雖讀老莊之學,難以解人生究竟,入校第二年,乃訪當時寓居高雄之江蘇青浦唐一玄(曜)老人問道於禪。

蒙老人不棄,以師徒相稱,又以祖孫自況。老人居室有躺椅二,爾後軍校六年每逢假日,均與老人對臥而談。自此蒙老人接引,逢假日常從上午直至傍晚,優游於諸子玄學與宗門大德智慧之海。每在老人居室從窗牖窺出,當已晚霞滿天,才悻悻然踏上返校歸途。軍校畢業後自此東西南北走,2004年自國安局離退。睹國事蜩螗兼以筆者遭時困境,對老人之懷念日益倍增。

猶記在老人處受教,有三事隨時日長久感懷越深。一是老人常慨歎世人常言佛典,然而卻連舍利與舍利子都混淆難分。

其次是要以科學精神明辨禪門公案意涵。當時老人以「生公說法,頑石點頭」為例,說明此語之意。生公即南北朝時期的高僧竺道生,一般人皆以《蓮社高僧傳》所記「竺道生入虎丘,聚石為徒,講《涅槃經》---群石皆為點頭」作解。老人則告以此語只是譬喻,實則竺道生以《涅槃經》推論「人人皆可成佛」論點至虎丘弘法。當時虎丘住居與來往之民率皆販夫走卒,本為冥頑難化之人,但是竺道生所說之法,卻能讓他們知解會意,以此說明竺道生所說之法具有時代意涵,並非石頭真能有所感應而動。

三是「大道甚夷,而民好徑」,世人多喜怪力亂神之言,捨正法不從。故而老人晚年講經以《大佛頂首楞嚴經》為主。筆者曾問其意?老人言色受想行識之五蘊,每一蘊計有十種陰魔境地,總計有50種困惑修行人的陰魔現象,而此經是破邪之說,學佛之人開慧之鑰匙。

唐一玄長者與其編印的《六祖壇經》和《楞嚴經二十五聖圓通篇》。

晚近筆者華岡求學,華岡居山之畔,每逢秋冬晚風時起,間有細雨絲絲隨風,灑落身上好不快活。期間筆者雖就讀史學系所,由於興趣使然,跨系選修金榮華老師「禪學研究」課程,金老師講課以南北朝傅大士禪詩「空手把鋤頭,步行騎水牛,人在橋上走,橋流水不留」引為開端,課中金老師以《六祖壇經》明其道,公案啟其智,民間故事觀其微,前塵往事一一現前,更讓筆者得以再續禪緣。

妙禪雖自謂如來與大成就明師?惜未開悟!

妙禪本名劉錦龍,依據「佛教如來宗」網站「妙禪師父」專屬網頁,語其「法偈」-「弘揚佛教如來正法,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其化名「以禪為妙」,加以其會員紫色上衣背後書寫「禪」之大字,以及以坐禪為念,發行禪行週報等,顯見妙禪是以禪門自許,並以1998年見證「諸相非相如來」,「證悟」成為「大成就明師」自況,然而依禪門經典觀之,妙禪所謂之「開悟」與「佛法」?其實連口頭之禪都說不上,只是使接近之人更深陷顛倒、夢想與執著,筆者以《金剛經》與《六祖壇經》經文所示,試舉兩例言之:

妙禪受弟子名車供養引發爭議。(取自佛教如來宗官網)

其一:在「妙禪師父」專屬網頁,有「妙禪師父慈悲開示」欄位,其中第三項提及:「師父在1998年見證諸相非相如來,成就佛道,慈悲的立『三聖教』」,然而何謂「見證諸相非相如來」?《金剛經》經文中有句「凡所有相,皆屬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顯見「諸相非相如來」?移植於《金剛經》。那「如來」是啥?依據其「三聖教」所說「最究竟大理」?指的是「天地萬物含十法界靈性及業力都是空,唯有如來是真。」然而《金剛經》經文「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經文復說「如來在燃燈佛所,於法實無所得。」可見妙禪自況如來,執著於有?實則無一法自在!

再從其「三聖教」所謂之「大圓滿法」:「依如來法則,菩薩以下,九法界的靈性必須投胎到人身法船,方能追隨一位見證諸相非相如來的大成就明師,佛心印心!」然而何謂「如來法則」?何謂「大成就」明師?既然「凡所有相皆屬虛妄」,如來又何須法則?若是已見證自性?又何須以圓滿或大、小成就更起分別之心?《金剛經》經文後之偈語「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因之妙禪執著「有為」法,不能放下分別心與執著境,為其尚未開悟明證之一.

其二:妙禪在其網頁言為「『大成就』明師」,並以「立佛教如來宗,教導弟子認識如來、開啟如來及見證如來,教化弟子依教奉行、佛心印心,不斷開悟,直達明心見性、成就佛道。」然而《六祖壇經》在其「行由品第一」,開宗明義即說「菩提自性,本來清淨,但用此心直了成佛。」也即是「諸法不離自性,三界唯自心造」。至於「成就佛道」必要之「坐」禪?《六祖壇經》〈坐禪品第五〉對何謂「坐禪」有其正解:「善知識!何名『坐禪』?此法門中,無障無礙,外於一切善惡境界心念不起,名為『坐』;內見自性不動,名為『禪』」,因之妙禪執著「開悟」需「坐」禪?豈不是自陷著相之迷?

至於「明心見性、成就佛道」?其中「見性」兩字,不是起心動念,要「明」而知其「心」?需「見」而能得「性」?因若起心動心,妄想執著已生其間,所以反成無明而迷卻自性。換言之;見性,若是有技術造作作為鋪墊,或以為功夫,則性就悄然不明,倘或有自以為見得「有個寂然不動的性體」,哪恐也只是在能所知見上,所了解的論理邊事,因為「有能所、存知見」,也是妄想分別,並非真實見性。

禪門之悟,雖有頓漸兩門,《六祖壇經》在〈般若品第二〉中說道:「法即無頓漸,迷悟有遲速」,在同經文〈定慧品第四〉復說:「本來正教無有頓漸,人性自有利鈍。迷人漸修,悟人頓契。自識本心,自見本性,即無差別,所以立頓漸之假名。」換言之禪門開悟,法雖有頓漸,貴在「『自』識本心,『自』見本性,而非妄想分別。《六祖壇經》在〈行由品第一〉提及六祖慧能在九江驛辭別五祖時說道:「迷時師度,悟了自度;度名雖一,用處不同---今已得悟,只合自性自度。」禪門行者在求開示指導雖要親近明師,然而參驗親證卻需自力自度。老師只是從旁接引,猶如莊周的「得魚忘筌」典故。若然自己忘卻了自性,不能從自己內心覓得本來面目,何來見性可言?

然而妙禪卻以「引領弟子見證如來,開啟生命的寶藏,成就佛道,利益十方眾生,喻為『還君明珠』」。但是《六祖壇經》〈行由品第一〉言及五祖於碓坊為六祖慧能說《金剛經》,至「應無所住而生其心」時,慧能得悟「一切萬法不離自性」,更悟及「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身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對比妙禪所謂之「還君明珠」?真讓人有不知所云之感?上述種種皆是妙禪尚未開悟的顯證之二。

世傳菩提達摩以四卷《楞伽經》傳法於二祖慧可,《楞伽經》卷二有經文「外道有九種轉變論,外道轉變見生,所謂:形處轉變,相轉變,因轉變,成轉變,見轉變,性轉變,緣分明轉變,所作分明轉變,事轉變。」當然此九種轉變,皆因妄想執著所致,只不過世人難以辨之而已!

作者認為妙禪既未得道遑論成佛。(佛教如來宗臉書)

佛教如來宗的掛羊頭賣狗肉

依據佛教如來宗網站重要紀事網頁,妙禪於1998年在台南「恢復為『大成就』明師」,2004年8月在新北市淡水開始「弘法」,並成立「新北投如來精舍」與「如來正法班」,2007年6月以「社團法人佛教如來宗如來實證協會」向內政部申請核准成立社會團體,同年9月成立「佛教如來宗大學團」(大學團於2017年2月與當時全台138所大專院校的如來實證社同時廢除),2008年4月開始師資授證,同年月妙禪講授《達摩血脈論》,2012年10月成立「佛教如來宗佛曲團隊」,2015年12月復以「財團法人佛教如來宗如來實證基金會」向內政部民政司申請通過成立基金會。2013年3月創刊「禪行週報」。

妙禪雖以佛教為名,並自創「如來宗」,然而觀其網頁「明師的慈悲」,引自《達摩血脈論》經句「見性即是佛,不見性即是眾生」作為引言開端,殊不知《達摩血脈論》早經印順導師在其《中國禪宗史》一書,論證為後代禪者所造,內中經文似是而非充滿分別與執著。

至其所謂之「弘揚之法」?則盡是拾人牙慧,並妄加以投胎、業力、靈性、偶像崇拜等非禪門之論,流於怪力亂神。可見「佛教如來宗」,僅是以佛教為招牌自創其宗,然而對於禪門法脈卻是相違相背。但在發事業心方面卻是成果豐碩,如其捨心靈淨化之梵唄唱誦,而以自編世俗溺情之詞譜之以曲,名之為「佛曲」,用以凝聚成員向心。廣設精舍,適時認證師資、開設正法班,其核心團隊從妙禪之「『大成就』明師」,分級設職層層節制,豎立妙禪個人權威,運用公眾人物公開對妙禪進讚歎之詞,建立偶像崇拜,進而累積財富、人脈與資源等共享利益。

固然《史記·貨殖列傳》有云:「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妙禪與其團隊有其事業心,本無可厚非。然而打著佛教的招牌,做的卻是賣羊頭掛狗肉的生意,對一心求法而來的學子與世人,可能卻是「為學日益,為道日損」。君不見《金剛經》偈語:「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走筆至此,耳中似聞轟然巨響「感恩師父!讚歎師父!」善哉!善哉!唯願善知識,迷途而知返!

*作者為前國安局特勤組長


相關報導
米果專欄:Seafood……信仰還是迷信?
觀點投書:從海濤、妙禪現象談講經人的貪、嗔、癡

接下來要閱讀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