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時中該當外交部長,可惜了

·4 分鐘 (閱讀時間)
(本報系資料照片)
(本報系資料照片)

我一直覺得衛福部長陳時中全身都是政治細胞,不應該僅在每天下午兩點的記者會向台灣民眾宣布最新的疫情發展,這些看板加0還是加1的數字,真的不勞部長來宣布。陳部長因為負責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不僅受到鎂光燈的關注,也因去年台灣疫情控制得不錯,而被執政黨造神,幾乎成為台灣的另一座「護國神山」,這或許是他每天必須抓住麥克風,來確認自己神壇地位的原因。

這幾天爆發了陳部長在疫情期間大唱卡拉OK的影片,我們可以看到他完全沒有受到疫情的影響,唱歌時是如此地投入、敬酒時是如此地豪爽,與在場人士的互動是如此地熱絡,有網友認為他是「被牙醫專業耽誤的歌手」。我的看法,則是他當然適合在政壇發展,並且靠著歌藝和酒量,更可以在選舉政治中贏得許多選民的支持。不過,以他衛福部長的專業與經歷,可能是我們外交領域更需要借重的長才。

首先,我們過去一、兩年被國際社會認為是防疫及抗疫的模範生,儘管今年5月以來,因為「3+11」政策導致疫情短暫失控,警戒層級提高,但基本上台灣的整體狀況還是優於大部分的國家。如果民進黨政府認為這是我們最值得向國際社會誇耀的表現,就應當請陳部長出訪各國,宣揚台灣的防疫成就,畢竟他不是總統、副總統或行政院長的層級,也不是國防或外交部長,而是屬於專業部門的首長,身分完全不敏感,可以到美國、歐洲、甚至亞太地區的非邦交國出訪都不成問題。

台灣如果想要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難道不應該告訴這些非邦交國的衛生部長及公衛相關的非政府組織:「如果少了台灣,你們少了很多!」(If you miss Taiwan, you miss a lot)?我們很想將台灣的防疫經驗與各國分享,如果由台灣的「抗疫英雄」現身說法,豈不是更具說服力?

其次,我們的高端疫苗至今尚未通過國際認證,導致注射此疫苗的國人出國旅遊可能還得加打其他疫苗,方能成行。陳部長應當扛起這項責任,到各國去拜訪相關的官員,說服他們支持高端疫苗應該獲得世界衛生組織(WHO)認證。憑著陳部長長袖善舞的交際能力,我們相信他一定能夠說服這些國外官員。當然,如果經過努力仍無法改變WHO的立場,一定就是來自北京的打壓,陳部長還是可以成為悲劇英雄的。

再者,如果高端疫苗無法獲得國際認證,而未來疫情會持續與我們共存,台灣勢必要代理、生產已被認證的AZ、莫德納、BNT及嬌生等疫苗。前幾個月,美國總統拜登就曾表示要協助非洲國家獲得授權生產疫苗;WHO近日公布目前有6個非洲國家要生產已獲認證的國際疫苗。除了北非的埃及、阿爾及利亞、和摩洛哥等國代理生產大陸的科興(Sinovac)及俄羅斯的衛星五號(Sputnik V)外,南非獲得生產BNT和嬌生疫苗的授權。此外,BNT也與盧安達及塞內加爾簽約,要在當地生產疫苗。

我們有理由相信,台灣應該比這些國家更有資格取得代理認證疫苗的製造。陳部長若是能將在台灣擅長的政治手腕用到這些大藥廠身上,我們應當能穩穩獲得代工的授權,不僅可以保障未來疫情突然升高時,台灣民眾擁有穩定的疫苗供應,甚至還可用來援助我們的邦交國。

等這些問題解決後,陳部長已經是台灣不可或缺的外交長才,也必定能說服世界各國支持台灣加入WHA。若能進入WHA,請蔡總統乾脆讓陳部長直接轉任外交部長,他一定可以帶領我們進入包括《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等各項區域及國際組織,甚至還有可能讓台灣重返聯合國呢!

(作者為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