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朝平》桃園高鐵站選址與那晚的鴻門宴

·3 分鐘 (閱讀時間)
陳朝平》桃園高鐵站選址與那晚的鴻門宴
陳朝平》桃園高鐵站選址與那晚的鴻門宴

【愛傳媒陳朝平專欄】高鐵宜蘭選址,越鬧越兇,游錫堃御駕親征,質問王國材的專業何在?這事,讓我聯想起高鐵桃園站選址的一段往事。

1992年,我的公司承攬了交通部高速鐵路工程籌備處舉辦「高鐵環境影響評估說明會」的標案。那時,高鐵還在可行性研究階段,站址的設置,附帶有新市鎮開發的功能和任務。初步擬定在台北、桃園、新竹、台中、台南和高雄6個地方,選址設站。

高鐵選址消息傳出,各縣市政府和議會,動作頻仍,紛紛向籌備處推薦站址,熱鬧非凡。其中,情況最混亂的,當屬桃園地區。傳言,交通部已選定觀音鄉,也有傳言八德鄉的,還有傳說青埔雀屏中選的,也有主張應與擬議中的中正機場(那時尚未更名為桃園機場)二期航站共構者。媒體報導,因高鐵選址一事,桃園地區,民代爭逐,黑影幢幢,鄉鎮農地價格飛漲。

當時,全台灣了解高速鐵路議題的專家,屈指可數。套句老共的名言,興建高鐵,實屬摸著石頭過河。中央、地方、媒體、建商,吵得兇悍,多半也就是信口開河,炒作為先,利益至上。

籌備處長毛治國決定南下六個城市,舉辦環境影響評估說明會。當時連一般環境影響事務都沒太多人留意,誰會了解高鐵環境影響的問題?名為環境影響評估說明會,真實目的則在藉機探詢地方民意,兼有引蛇出洞的味道。

果不出其然,說明會上,壓根兒沒人關心高鐵行經之處可能帶來噪音、土壤汙染、水文變化、震動等環境影響,所有的與會者都伸直了脖子,拼命探聽站址的確實位置。

桃園那場說明會,畢生難忘。不!難忘的,應該是說明會前一晚縣長劉邦友的鴻門宴。籌備處去函桃園縣政府,說明舉辦環境影響說明會,縣長機要來電表示,高鐵選址,事關地方繁榮,縣長全力支持並邀請籌備處毛處長與各位幹部共進晚餐,俾便與桃園地方重量級人士,當面溝通。

那天傍晚,劉邦友在縣長官邸的宴會廳,席開三桌,每桌桌上都擺上了XO級的白蘭地。我和毛治國抵達官邸時,只聽見裏頭傳來一陣陣省罵:「XXX的!哪一個叫毛治國?」「X!林北的土地買在XX,啊高鐵站又給林北變了地方!」「xxx」。

毛治國好不尷尬地走進餐廳,劉邦友笑瞇瞇地起身迎接,國台語交錯地打圓場,請毛治國入座,反覆說明站址未定,毛有誠意來桃園和大家溝通意見云云,並率先乾杯,要大家邊喝邊聊,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毛治國和籌備處的幹部,只得紛紛舉杯,與劉邦友邀來的三桌地方民代,乾杯搏感情。

那晚,酒酣耳熱,眾人扶醉而歸,至於桃園站址,花落何處,並無定論。幾天後,桃園縣政府送來一紙請款單,赫然發現,那晚痛快下肚的菜餚和XO,所費不貲,全歸高鐵籌備處買單。再過了幾個月,毛治國離開高鐵籌備處。高鐵改BOT,又因膠輪、鋼輪、法國、日本,折騰了好些年。

1996年11月21日,桃園縣長官邸爆發震驚全台的血案,劉邦友慘遭殺戮,血案迄今未破。

市井傳說,劉邦友血案與高鐵選址有關。事隔近30年,每回搭籌高鐵行經桃園,常不期然地想起那晚的鴻門宴,悚然驚懼。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