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生返台隔離 趣味又充實(下)

·7 分鐘 (閱讀時間)

尤其是素食自助餐總是讓我感到溫暖,台灣的自助餐是自己夾菜的那種,而每一個便當都能看到至少五種顏色,紅色的胡蘿蔔、紫色的茄子、白色的高麗菜、綠色的地瓜葉、黃色的南瓜,這都是打便當的人的貼心照料。

和平時宅家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需要完成一些檢疫通報。例如測體溫並填寫表格;回覆每日不定時的防疫簡訊「一切正常請回1,有發燒、流鼻水等請回2……」;如果防疫簡訊回覆不及時,AI人工電話轉眼就到了,鈴鈴鈴,「指揮中心關懷您目前身體狀況……」,和志玲姐姐的高德地圖的調調簡直一樣一樣的。

每天要做檢疫通報

這半個月,還多虧了「疫止神通」app的陪伴,它是官方和@LINE合作的居家檢疫軟體,有中文和英文版,隔離第一天,還推送了lineTV的免費會員,估計是怕我們無聊沒事做吧。

每天十二點前要在app上回報,我試過十二點前沒有回覆,學校老師立刻就打電話來了,還有我們的手機不能關機或者開飛行,有一天我在關wifi的時候不小心按到飛航模式,結果立刻收到警察的電話,雖然看起來大家都有點「緊張兮兮」的,但我覺得這恰好也說明了,我們其實被保護得非常好。

這個app的界面是卡通的,非常溫馨可愛,自動回覆也充滿了「台灣味」,例如「平常盡量不要用手直接觸碰眼睛、鼻子和嘴巴,我知道這個超難的我們一起努力克服!」,有時候還會霸道總裁般高冷說:「在忙嗎?」,有時候又像個鄰家妹妹,說:「記得哦,洗手的時候一定要確實!用肥皂加清水……」

場外支援

知道我回來,台灣的師長、朋友,甚至熱心的網友們都問我需不需要物資,實在叫人感動。其實走出機場時,一位阿姨就給了我一大包零食和水果,所以真的算是豐衣足食。

隔離期間我收到了三次包裹,第一次是老師給我送唱佛機和誦經機,我自己那台被我忘在家裡充電的插座上,出門在外,尤其是在陌生的旅館、酒店居住,我都習慣有唱佛機陪伴,老師知道了就幫我送了過來,除了唱佛機、還有誦經機和計數器。

第二個包裹也是老師送來的,她考慮到便當伙食比較燥熱,而我後來換了素食便當又缺乏健康的油脂和蛋白質,老師就送來一包溫泉蛋和一瓶自己打的亞麻仁油與紫蘇籽油的混合油。

第三個包裹是一盞落地燈,因為旅館黃色調燈光太暗,晚上學習工作實在難受。朋友便拆了家裡自用的白色落地LED燈送來,有了它,媽媽再也不用擔心我的學習。

獨處與自律

我還蠻喜歡一個人待著的,這十四天的效率和產出都很不錯,同時學校的功課也沒落下。

我房間的構造是兩個單人床豎著拼接而成,所以兩床旁的走廊很長,可供我「聞雞起舞」,伴著音樂跑跑跳跳;我把原本在腳邊的垃圾桶放到了離自己最遠的地方,為的就是每次丟垃圾都能多走動一下,為了增加運動量,我真是使出了渾身解數啊。

媽媽擔心我自己在外面生活習慣不好,給室友惹麻煩,就叮嚀我一定要保持房間衛生。我接下來一年都不能回家,為了不讓媽媽再為此事擔憂,我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拍房間現狀給媽媽看,被子是豆腐塊,桌面乾淨、行李呈打包狀態,衣服也疊得齊整。其實哦,這十四天若不慎於始、禁於未發,便很容易在第一天一路怠惰到隔離結束,而「置冠服,有定位,勿亂頓,致汙穢」,清爽整潔的室內環境,確實能在獨處時,對治懶散的習氣,提高學習的動力。

我也利用這段時間調整了作息,養成了早睡早起的好習慣。每天晚上都會留著窗簾,清晨的光線會盈滿整個房間,多虧了這扇窗,我身體的細胞和神識能和初升的太陽一起自然甦醒。都說二十一天養成一個好習慣,那十四天就能養成三分之二個的好習慣,希望接下來要隔離的大家也善用起來呀!

每日最幸福的時光,就是順利完成了給自己規定的任務,抬頭看時,夕陽染紅了雲彩,而不知從哪個遠方飛來的飛機,正緩緩降落。

隔離期間「人際交往」

其實我住的旅館隔音真的不是很好,有一天早上我醒來以為鬧鐘響了,結果發現是隔壁老兄的鈴聲!而我前一天晚上洗澡飆的歌,今天隔壁也會三不五時嚎兩句。不過正如長途火車上,偶然的「遭遇」倒也能調節百無聊賴的心境一樣,隔音差反而還蠻有趣的。

我所住的房間陽台和隔壁是共享的,我完全不知道對方是誰,只是能看到他的窗前放著兩個紙杯,裡面塞滿了菸頭。

有一次我和弟弟大聲聊電話,窗外有飛機飛過,我從床上起身,想拍給弟弟看,沒想到窗戶一拉開,腳邁出去一隻,就和隔壁同住的人直接打了照面,我發出「啊」的一聲,他卻像等候已久一般靦腆地笑笑。

我和弟弟的白癡對話,他一定都聽到了吧。在這之後呢,也是為了防疫安全嘛,我就再也沒有在有人的時候去陽台了。

晚上睡覺時我都把窗簾拉開,偶爾夜深了,我這頭熄了燈,還能看到隔壁房間投射出的晃動光影,對入眠來說,溫度和亮度都剛剛好,不會太亮,又有安全感。直到有一天晚上,我把自己的燈熄滅,瞬間我陷入了一片漆黑,隔壁的人比我先出關了,當時我還覺得有點失落呢,把唱佛機的聲音調大了點才慢慢地睡去。

旅館裡幾乎沒有什麼人員走動,也沒有人查房或者關懷問候,除了送餐的窸窣聲和走道消毒吸塵的聲音,再沒有別的了。有一天開門,住我對面的人正好也同時拉開了門,是一個噸位有我兩倍的中年男子,我第一反應是「唉呀」了一聲,好像這個時候不該讓任何人見著自己一樣,我們就只好把對方當透明的。拿了飯以後回到房間,我又覺得很開心。

試想,有人和你同時開門、而且你們正好餓了、在同一片天空下一起吃到同樣的便當,品嘗一樣的口味,在這魔幻、魔性又玄學的2020庚子年,這種感覺難道不是很奇妙嗎?

此刻我在這扇窗前看了最後一次日落,大家恭喜我「出關」,我的心情卻非常地平靜,接下來一年,會發生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