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著螢幕各是判官 《螢幕判官》真相為何是否已不再重要?

·6 分鐘 (閱讀時間)
打電腦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打電腦示意圖(照片來源:Getty Creative)

三十年前一場弒父案,隱藏親子間因誤解而導致的悲劇。

男孩因父親外遇而成為鄰里笑柄,一次作文比賽後,他與靠父親蔭庇的得獎者發生衝突。兩個都想擺脫父親陰影,證明自己實力的人,因互揭瘡疤而導致難以挽回的悲劇。

#實體書已出版#

===鏡文學《螢幕判官》搶先看===

Chapter 1

夜裡,細雨在窗台外拉扯出無數白色細絲。

挾雨的冷風颳進屋內,凌亂的廳間家具傾倒,玻璃酒瓶的碎片浸著濁黃酒液,在日光燈下反射濕淋淋的光。滿屋的薰人酒氣混著腥澀味,風一吹,那股味道便如沉底的淤泥搖搖晃晃地旋蕩開來。

有滴落的水聲。不是雨,那是更加細碎的、間隔更長的。

在這些之外,有人的喘息。

裕明的額頭蓄滿汗粒,暴睜著兩顆似乎要滾出眼窩的瞳子。他吐出沉重的熱氣,偏偏渾身發冷又豎滿寒毛,汗水亦是冰冷。

他的肩膀不自然地聳起,單手舉在身前。刺眼的紅凝著,積累足夠的重量後滴落──來自手握的那把染血菜刀。

鮮血滲進刀面密佈的刮痕裡,彷彿那把菜刀是個活物,正貪婪地吸取血液。

裕明瞪著刀尖,都要成了鬥雞眼,可是他不敢看向別處。右腳隨著發顫的身體,忽然不自覺踏前,踩著趴臥的父親。

父親沒有反應。只有身下如河的鮮血無聲蔓延。

裕明觸電般抽腳,一屁股坐倒在酒瓶的碎片裡,下意識撐地的手按上碎玻璃,被刺穿皮膚、扎出鮮血,卻意外地不感到疼痛。另一手仍舉在身前,握著刀,刀尖顫晃。

父親沒有反應。雨勢忽然滂沱,推開的大門撞上油漆剝落的牆面,數名登門的警察如索命鬼差,團團包圍裕明。

同樣圍住他的,還有上膛的槍口。

「放下武器!」為首的警察喝斥,臉色鐵青。

裕明手一鬆,刀掉了,留下仍然鮮紅的掌心。

「我沒有殺人、不是我!」他大喊,身後同時有搗破空氣的悶聲。霎時右肩劇烈疼痛,擴散的痛楚直入骨髓。

裕明突然感受到右掌被玻璃劃傷的疼痛,他哀號起來,又換來幾記警棍的毆打。施行的警察面無表情,彷彿對待草芥、彷彿裕明的死活沒有價值。

被強行拖出屋外的裕明步履蹣跚,冒雨的街上擠滿圍觀的左鄰右舍。傘下一雙雙責難的、不解的、鄙夷的、怨憤的目光一齊往他投來。

「沒有……我沒有……」他的辯解無人願意細聽,全是唾棄。

通往警車的路遙遠而漫長,兩旁立著冷酷的人牆。慌亂張望的裕明每一步都走得艱辛,終於警察看不下去,強行拖他前進。

裕明踉蹌之間,有人吐來口水,落在他的面前,隨即被大雨沖散。警察粗暴推開擠上前的民眾。

被押進警車前,裕明回頭呼喊,只盼有人願意相信。

「我沒有殺人!」

他的聲音被暴雨吞沒。

Chapter 2

「各位觀眾晚安!本週的特別節目要陸續帶大家回顧台灣史上的重大刑案。首先今天第一件帶大家來看的,是當年震驚全台的王裕明弒父案。」

一身西裝的主持人頓了頓,用誇張如戲子語氣強調:「哇這個實在不得了!俗話說虎毒不食子,但這個案子居然是兒子殺害父親,實在是非常恐怖慘絕人寰。究竟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會讓王裕明痛下殺手?好,首先來介紹今天的來賓……」

主持人吞了口水潤喉,依序介紹現場的資深媒體人、社會記者還有網路觀察家。

「雖然說兇殺案現在層出不窮、屢見不怪。不過當年啊,在那個純樸的年代,不要講殺人了,光是當街搶劫就是很轟動的案子。更別說這是子弒父。大逆不道啊!」主持人臉色凝重,對於過去時光的美好印象被玷污感到痛心。

社會記者接口說:「王裕明弒父案在當時來說,對整個社會的氛圍有很重大的影響,雖然那時候的世代對立沒那麼明顯,不過從王裕明之後,有些父母開始擔心,自己的孩子會不會其實,該怎麼說……其實有偷偷懷恨,搞不好哪天突然就拿刀砍人了。尤其大家知道,年輕人比較血氣方剛又叛逆,所以很難不忌諱。」

「對,沒錯。」主持人走向攝影棚內的大螢幕,畫面列出王裕明的基本資料。主持人指著年齡那欄強調:「他犯案的時候才十八歲。到底是什麼樣的原因,讓一個才剛成年的年輕人犯下這種慘案?」

主持人向資深媒體人交換眼色。資深媒體人開始分析:「這個要先從他的家庭背景來看。他呢,是單親家庭……」

「單親家庭啊?」主持人驚呼。

「因為父親外遇。」資深媒體人說。

「天啊,外遇!這對王裕明來說一定造成不好的影響吧!」主持人二度驚呼。

資深媒體人遲疑幾秒,繼續說:「父親的外遇對象正好是裕明的幼稚園老師,也因為父親外遇,導致母親離家出走。」

主持人連連點頭,分析著:「所以代表這個家庭教育是有缺陷的。而且這發生在裕明小學的時候,你們想想,這麼小的小孩子少了母親的陪伴,只有父親,這是很不完整的。然後還有幼稚園老師的介入。這種家庭組成是不是導致王裕明的成長有嚴重的負面影響?」

社會記者插嘴:「有沒有偏差不好說,不過大家看一下。這是當年的報導喔。可以看到這個報紙都泛黃了,真的是好不容易才挖出來的。」他拿出一份剪報,指著其中一行:「注意這邊,字有點小你們可能看不到,這重點是在說王裕明他殺害父親的時候,是一刀斃命。」

「一刀斃命!?」主持人誇張地瞪大眼睛,彷彿被雷打中。「所以說這是早有預謀的?不然怎麼這麼精準?」

《螢幕判官》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欲知下回請點此>>>https://bit.ly/384clfr

《螢幕判官》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螢幕判官》於鏡文學網站連載中

你可能還想看>>>

沒有身體的臉在盯著他們…《阿飄》將揭露什麼樣的政治密謀?

現代楚門世界的荒謬… 《人間蒸發事務所》事實的真相到底為何

第一樁動搖國本的金融弊案 《十信風暴》揭開幕後祕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