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重嚇阻瓦解 台灣輸了

·3 分鐘 (閱讀時間)
(圖/美國海軍)
(圖/美國海軍)

美國川普時代駐聯合國大使克拉芙特在台北表示,「台灣的命運事關美國安全,如果台灣輸了,美國也輸了」。其實克拉芙特的話說倒了,是因為美國已經輸了,美國台海模糊戰略/雙重嚇阻已然崩潰,所以民進黨治下的台灣也輸了。

美國拜登政府在台海所能施加的力量,無疑是在逐步衰減;而原先所謂的「雙重嚇阻」與「戰略模糊」也因為本身的政策錯誤,進入無法執行的地步;真正要注意的只剩下兩岸/美國碰撞的時間而已。

所謂的戰略模糊,毫無疑問的始自1979年的《台灣關係法》時代。從立法過程便可以得知,美國行政部門的對台政策,一直就不願意說清楚。美國國會一度曾意圖把現行法案中有關台灣的安危列為美國的「安全利益」,結果在當時卡特總統強力反對下,乃改以現今的「嚴重關切」。換言之,這就是因為行政部門可以有模糊的空間。而對模糊的需求,則是來自行政部門所界定的美國國家利益。

時至小布希政府,美國新保守主義當道,新保部分人士甚至同意不惜與中共開戰也要支持台灣獨立。結果911事件發生後,美國發現在反恐戰爭中,對中共有重大的戰略需求;於是在新保守主義中「對抗中國、支持台灣」的主張遂遭拋棄,而一個仍是在戰略模糊概念下的新作法出現;這也就是當下所稱的「雙重嚇阻」。美方的用語是「反對兩岸的任何一方片面改變現狀」。至於何謂「現狀」?彼時的美國務院亞太助卿凱利在國會作證時所給的定義是「由我們來界定」。

換言之,由美國依其利益來界定何謂現狀,這種模糊乃是其精義。當時的美國反對北京對台動武固不在話下,此為其戰略的一端;但在戰略的另一邊則是反對台獨;但在這個兩端的中間,是一片極大的灰色地帶,有非常大的模糊空間揮灑;在蔡英文政府上台後,川普政府在此一灰色地帶中的作為完全是放任蔡政府恣意行事,如去中國化、改教科書、轉型正義、甚至是有違憲之嫌的政黨財產追殺等等均是。這實質上是無限的趨近台灣獨立,但並未宣布獨立,所以川普政府「認定」這並未違反雙重嚇阻的設定。

川普任期內的怪異政策連連,使得美國國力大衰,國際政治起碼的道德面貌也遭其破壞殆盡。拜登上台後的美國,迄今對外運作未能尋回原先的美國,與北京間的爭鬥完全失去道德制高點;而台海問題上,美國的政策宣示既已無道德高度,被北京認定為卵翼台獨,並不令人意外。而以往所宣稱的兩岸人權、制度與自由之爭,其說服力自然大減;甚至就連白宮國安會印太資深協調官坎柏出現表態「我們不支持台灣獨」等,亦未能使北京相信。所以對北京一方的嚇阻遂無法存在。

於是,台海問題一躍而為美國與中共交手議題的重中之重,也在情理之中。剩下的只是時間問題了。

(作者為資深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