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揭密》中美對抗聚焦新疆爭議 陸對H&M開鍘引爆快時尚恐慌

盧伯華
·5 分鐘 (閱讀時間)

在美中對抗關係逐漸升高的同時,許多在大陸有大量業務的外商都高度警覺,隨時要準備應付突如其來的政治衝擊。近日美歐與中國就新疆議題才高調地相互制裁,大陸已選定從瑞典知名快時尚品牌H&M下手,官方媒體開始在社群網站上呼籲抵制這家禁用新疆棉花的外商服裝公司,並在網上引發網民熱烈回應,首至其他國家的時尚品牌陷入一陣恐慌。

首先H&M發難的是大陸共青團中央,這個中國共產黨的青年組織在微博上指出,許多外國時尚服裝品牌皆禁止使用新疆棉花,是因這些公司都遵循一個名為「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etter Cotton Iniciative, BCI)的組織所訂定的標準。該組織成立於2009年,總部設在瑞士,是當前世界上最大的棉花可持續性發展計劃。該組織從去年10月起認定新疆持續遭受強迫勞動與侵犯人權指控,因此禁止其成員使用新疆生產的棉花。而在BCI的會員中有很多是全球知名品牌,包括PUMA、Nike、H&M、優衣庫、Muji、GAP、宜家、Burberry、Adidas、New Balance等等,大陸知名品牌安踏也在其中。

大陸共青團在微博中指出,歐美等國誣陷新疆進行強迫勞動且侵犯人權,而這些時尚品牌在大陸仍有大量業務,「一邊造謠抵制新疆棉花,又一邊想在大陸賺錢」,根本是「癡心妄想」。對此H&M發表聲明稱,該公司不直接對產地採購,而是通過全球認證的第3方來採購可持續性棉花,未來將一如既往地尊重中國消費者,並持續與中國超過350家生產廠商合作,為中國及全球消費者提供符合可持續發展原則的服飾產品。這種官式的聲明無意改變目前做法,顯然也無法平息大陸正處於與西方對抗的輿論激情。

其實類似這種禁令不只是棉花,在其他許多產品上都有類似的非政府組織在推動國際商品符合人權、環保理念。在新疆的問題上,BCI並非源頭,最先還是來自美國。前美國總統川普自2020年2月起開始在許多場合大量挑起新疆議題,9月起要求美國海關禁止從新疆進口棉花、番茄等5類製品,至今已扣留數百萬美元來自新疆的貨物。且此項禁令亦適用於整個商品供應鏈,除了禁止銷售,也不准在美國加工與製造。

受影響的顯然不只是服裝企業,還包括銷售的百貨業,連大量使用新疆蕃茄的食品業,都必須停止使用來自新疆的產品。新疆棉花占全球棉花產量的20%,而被川普列入禁止名單的新疆棉花,其產量約占中國大陸總產量的87%,數量極為可觀,從生產製造到銷售,全球數以千計的公司都受到影響。在深圳上市的最大棉花商新疆華孚公司,因受到許多美國品牌取消訂單,去年損失達1億美元以上。

在共青團微博發出後,大陸官媒亦跟進報導H&M停用新疆棉花的消息,一天之內湧現大量商店聲稱下加H&M服飾。不過很多人質疑,H&M停止使用新疆棉花是在去年10月,其官網上也有聲明,但為什麼現在才爆發?其中可能2個因素,一個是去年底的中歐投資協定談判,另一個是最近期與歐盟就新疆議題爆發相互制裁。

去年10月這些時尚名牌開始停用新疆棉花時,正是中國大陸與歐盟正緊鑼密鼓地就中歐投資協議進行談判,這項協議在對抗美國貿易制裁與經濟戰上有極為重要的作用,幾乎是不計一切地要在與美國關係最緊張之際完成,協議中還包括歐盟所堅持的新疆強迫勞動問題,因此不能在當時就發動抵制這些時尚品牌,以免影響雙方談判達成協議的進程。最後終於在12月底宣布完成談判,當時就被國際認為是中國拉攏歐盟與美國抗衡的重大勝利。

另一個導致近期大陸挑起新疆棉花議題的因素,是歐盟與美國聯手就新疆強迫勞動等人權議題對大陸官員進行制裁。大陸更搶在歐盟宣布制裁名單前先行發布報復名單,名單中有一位國際矚目的學者葉必揚(Bjorn Jerden),他是瑞典知名的亞洲研究學者,也是瑞典國家中國中心主任與外交政策研究所亞洲專案的負責人,在台灣與大陸都頗有名氣。葉必揚曾多次指責中國對瑞典的批評,對瑞典的中國政策很有影響力,去年4月底瑞典关闭所有孔子学院,據說就是來自他的建議。這次大陸宣佈將葉必揚列入制裁名單,引發瑞典政府抗議,現在大陸發動抵制瑞典快時尚H&M,也是因為近幾年與瑞典關係不佳有關,陸媒選中H&M顯然也不是巧合。而且H&M是快時尚第一品牌,能因此對其他國家收敲山震虎之效。至於其他有加入BCI而停用新疆棉花的時尚品牌,現在正傷透腦筋,努力設法應對可能來自大陸市場的抵制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