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陳吉仲的眼淚

主筆室
·4 分鐘 (閱讀時間)

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日前出席藻礁公投座談會談一度哽咽幾近落淚,引來不少藍營的取笑、批評;只是這把淚不論是真心還是假意、演技是高明還是拙劣,真正的問題、或甚至說是難堪的是:他掉錯淚了,毫無專業、亂掉一氣。

陳吉仲日前與發動藻礁公投團體溝通,提及友人因空汙罹患肺腺癌當場哽咽,根據媒體的描述是「數度咬唇、抿嘴、哽咽逾30秒後才恢復情緒」,說「我失態了」,他提及若藻礁公投通過無法蓋三接(第3天然氣接收站),將不利國內的減煤降空污,繼續堅對整個環境團體一定不好;再攻擊下去「8月公投完後大家都輸,沒有一個贏」,藻礁連署公投通過與否,對藻礁都是輸,若公投過了,對能源轉型絕對是輸。

陳吉仲的眼淚當然讓藍營大作文章;賴士葆譏諷陳吉仲「是不是鱷魚的眼淚?他心裡最清楚!」,指其「過去的理想、理念皆可拋念,唯一信念只剩下為保住官位奮戰」;國民黨副祕書長李彥秀批評陳吉仲「拙劣的演技讓人看了瞪口呆」。

這把淚是不是「鱷魚的眼淚」,可能永遠無法驗證,但陳吉仲確實是當今綠色政壇中,最愛也最常「哽咽」掉淚的政客。2018年,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年薪250萬元實習生」事件鬧到綠營選舉選掛,終於不得不下台,陳吉仲在接受電台訪問時哽咽表示,讓她下台是為了保護她─這番哽咽在網上當然是惡評如潮、被網民酸爆。

另外一次是去年6月行政院會上,陳吉仲報告台灣經過24年的努力,終於從口蹄疫疫區正式除名時,出身養豬戶的陳吉仲說「我們家也貢獻了400、500萬元的損失」,回顧這段歷程讓他「情緒激動哽咽並流淚」,這也讓小時候家裡養豬的蘇貞昌跟著忍不住哽咽說,「相信政府沒讓陳爸爸失望」;院會後記者會還原這段過程時他還表示「很不好意思」。至於是2人都真情流露、還是上下交相賊競作戲,就見仁見智了。

但這次為藻礁公投掉的淚,陳吉仲肯定是搞錯了什麼事。他的邏輯是:三接順利完成,才能「減煤改氣」,否則空污會影響健康,他特別提到、並為之哽咽的就是中興大學「友人因空汙罹患肺腺癌」,說得好像天然氣發電就全然無污染、是「乾淨的能源」一樣,但這當然是錯誤的講法,甚至是蓄意誤導社會。

天然氣發電與燃煤發電一樣是火力發電,同樣是來自所謂的石化原料,因此也一樣會造成空污與排放(溫室氣體),只是其空污與排放比燃煤輕微,但絕對不是不造成空污、沒有排放;陳吉仲說得好像三接能興建就能「以氣代煤」,就能保障健康一樣,其實,頂多只是50步與100步之差,甚至放在整體能源政策下看,可能完全沒差異。

燃煤發電與天然氣發電的空污與排放,因不同機型、燃料差異與計算方式的不同而會有出入,但大致上天然氣發電造成的空污與排放,約為煤電的50-70%左右。現在煤電占比不到4成、未來目標是降到3成,因此可假設因此氣電要增1 成,只到這一步,空污與排放可能說有降低。

但與此同時,原先占18-20%左右的核電全部廢除,部份用綠電、部份用氣電代替,所以最後氣電增加2成,也就是說,台灣人要「吞下去」的空污、承受的排放完全未減少,甚至增加的機會更大。

換句話說,陳吉仲努力為蔡政府能源政策「推一把」,卻毫無知覺、或是蓄意忽視隱瞞,這個能源政策不但不能減少空污、降低排放,反而是增加空污與排放─事實上過去幾年中南部民眾已有感受,未來就是北部民眾開始「有感」─畢竟,桃園大潭電廠天然氣發電機組的裝置容量較過去增加6成,增加的空污與排放不可能那麼無感吧?而中南部火電機組開足馬力的增建,要說對降空污有多大貢獻,是難了點吧!

屆時陳吉仲是否該準備為中部再加北部「友人因空汙罹患肺腺癌」掉的淚,恐怕掉不完哩。而這把淚,也已近乎「鱷魚淚」矣。

更多風傳媒報導
相關報導》 藻礁公投恐被裂解?他揭「綠營兩手策略」:充滿算計的招數
相關報導》 藻礁爭議有解?詹順貴曝「中油真實擔憂」 替代方案揭曉了